第十六章 以恶为名的虚荣心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他的重诺完全建立在维护自己的虚名上,他以作恶为荣,任何有损他恶名的事,哪怕只是为了排名,他都会排斥。

    这样的人太不可控。

    “好一个天下第二恶人呐,果然够恶!”

    苍穹叹了口气,这岳老三在小说中本是讨喜的人物,让人恨不起来,但真实处在这个世界的时候,就能体会到“四大恶人”是多么的名不虚传!

    “岳老三,都说你是天下最诚实的人,我信了。”苍穹有点为难的道,“本来有个事想请你帮忙,你这么诚实,我突然觉得它不适合你了。”

    “老……我岳老二一个月三……两次!”

    岳老三正要自称老子,被苍穹瞥了一眼,立刻改口,但这种男人间的问题他实在不好回答,最终还是云中鹤这只鸡吓到了他。

    “一个月两次,有点少啊,你这自称的天下第二恶人有点名不符实嘛。”苍穹皱眉道。

    “只要少侠不让我岳老二去陪云中鹤,有事尽管吩咐!”岳老三拍着胸脯豪气的道。

    苍穹看了他一眼,心中已经否定下来。

    原本还想跑了段延庆就由岳老三代替,但他现在觉得岳老三不可能胜任。

    这是一个纯粹的恶人!

    岳老三唯一还算可取的就是重诺,但实际上,在小说中他为了去掉师徒枷锁,也曾多次意图加害段誉,只是段誉的主角光环够亮,每次发现后就拿话挤兑住他。

    半柱香后,苍穹坐在床上,木婉清缩到了墙角,岳老三跪坐在地上哼唧,本来脑袋就大,现在变成了上下一般粗细的肉柱。

    苍穹拍了拍并没有灰尘的衣袖斜睨了他一眼,道:“岳老三,云中鹤已经被我送到宫里阉了,现在在天牢陪一群重犯享福,看你方才的样子,也有享福的资格啊。”

    “啊?”

    沉浸在忧伤中的岳老三抬起头看了苍穹一眼,突然反应过来,慌忙道:“没有,绝对没有!老子只是性起了才会强j杀人,不像老四,见到有点姿色的就不放过。”

    “那你一个月要性起几次?”苍穹故作好奇的问。

    “哼,岳老二不喜那些情情爱爱的,还是杀人快活,抓住脖子咔擦一声,那声音多好听啊!”

    岳老三表情带着回味,随后一梗脖子挺起身,斜上方抬头,骄傲的道:“我岳老二想杀人时就杀个痛快,不想杀人时,就记下日子,下次补上!”

    苍穹站起身,走到他面前,拍了拍他肩膀,道:“岳老二,你现在已经是天下第二恶人了,叶二娘废了,等我找到段延庆,你就是天下第一恶人,你开心吗?”

    岳老三小眼睛一下睁得溜圆,哆嗦道:“不开心……”

    话没说完,头一歪,倒在地上。

    待她走出石屋后,苍穹脚步微微一顿,头也不回的走了。

    身后石屋一阵轰响,向内塌下,成了一座新坟。

    这是苍穹送给前世喜欢过的角色最后的致意。

    随着修炼,他对地脉的感应越来越清晰,石屋中呆了那么久,早就发现支撑石屋的平衡点了,这一脚通过地脉震在了几个平衡点上,进而引发石屋倒塌。

    至于岳老三的死,只是苍穹对自身力量的精细掌控,他拍的那几下,已经震断了岳老三的心脉。

    木婉清惊骇的在倒塌石屋上方瞄了几眼,随后好奇的盯着苍穹的背影,加快脚步,跟在他身后。

    两人走到谷口,就见段正淳跪坐在地,横抱着秦红棉的尸体小声的絮叨着。

    木婉清大叫一声师父,就扑了过去。

    “不要打扰她!”段正淳抬指点了她的穴道,吼道:“让我和红棉多待一会。”

    “你是谁,我师父怎么了?”木婉清不能动弹,满脸焦急的问道。

    她想起岳老三的话,心中有个不好的预感。

    “她死了,是我害死了她!”段正淳突然放声大哭起来,“宝宝,红棉,不要怕,淳哥这就来陪你们!”

