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76章.婚礼开始!大红嫁衣变丧衣!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音落,身穿红衣的玉虚公子杨桐柏,登台。

    只见他踏空而行,每一步都踩在虚空之中,就像是踩在肉眼看不到的台阶上。

    一声落下,舞台前,掌声雷动。

    许久之后,掌声才渐渐平息。

    尤妩媚依次向第一梯度坐席上的贵客们致谢。

    李蔓竺见她这般模样,也安安静静地闭上了嘴巴。

    周围陷入了片刻的宁静。

    不多时,尤妩媚、梁启宽和姬坤阳三人一起登上了婚礼舞台。

    然后,对于第二梯度坐席上的宾客们,一句话带过。

    至于第三梯度坐席上的众人,她压根连提都没提。

    这让一向心高气傲的李蔓竺,又颇为气恼。

    尤妩媚向宾客们致谢完毕之后,婚礼即将开始举行。

    她风情万种,眼含笑意,扫视台下众人,朗声道:“下边,有请新郎官登台!”

    云妃不忿道:“主人传给咱们的修炼功法,轻易就能让咱们的修炼速度提升数十倍。跟主人相比,什么玉虚公子,算个屁啊。这帮无知的家伙,什么都不懂,还好意在这儿大放厥词,我真想立刻狠狠地教训他们一顿。”

    “妃姐,主人的本事,咱们自己知道就行了,没必要跟这些无知的人置气。”

    林娇道,“咱们不惹事,但也绝不怕事。如果真有人当面挑衅,不用妃姐你动手,我也绝不会忍气吞声的。”

    云妃闻言,勾了勾嘴角,笑道:“好吧,娇娇,说实话,我也没兴趣跟这帮井底之蛙一般见识。”

    说完,她又眼含嘲讽的扫了周围众人一眼之后,才静下声来,不打算再开口说话。

    尤妩媚轻启红唇,说话的音量虽然不大,却能轻易传出百米远,让站在百米之外的人,都能清晰地听到。

    “诸位,感谢大家于百忙之中,抽空来参加我化阴宗青年辈第一天才玉虚公子的婚礼!”

    步伐稳健。

    每踏出一步,虚空中都响起一道细微的气爆声。

    他的神情,泰然自若。

    “天啊,玉虚公子竟然已经可以踏空而行了,那岂不是说,他现在已经是一位宗师了?!”

    “宗师不可欺!这是武道至理。每一位宗师,都不好惹,更何况是如此年轻的一位宗师。恐怕,日后,他的境界还会再进一步,成为那少有人及的大宗师!”

    “以他现在所展现出的武道天赋,成为大宗师,基本上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就看耗时长短了。”

    “化阴宗即将再添一位大宗师!那么,‘上三宗下五门’的格局,说不得就要被打破啊。”

    “嘿嘿,‘上三宗下五门’可不是纸糊的,老格局都已经存在几十年了,哪有那么容易被打破。”

    “说的也是。不过,玉虚公子大婚,上三宗和下五门,貌似连一个道贺的人都没来啊...”

    众多宾客,议论纷纷。

    杨桐柏以脚踏虚空的方式,登上婚礼舞台,在尤妩媚身边站定之后,台下嘈杂的议论声,才渐渐消停。

    杨桐柏什么场面话也没说,只是面带笑意的站在尤妩媚的身侧。

    尤妩媚再次开口道:“下边,有请新娘登台!”

    此话一出,全场沸腾。

    无论在哪里,新娘的受关注度,都要比新郎高的多。

    更何况,玉虚公子乃化阴宗青年辈的第一天才,他将要公开迎娶的新娘,必然不会是普通人。

    大家都很期待,想要尽快见识一下,新娘到底是何方神圣。

    终于,一身红衣,脸色苍白的董珍珍,被孟玉坤等人,押送上了婚礼舞台。

    站在舞台边缘的董珍珍,面无表情,脸上毫无血色,眼尖的人,甚至可以看清她干裂的嘴唇。

    除了她身上的红衣之外,怎么看,她都不像是个将要出嫁的新娘,反倒像个精神状态不怎么好的囚犯。

    “这是什么情况?我怎么感觉她有点奇怪啊。”

    “嗯,是有点奇怪,不会是逼婚吧?”

    “嘘,小声点,这种话可不能乱说,万一被玉虚公子听见,找起麻烦来,你担当得起么...”

    观众席上,响起此起彼伏的窃窃私语声。

    第一梯度坐席区。

    雷蕊疑惑道:“大人,这女人有什么特别之处吗?”

    言外之意,若无特别之处,化阴宗何必大费周章,办这样一场婚礼。

    史霄灼双眉微凝,沉声道:“她是极阴之体。”

    “极阴之体?!”

    雷蕊压低声音,惊道,“咱们炼傀宗豫南分宗被灭,分宗宗主段簌伟和他的独子段驿勃双双遇难,据可靠消息显示,他们的死,便是与一位拥有极阴之体的女子有关。莫非,就是眼前这个新娘?”

    史霄灼声音平静道:“我无法肯定两者是不是同一个人,但是,极阴之体的数量极为稀少,恐怕,两者是同一个人的概率极大。”

    雷蕊闻言,目光猛地阴沉了下去,厉声道:“莫非,段簌伟和段驿勃父子俩的死,跟化阴宗有关?”

