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八章 反程7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秀美的乌丝如同长流的瀑布在太阳下微微的泛着淡淡的光泽,雕乐离水眸里在望向独梅城人来人往的街道时,染上了点点的疑惑:

    何时,独梅来了这么多青年男女?

    “我……”

    男子话还没说完直接被鹅黄衣女子打断了:“你什么你啊!追不追!不追我追啊!”

    鹅黄衣色的女子一脸鄙视,话说得露骨,她们这一圈子,只要是个活的都知道这一点点的小八卦,不知道的,蠢事已死或诈尸。

    血色的天空映红了一片原本无色的流水,那一分土地上染的是她的血,从她身体里喷薄出来的鲜血,一点一点的浸湿了泥土,而她的身体却是在一寸一寸的冰冷下去,最后化为的尘灰,一阵寒风吹来,什么都没有了……

    冰月寒睁开了眼睛,眼神触及到高位之上的易安睿之时,一切的回忆化成了讽刺。

    “为什么,为什么她死了,你却还活着?”冰月寒轻轻的吐出一句诘问,像是问易安睿,也像是问自己。

    男子俊脸微红,右手一打响指,也化成一点金色的光点,消失不见。

    “易公子……”

    易安睿摆手,他就是纯属脑子打结才会找这么一堆人说事,当易公子当久了,智商还下降了不少。

    易安睿暗地里鄙视了几下自己的智商,也就离开了。留下殿堂里的几个人面面相觑,耍他们的是不是。[是└(^o^)┘]

    另一边,雕乐离一个人又一次走上了独梅城的街道。殷火把她送回来之后就与巫淇双双一起躲进了琉璃玉,只留下雕乐离一个人。

    易安睿在听见女子明里暗里皆为讽刺的话语后,墨黑的瞳仁微不可见的浮现出一抹愧色,但面部表情却没有多大变化,神色淡淡,与先前在雕乐离面前的差异太大。

    被唤作月寒的女子佯装不明世事的神情一滞,动作也不可控制一般的顿了顿,立刻抬起了头,杏眼里底尽是不可置信,微启了启唇齿颤声着询问道:“她回来了!在哪?如今姓甚名谁?”

    “告诉我,她在哪?”月寒眼眸里糊上了一层薄淡的水雾,琥珀色的眼珠更似被江南烟雨洗涤过的两汪浅浅的湖泊,语气亦是不如先前带着嘲讽意味的刺耳,倒是多了几分压抑许久的复杂情感。

    “冰月寒,你冷静一点。”先前那个呵斥过冰月寒的男子有些担忧的看着冰月寒,金色的长袍给他添了几分不拘与张狂肆意,眉目俊朗。

    “你试试,自小疼爱到长大的妹妹死在自己面前,尸骨无存,就连一缕完好的魂魄都没有剩下,你是什么感觉?”冰月寒觉得自己只要闭上眼睛就又一次重温旧梦。

    “呵,我忘了,我们都是无心的人…”一滴水珠顺着冰月寒的脸颊滑落,溅在洁白的大理石砖石上,站起身,莹白的光点一闪,走了。

    “老炎,你能不能不接她话茬啊!你不知道她放不下吗?……”冰月寒座位后边的一个穿鹅黄色的衣裙的女子皱着眉头数落了几句男子。

    可能是她刚刚不在独梅时出现的吧!雕乐离暗暗的思虑着。

    雕乐离精致的面貌很快就引起了在街道上走动的男女的注意,如同粉色的玫瑰一般的面容仿若千丈云层上神子下凡,眼眸似带着夺目的璀璨星光,使人触及之后,便再也不愿移开自己的眼睛。

阅读绝世遥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重生之空间手环驼龙行者道长他放荡不羁[重生]日月星辰都落入你眼中重生九零女天师威风裳裳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