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夜游琅嬛福地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练完拳法,就在井边冲洗一番,回房继续修炼代替睡觉。

    随着武道元精的增大,他的五感越来越灵敏,就算不在修炼状态,也能感觉到大地的波动,并可小范围的利用。

    一开始段誉白天匆匆讲解几段易经、卦象,结合佛经与儒家经典解读,然后扔下几本书让苍穹看,自己跑出去找马梓妲玩。

    后来苍穹越学越快,段誉交待的书籍当天就看完了,晚上两人再一辩,段誉就有点受不了啦。

    他天资聪慧,向来不喜习武,诸子百家、道经佛法一学就通,自负的不行,每每段正淳逼他习武,都在他的嘴炮下投降。

    如果说这时候的段誉有什么优点的话,博学多才是跑不了的,要知道他最大的“外挂”正是碰上了最大的优势才发挥作用的。

    苍穹和他做邻居,自然是为了请教这方面的知识。

    他向马五德借了许多书籍,每天缠着段誉请教易经八卦及人体穴位知识。

    当亲眼看到一个同龄人仅仅几天时间的进步就在嘴炮上不落下风,这如何能忍!

    之后,他斗气似的一头扎进书堆里默读,晚上两人就怼天怼地怼空气的互怼,连马梓妲来找他玩,都犹豫着拒绝了。

    马梓妲找了他几次,发现两人辩论起来引经据典很有意思,竟也不到处疯玩了,让人做了一张长桌,每天听课似的准时报到,看段誉的目光是越来越水灵……

    苍穹白天学习,晚上在夜深人静时偷偷出庄,将傻子记忆中的一套简单拳法练十几遍,直到能随心所欲的掌控新增的每一分力量为止。

    对于今世的傻子之身,他也很无奈啊,文字仅认识十几字,与文盲没多大差别;武道更不要提了,就会一套最低级的炼体拳法,还只记得其中几招,他练着竟也感觉很别扭,暗自怀疑是不是记错了……

    随便套了几句话,老实的书生就把底交待的差不多了。

    苍穹确认这书生就是主角之一段誉,这个星辰秘境自然不言而明——天龙世界。

    再看段誉和自己聊天仍不忘频频偷看少女马梓妲,他心中更添一份实锤。

    在马梓妲的盛情邀请和苍穹的怂恿下,段誉也在茶庄住了下来。

    苍穹主动要求将段誉的房间和自己安排在一起,两人就成了邻居。

    谈兴起了,也会诗词歌赋、天文地理、物理化学的乱扯一通。

    这时,他才发现自己的记忆力比前世好过太多,几乎可以做到过目不忘。

    这种大地的波动,脑中信息称其为大地脉搏,简称地脉。

    专注的日子总是短暂的,不知不觉中,段誉便在茶庄住了十余日。

    这一日,马五德将苍穹和段誉两人请到客厅,说是受无量剑派邀请去观礼,因为家中无男丁,不再方便招待他们。

    段誉有些不舍,但苍穹要走,他也找不到理由留下,索性一起去看看热闹也好,便跟着苍穹一起请求。

    马五德本为赶客人走而愧疚,就答应了两人的要求。

    一行人第二天就出发了,马梓妲想要跟着,被马五德锁在了闺房,并安排人看守着,这才放心。

    从滇南普洱到大理无量山近七百里,几人骑马走走停停的费了数天时间,终于在这天天将黑时到了无量山下,在小镇寻了一家客栈住下,准备明天再上山观礼。

    无量山,夜,银月如盘。

    客栈其中一个房间的窗户无声无息的打开,一个身影飘出窗外,直掠到围墙外才落下。

    此人正是苍穹,他抬头看了一眼圆月,轻叹一声,往无量山奔去。

    他轻叹,是因为想起了苏轼那句流传千古的词: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可如今他与亲人的阻隔不是空间上的千里,而是时间上的千年,甚至隔着一个世界。

