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八章 变故10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她只是安静的看着雕云歌,眼角的泪水却并不像面上的那样平静,近乎汹涌澎湃起来。

    “姐妹,便当患难与共…”雕冰恋只说了几个字,因为止不住自己的泪水便停顿了下来。

    只是几个字,却惹得雕云歌眼睛糊的水雾化作了水珠落了下来,落在没有了遮盖物的手臂上,宛如一朵透明的水色莲花,却又如同彻骨的寒露一样,透着寒意浸润到主人的骨髓里。

    刚刚雕云歌摔下去时,地上尖锐的黑色的指甲整个的划过了雕云歌的小腿处,血流如注,如今无论是怎样的努力想要爬起来,也终究是无力回天了。

    雕云歌见雕冰恋还在死命的打算扶她起来,并没有因为可能因为这个而丢掉性命而放弃她时,充满了悲伤与绝望的眼眸蒙上了一层薄薄的水雾花儿。

    雕云歌推了推雕冰恋,打算把雕冰恋推开:“四姐,快走,不要管我了,那些怪物很快就会追过来的。”

    四周的怪物开始进入到二人的百米之内,接着便是五十米之内…

    而二人却没有在意这些,雕冰恋轻轻的拭去雕云歌脸上的泪花,小声的呢喃道:“你还记得吗?小时候我因为生母的出身卑贱不受宠遭到同龄孩子的欺负,和那些胆子大的丫鬟奚落时,我被围在中间,他们拿东西扔我,打我,嘲笑我是妓.子生养的,是那个当时还不到我脖子的你挡在我前面,明明打不过他们,还硬是握着拳头往他们身上砸…”

    雕冰恋的声音很轻,轻到只有她们两个人可以听得到,晚风吹过,声音便被吹开,柔柔的,像白日暖阳的照拂。

    雕云歌随着雕冰恋的声音想起了被忘却许久的模糊影子,轻笑出声:“好老的故事,真是暴露年龄。”

    雕冰恋也是一下笑开,眼眸里有无尽的悲凉与不舍。

    突然,雕云歌与雕冰恋二人脚下踩着着地上如同雨后春笋一样冒出了一根根又细又长干瘪毫无水分的手指,手指见风就长,很快就突出了一半的手掌,手指甲由惨白色变成了淡黑色。

    四周的怪叫声越来越多,隐隐约约的已经有黑影冒了出来,一片又一片的黑影由小到大,由远到近的朝着众人的方向一蹦一停,一跳一顿的过来了。

    雕云歌现今满心都是恐慌,眼光不时的闪着,被握着的手也没有那么用力,有点松了下去的趋势了。

    雕云歌于是便没有注意脚下,以至于被地上横七竖八尖利的手指甲勾到了衣裙,一不留神摔到了地上。

    雕冰恋见雕云歌摔倒在地上后,连忙退后过来扶雕云歌。方才还在二人后边的人看准时机,接连跑了过去,一点也不关心趴在地上的雕云歌二人,对于他们来说,多一个人在后边,他们就多一分活命的可能。

    雕冰恋眼角噙着一抹微然的泪花,闻言,便瞬间流了下来,却把雕冰恋的手握得更紧之后,放开雕云歌的手,转而擒住了雕云歌的肩膀,试图着要把雕云歌拉起来,却只听到了雕云歌忍着痛苦的轻呼声。

    雕冰恋见雕云歌被自己拽动后扯动了伤口发疼,便放下了自己的手,蹲了下来。

阅读绝世遥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我在末日吃软饭山里生活乐无边隐婚萌妻:傲娇老公,别太馋我真不是叮当猫我不是猫神歌朝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