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七章 史前生活2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绿葱。”雕乐离轻唤了一声,声出之后发现自己唤的并不是易安睿的名字,复又轻声应道:“我在这…”

    易安睿几乎是在雕乐离第一个音节出来之前就转过了身,墨绿色的长袍此时反卷得厉害,温润如玉的脸庞上,眉眼依旧俊秀如画,仿若九天之境上的清冷帝君,气质出尘如雅致仙兰,淡漠肃宁。又似金座玉尊之上,瞭望天下的千古一帝,尊贵耀眼。

    而他,却只能看着她坠落。他什么也不能帮,他只能无助的看着鲜红的血从她的伤口裂缝里涌出,从嘴角溢出,染红了他的一方衣袍。

    那种如同挖心剖肺的痛,断筋剔骨的苦,他这辈子实在不想再经历一次。

    雕乐离脚步渐缓,最后,停在了易安睿背后约莫七八米的地方。

    整个人也开始起了细微的变化,由着给人温润自信之感缓缓的转化成了无援与淡淡的恐惧。

    雕乐离站立的地方其实离易安睿不远,在听到易安睿的喊声之后,她原是想要答应一声的,只是忽然之间的条件反射,让雕乐离一下子消了音。

    雕乐离心中不自觉的起了挣扎,眼眸流露的眼光忽暗忽亮。她不知道自己的这种莫名的情绪从何而来,只是潜意识的特别的想要在易安睿大喊的时候避开他。

    易安睿背对着雕乐离,雕乐离可清楚的看尽易安睿此时萧瑟的背影,如同秋日的黄昏残阳,半靠着血色的虚霞苟延残喘。

    又如夜幕圆月之下,独自暗放的夜色昙花,凝着银白的花瓣,渐渐的缩尽,凋谢。

    凉如八月刺骨风,凄似中秋勾弦月。

    渐渐的,雕乐离的心里生出了幽幽的心酸,如同海浪潮水奔腾而至的报复之意,又像潮水海浪迅速的褪尽。

    来得匆匆,去也匆匆。

    易安睿双手握着死紧着,两道近乎刻削而成的剑眉紧紧的皱着,深邃的眼睛里满满的浓糊着厚厚的担忧之意,且不停的左右的巡视着四周。

    他刚刚明明是听到了乐乐的声音,怎么这才一会就又没了呢?

    易安睿待走近了之后,发现了刚刚雕乐离一直逗留着的落叶堆,凌乱的树叶已经看不出来这里是人躺过,还是被什么东西践踏过了。这样一来,易安睿心中那股原本狂躁的不安感一下子来得异常的猛烈。

    “乐乐!”易安睿喊着雕乐离的名字,却只能听到一声声淡淡的回音,和一只鸟雀不堪噪声撑开翅膀飞走的扑棱着自己羽毛的声音。

    易安睿在没有听到雕乐离的回应之后,原本还堪称得上深邃暂能保持平静的眼眸,忽然的透出一抹孤立的无助感和深深固凝住的悔意。

    雕乐离轻咬了咬下唇,只是时间久长,渐渐的将下唇瓣咬出了一道齿印之后,才虚抬起脚,往声音的来源处寻找。

    易安睿觉得自己仿佛又回到了以前的感觉,看着战火纷飞的土地,看着人民流离失所,看着乐乐就那样凌空最后坠落。

    雕乐离却独惊于易安睿此时已然酸痛,通红的眼眶了。

阅读绝世遥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火影之神级学霸守龙人至上剑尊末日书馆史上最狂二师兄八零之神医有毒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