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八章 不用谢4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四个字像魔咒一样徘徊在花妖耳边,虽无显露却令人可分明辨出与生俱来的尊贵与傲慢。

    她有资本傲慢,她应当傲慢,这样的人很恐怖。

    雕乐离唇畔勾起嘲讽之笑,眼帘微垂而复又上移,无瑕如净瓷一般的脸,精致嫣然的五官蕴着自玉骨而来的红莲魅惑。

    红发些许散落于面上,其余半分被一根材质像玉一般的簪子绾起,血眸涟漪阵阵,微含似露薄薄的蔑屑之意。

    这种自骨头里来的妖异之美让花妖的双手微握,细长的眼眸溢出疯狂的妒怒之意,这是她一直追求的纯粹的美丽,而不是依靠外形上的修饰来获得的不真实的美。

    雕乐离双手抱胸而立,素色的罗裙之上洒在几瓣彼岸的碎花,赤红的长发几丝缠绕着落在胸前,像一朵缠绵别致的胸花一般,悱恻耀眼得叫人难移开自己停驻的眼光。

    光点散去之后,雕乐离的三步距离面前出现了一个身披紫红色轻纱的妖艳女子站于前,长黛入鬓,紫红眼影合着细长的眼眸,猩红的吓人的嘴唇并抿起,长发绾起并簪一朵紫红的锦葵花。身上只穿着一件紫红色的镂空罗裙,露出颜色稍淡些许的绣锦葵抹胸,一展雪痕,和如雪一般的手臂与大腿。

    雕乐离眼眸微凝,想起司年曾经说过的枫妖一事,见着眼前这人妖艳无格的打扮,心中也自知,这明是花妖。

    “得寸进尺?是吗?”雕乐离音色清脆灵动,一双血眸仿佛会言语一般的穿透花妖的心,让花妖感觉到钻心嗜骨的寒冷。

    眼里流淌的不屑与凌驾众人之上雕乐离的傲然更让花妖不自觉的从心底生出恶意,但却不敢显露出来,就像被一把锋利的刀刃横在她脖子前一样,喉咙的话无论如何也不敢吐出来,眼神亦是相同。

    “你毁了我的花园就罢了,竟想毁了我!”花妖压下心中莫名的恐慌朝着雕乐离质声道。

    “呵!”雕乐离从喉口吐出一个单音节,因又复道:“那又如何!”

    那又如何!

    雕乐离的手指一顿,傲然的笑意更浓,用同手拇指轻轻的弹去血珠,血珠恰好被弹到梅花上,竟衬梅花艳红更甚。

    盈盈笑语之间,转手便将那根玫瑰似的利刺折下,随意的抛至地上满是树叶和白雪的地里。

    梅花绿叶红花相映得彰,竟是被雕乐离挑起了似人一般的怒气,周身泛起红色的光芒。最后整株花朵变作了红色与绿色的光点,红绿交杂刺眼非常。

    雕乐离微眯了眯血眸,刺厉蔑然的神色不减反增,戏谑的笑意隐隐的显露在微掀起的嘴角。

    光点在雕乐离面前旋绕着,依稀的可以看出个人形,光点散去之后,雕乐离血眸的眸光微闪,滑退至三步之外,血红的长发因着惯性的道理向雕乐离的胸前飞去,显出浅浅的一道赤红正朱色弧度。

    “小丫头,你是否实在太过得存进尺了!”花妖娇柔的媚音中含着几许的怒意,一双细长的眼睛淌着娇弱之意。

    话音刚落,不过十多字的语句,花妖却像开口谈了篇长篇大论一般,娇.喘连连。

阅读绝世遥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天乩之白蛇传说,此生欢唯美青春遇到你百看花丛自爱莲穿越八零种种田我是一个道士宿主崛起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