    月光下他的身影如鬼如仙,脚步不停的向无量山顶掠去。

    此处山势虽陡,却也算不上悬崖峭壁,落脚处颇多。

    苍穹飞奔而上,如履平地,仅在升至将要落下时,再一点山石,如不曾停顿般飞升直上。

    很快到了一处建筑群前,门楼上有一牌,上书:剑湖宫。

    他知道,目的地到了。

    躲过巡逻的无量剑派弟子,一路向后山寻去。

    他不知道剑湖所在,但总算记得原著中段誉是看见西北方有一瀑布,然后掉下悬崖找到了琅嬛福地。

    当下便一路向西,行了两里便隐隐听到轰轰隆隆的水声,正是西北方。

    苍穹大喜,知道找对了地方,脚下用力,穿过一片密林,飞快的跑到瀑布边。

    瀑布从西北方向的高崖上宣泄而下,砸入悬崖下的剑湖,发出震耳的声音。

    苍穹伸头往悬崖下看去,月光下水汽弥漫,难见度很低,仅十丈左右。

    稍一踌躇,选个位置就跳了下去。

    经过多天的训练,他基本掌控了身体力量,借着月光每隔十余丈便寻一处可借力的落脚点跳过去。

    背后是不见底的垂直深渊,每一次跳跃都让他头皮发麻,寒毛直竖,习惯了之后又有种说不出的兴奋。

    下了百余丈,苍穹看到右方崖壁处伸出一棵合抱粗的苍松,他知道这应该就是救了段誉一命的松树了。

    不得不说段誉运气逆天,倒不是说遇到了这松树,而是从百余丈的高度落在松树上,居然毫发无伤。

    同样,苍穹也看到了那条让段誉直通崖底的裂缝,但他没有过去,而是用老方法往下跳去。

    他有些喜欢这种刺激感了。

    再次落下数百丈,终于看到了湖面,瀑布砸落在湖面却只在十丈内有波澜,十丈外水平如镜,一轮圆月倒影像是行走在深水中。

    苍穹落到湖边,欣赏了一会月光下的美景,便开始寻找那块琅嬛福地外的玉璧,以他的速度以及先知的优势自然不用像段誉那样被困三日之多。

    顺着月光,他很快找到一处酸果树丛,树丛后露出一角平整的石壁。

    他知道应该就是这里,不过他没有清理玉璧前的藤蔓树枝,而是回头往西方斜上角看去。

    那里有一峭壁,十分光滑,在离地十数丈处有一孔洞,洞中悬有一剑。

    “找到了!”

    苍穹嘿嘿一笑,先看剑尖指处,记下位置,那里就是琅嬛福地的石门处。

    孔洞中的这把剑可以说是段誉放弃的机缘,他第一眼看到此剑时就猜想这把剑应该藏有武功秘笈。

    但他不喜欢练武,峭壁也太过光滑,又在十数丈高处,就算顶尖高手也不见得能凭轻功上去,所以直接就放弃了。

    苍穹双目微眯,悄然勾动身周数丈地脉,待到波动达到最高峰,右脚在地上一踩,便有一股大力从脚下顶了上来。

    他借力往上一弹,身形便如火箭一般,直升至孔洞边。

    伸手就要把剑取出,刚碰到宝剑,就听见嘶嘶数道破空声传来。

    从洞壁射出数十支钢针!

    苍穹哪里经历过这个,寒光一闪时他就看到了,那些钢针在他眼中极是清晰,可距离实在太近,经验的缺乏让他应对慢了半拍。

    他下意识的一缩手,依然中了十数根。

    等射到身体,感觉手臂一麻才想起这可是武侠世界,机关暗器那是常规配置。

    他愣了片刻才收回手,顺势将宝剑收入空戒。

    只见右臂衣服被钢针射穿,随着他手臂一动,叮叮当当的又掉了几根。

    举起手臂看了看,没有血,将衣袖抖落露出手腕,光滑白净,屁事没有。

    “金刚不坏啊!”苍穹臭屁的嘀咕一声。

    他的体质本就远高于此界中人,经过半年的修炼,当初绿豆大的武道元精,如今已经有蚕豆大小了,身体素质早就翻了数倍。

    跳下峭壁,走到记下的石壁处,轻轻一推,喀喀吧吧的藤蔓折断声中,一道石门旋转着打开,露出一条斜向下的石梯。

    苍穹知道琅嬛福地是在湖底,等了一会通通风,从空戒中取出蜡烛点燃,这才走下去。

    走了几十级台阶,一个朽败不堪的木门出现在眼前,他推开门继续向前,终于到了一处圆形石室。

    石室左方有一扇水晶窗户,窗户隐隐透光,不时有鱼游过,苍穹将蜡烛放在窗边,不一会便聚集了一群鱼。

    现在的琅嬛福地只有两样东西吸引他,一个是李沧海玉像脚下的《北冥神功》和《凌波微步》,一个则是珍珑棋局。

    只是他有些担心修炼内功对自己有没有用,毕竟这里仅是低级的武侠世界。

    要知道他现在还没有武道功法,仅凭身体的本能勾连本命星辰修炼,体质力量每一天都在增强,更能利用地脉使出类似异能一般的能力。

    但根据脑中信息所说,这样的实力在星辰大陆仅仅是低级武者。

    那么,再分心修炼这个低级世界的内功真的不是浪费时间?

    “力量层次有高低,大道之路无分别,低级世界追寻大道的方式并不一定落后。”

    脑海中突然出现的信息有些意味深长。

    苍穹思索一会,这意思是内功修炼并不比星辰大陆的功法低级?

    如果是这样,倒是能补充现在没有功法和武技的尴尬。

    他依然没有急于去取蒲团内的包裹,而是在水晶窗边坐下,将得自孔洞中的宝剑取出。

    这把剑的剑鞘做得极为风骚,表面镂空多处,镶满了各式宝石,在灯光下显得珠光宝器,烁烁生辉。

    “这剑还能用吗?”

    苍穹不禁怀疑这是不是就是一把装饰品。

    他锵的一声将宝剑拔出,一道紫莹莹的寒芒在洞中闪过,剑身一斜,从铜镜中间掠过。

    嘡啷!

    铜镜分为两半掉在桌上,断口光滑明亮。

    “好锋利的软剑!”

    苍穹小心的将剑举至眼前,只见剑身如一汪秋水,隐隐有紫气升腾,在剑柄处有两个古篆字:紫薇!

    苍穹暗笑,估计这段时间马梓妲经常往段誉房间跑,马五德虽然豪爽,却也担心女儿效仿江湖儿女私订终身,正好碰上无量剑派邀请,顺势就拿来做理由。

    不过自从段誉到来后,他就在等这一天,便抱拳道:“前辈这段日子的盛情款待,晚辈铭记于心,晚辈正要回乡看望父母,可否一起同行?”

阅读诸天重启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系统之超级警察小清欢都市重生之老子是龙王每个世界都在崩[快穿]七零有伊人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