    话音未落,已抬手往自己太阳穴来了一记一阳初现。

    苍穹身影一闪已到了段正淳身边,指力撞在他手心,微微一震,便化解了。

    他摇头道:“段王爷,你想陪甘宝宝,钟万仇还不愿意呢。”

    “宝宝是我的!”段正淳吼道,“苍公子,你何必管我这个负心薄幸之人的死活呢。”

    “段王爷,我不知道当年你们发生了什么,但你要知道,甘宝宝是钟万仇明媒正娶的妻子,你给不了的,他全部都给了,今天这三人的死,也与你有关,你还是好好料理他们后事吧,寻死觅活的不像个男人。”

    说完,他默默加了一句,钟万仇还养大了你的女儿。

    “你们骗人,师父不会死的。”木婉清哭的很伤心,“师父,你为什么要抛下我,现在我没有一个亲人了,为什么都要抛下我!”

    她自幼没有爹娘的疼爱,只有师父的严厉,但就算严厉,总算有一个亲人在身边,在她心中,师父就是她的一切。

    段正淳被苍穹怼了一顿,冲动的想法过去,就想到大理的局势,没了他,大哥一个人独木难支,再想想段誉及其他老婆情人,不由一头冷汗。

    “唉……”

    他见木婉清哭的可怜,长叹一声,将她的穴道解开。

    “啪!”

    木婉清穴道刚解,甩手在段正淳脸上就是一巴掌,看得苍穹嘴角一抽,打得好!

    “你敢打我!”

    段正淳怒喝一声,朝木婉清瞪过去,活了几十年从没人敢打他脸。

    木婉清不甘示弱的冷冷看着他,他就是害死师父的人,他自己承认了的,如果还有毒箭,早射他几支了。

    段正淳看到那表情,莫名有些熟悉,慢慢的怒气竟消失了。

    “啪!”

    另一边又是一巴掌,木婉清打完,依然恨恨的看着他,恨不得现在就杀了他。

    段正淳捂着脸,委屈的快要哭了,今天是什么日子啊!

    苍穹看情况差不多了,对木婉清道:“木姑娘,你师父是岳老三杀的,现在他已经被我杀了,也算是报了仇了,这位段王爷是你师父的爱人,不要再难为他了。”

    段正淳眼泪汪汪的给了他一个感激的眼神。

    苍穹差点笑出来,这货之奇前所未有,他就没想过先了杀岳老三给甘宝宝和秦红棉报仇吗,反而赶着去陪葬。

    他却不知段正淳这等痴人心理,原本还想着报仇,等见到两女尸体,竟心灰意冷,心中只想着和她们一起去了。

    “你既是师父爱人,为何从不见你去看她?”

    木婉清眼中的恨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厌恶,这人肯定就是师父常说的薄情郎。

    苍穹给了段正淳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段正淳低头道:“你还小,你还不懂大人的事,我身为大理国镇南王,我有太多的事情要处理……”

    木婉清确实不懂,她生活的太单纯,除了师父基本不与人说话,就算师父也极少聊天,只是她单纯的感觉,爱人是要在一起的。

    “我原谅你了,但我师父……”

    她伏在秦红棉的尸身上痛哭起来。

    苍穹本来还在犹豫要不要告诉她,她1的师父其实就是她的母亲,看她伤痛欲绝的样子,还是算了。

    “段王爷,请问今日是初几?”苍穹突然向在一旁看着木婉清发呆的段正淳问道。

    “廿七,苍少侠问这个做什么?”

    苍穹手指掐算一番,道:“明天宜下葬,这里就交给段王爷处理了。”

    又朝木婉清道:“木姑娘,段王爷算是你的师公,处理完你师父后事,可以和他去大理,那里会有你喜欢的环境和人的。”

    然后,冲两人一抱拳,“我还有要事,先回大理城了。”

    说完,转身往铁索桥走去。

    木婉清盯着他的背影,眼神流转,脆声问道:“段……段王爷,他是什么人?”

    “奇人行奇事吧……”段正淳也不知道怎么说。

    木婉清眼中流露出一丝神往,他是我的救命恩人呢。

    不一会儿,就听见对岸传来咴咴的马嘶鸣声,木婉清一呆。

    黑玫瑰!

    “木姑娘,一起出去吧,我带你见一个人。”

    苍穹转身往外走去,木婉清如水的目光深深看了他一眼,乖乖的跟着出去。

阅读诸天重启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女神的超级狂兵重生废柴仙尊妖灵女帝武侠之超神玩家网王之皇帝真田白首期会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