    史霄灼的声音,依旧平静:“真相明朗之前,一切皆有可能。”

    音落,旁边的蒙赫宝翁里突然开口道:“我宗内苗人傅和乌柯杰二人,前不久,也死在信中市,与贵宗的段簌伟和段驿勃二人,死在了同一处地方,我怀疑,他们俩的死,也跟化阴宗脱不了干系。”

    “呵呵。”

    史霄灼笑道,“怪不得你贵为一宗之主,会专程跑来参加一个小辈的婚礼,原来也是另有目的。”

    “彼此彼此。”蒙赫宝翁里同样淡笑着说道。

    旁边的欧妮重重地打量了史霄灼和雷蕊一眼,没吭声。

    来自体宗的邬肖任、赵单羽和刘中舟三人,与史霄灼、蒙赫宝翁里坐的很近。

    所以,二人的对话,邬肖任三人都听的清清楚楚。

    只不过,三人的脸上始终都是一副漠不关心的表情。

    似乎,除了跟杨桐柏的比武之外,他们对其他任何事情都不上心。

    董珍珍在舞台边缘站了许久。

    始终没有主动靠近杨桐柏。

    姬坤阳眼神尴尬的瞅了瞅旁边的尤妩媚、梁启宽和杨桐柏三人,不知该如何是好。

    大庭广众之下,他也不便做的太过分。

    总不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逼迫董珍珍吧?

    又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这般纠结着,姬坤阳朝董珍珍走近了两步,脸上挤出笑容,说道:“珍珍啊,你站那么远干嘛。大家都看着呢,快过来...”

    董珍珍的目光,越过姬坤阳,直勾勾的望向杨桐柏。

    杨桐柏的嘴角微微勾起,挑了挑眉毛,笑道:“亲爱的,听话,快到我身边来。”

    董珍珍置若罔闻,扭头,目光冰冷的扫视了一圈台下众人。

    而后,她才又望向杨桐柏,紧紧地抿了抿嘴唇,一字一顿的反问道:“你愿意娶一具尸体吗?”

    杨桐柏闻言一愣。

    董珍珍紧接着又问了一遍:“回答我,你愿意娶一具尸体吗?”

    董珍珍没有故意压低声音。

    她连续两次问出了同一个问题。

    在场所有人,没有一个会误以为她是在开玩笑。

    尤妩媚瞪了姬坤阳一眼,眼中浮动着丝丝愠怒。

    似乎在骂:蠢货,连这点事都办不好。

    姬坤阳也很生气。

    他明明把调教董珍珍这件事交给了孟玉坤等人去做,结果,婚礼还没有正式开始举行呢,董珍珍就当众闹了这么一出。

    这不相当于昭告天下,她董珍珍并非自愿嫁给玉虚公子,而是受到了胁迫吗?

    堂堂化阴宗青年辈的第一天才,竟然会不择手段的逼婚?

    这简直就是整个化阴宗的奇耻大辱!

    “孟玉坤!”

    姬坤阳恶狠狠地瞪向台下的孟玉坤等人,压低嗓音,咬牙切齿道,“看看你们几个办的好事!”

    孟玉坤等几位长老感到非常冤枉,却又没法替自己辩驳,只能忍气吞声。

    这时,杨桐柏突然迈开脚步,主动朝着董珍珍走了过去。

    台上,台下,全都静悄悄的一片。

    所有人的眼睛,都一眨不眨的关注着杨桐柏的一举一动。

    他们都想看看,这位玉虚公子,到底准备如何化解眼前的尴尬局面。

    杨桐柏在众人的目光注视下,缓步走到距离董珍珍仅剩两步远的地方,停住了脚步。

    他眯起眼睛,目光危险的盯着董珍珍的双眼,正要开口威胁。

    突然!

    “轰”的一声!

    董珍珍的体表,响起一阵气爆!

    她身上套着的那件大红色嫁衣,竟是应声炸成了碎片,飘的到处都是。

    而此刻的她,身穿一袭雪白长裙,纯洁无瑕,不染尘埃。

    “天啊!”

    有人惊声叫道,“新娘子的大红嫁衣里边,穿的竟然是白衣!她到底是准备参加婚礼还是葬礼?!”

    此言一出,人群中的议论声,如洪水决堤般,一发不可收拾。

    “果然跟传言一样,新娘子并不是自愿出嫁,而是被逼的。”

    “乖乖,真是想不通,这新娘子到底是谁,竟然连化阴宗青年辈的第一天才玉虚公子都瞧不上?”

    “这好像不是重点吧,重点是,玉虚公子竟然会干出这等事情...而且,化阴宗主宗还专门派了人来主持婚礼,啧啧...”

    听着众人的议论,一向很在乎名声的杨桐柏,脸上的表情,阴晴不定。

    看不出一丝一毫费力的模样。

    似乎,这般行走,对于他来说,就如同吃了一顿家常便饭那么简单。

阅读仙武高手在都市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洪荒之血海大魔尊异界无敌宝箱系统漫威之王者荣耀[综英美]跪下!叫爸爸皇帝偏要宠她宠她武道宗师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