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阴眼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我的母亲啼啼哭哭的就自己嘀咕:“我的苦命的孩儿啊,你可不能丢下娘自己一个人走啊!”

    中年男人走进屋里面顺势就把门关上了,老父亲就将中年男人请到了里屋,而我就在里屋的炕上直直的躺着!

    中年男人喝完之后,把手中的瓢还给了老父亲,往屋子里面瞧了一眼就对老父亲说:“您老人家是不是家里出了什么事情?”

    老父亲长叹一声“唉”!

    然后老父亲就对中年男人说:“老汉姓左,家中有一独子今年八岁,这个儿子是我四十岁的时候才要的,上面有七个妮子儿,二十多天前我小儿子不知道得了什么疾病,到医院检查了一番之后人家医生叫我回家准备后事。”说完老父亲就呜呜的哭了······

    这时候以为赶脚的中年人约摸四十来岁,满脸的胡子拉碴头发蓬乱的男人走进了我的家里,这个中年人走近老父亲的身旁,看到老父亲那满脸的沟壑和粗糙的皮肉,老父亲始终没有发现身边有个陌生人。

    中年男人轻声的就对老父亲说:“请问能给口水喝吗?”

    老父亲带着哭腔抬眼看了看这个中年男人,立马就起身对这个陌生的男人说:“你是谁啊,到我们这来作甚?”

    中年男人拍了拍老父亲的肩膀就轻声地说:“那你能不能具体说说怎么回事?”

    老父亲将事情一五一十的讲给了中年男人听,听完之后中年男人就面带微笑的对老父亲说:“老哥,别着急或许我有办法让你儿子起死回生。”

    老父亲简直不敢相信中年男人的说的话,睁大了眼睛就看着眼前的中年男人,老父亲眨巴眨巴眼睛就不可思议的问中年男人说:“你说的是真的?”

    中年男人就跟老父亲说:“现在我要看看你的儿子,还有就是叫里面的女人全部出来,你跟我进去。”

    老父亲转身走进屋里面跟里面的婆娘商量着,没说几句话就把自己的婆娘给踹了出来,接着出来的还有七个闺女。

    我叫左尹,是这个故事的讲述者,故事的主人公是我的师傅朱文熙,他是茅山道士正一教的最后一位掌教传人。故事的开头是这样子的!

    我记得那是我八岁的时候,我生了一场怪病,整整一个月我都是昏昏沉沉的整个人就像是死人一般。

    急的我的老父亲抱着我在县医院和省城里面的大医院来回的奔波,医生最后都告诉我的老父亲还是回家准备后事吧!

    老父亲听完医生的话,就苦苦哀求医生给我看病,医生就告诉我的老父亲我们医生也查不出你儿子这时的的什么病,现在各个器官都在衰竭,就算我们接收了,你也是白费这钱,还不如趁现在回家给孩子想想其他的办法。

    老父亲含着眼泪带着我回到了老家,家里人听完之后都嗷嚎大哭。

    中年男人面带微笑的就对老父亲说:“在下是赶脚的,我要去太原那串个亲戚,走到你家门口口渴难耐,进来讨碗水喝。”

    老父亲颤抖着身子就进了屋子里面,从屋里面用瓢舀了一大瓢的凉水,端出来就递给中年男人,就对中年男人说道:“喝吧,喝完了就赶紧赶路吧,要不然一会儿天黑了赶不上住店就麻烦了。”

    中年男人抢先一步走到了我的面前,伸手在我的额头上轻轻一摸,然后紧接着就去抓我的手腕,探了探我的脉象。

    老父亲神色凝重的看着眼前的中年男人,中年男人脸色也是非常的严肃,在我的身上摸索了半天之后,中年男人就对老父亲说:“老哥,家里有小米没?”

    老父亲不明白为什么要小米?但是现在也不是问这问那的时候,就对中年男人说:“有有有的······”

    紧接着中年男人就叫老父亲将剩余的人都轰了出去,我的母亲和姐姐们都在外面的窗户向里面张望着。

    中年男人将自己随身携带的包裹打开了,取出了一包银针,三柱香,两支蜡烛还有朱砂与黄纸。老父亲这人虽然没见过大世面,但是一看这些东西也知道这眼前的中年男人是干什么的!

    首先中年男人将鸡用菜刀在脖子上割开了一条小口子,将滴出来的鸡血滴进了搪瓷碗中,然后又加入了朱砂,然后就直接用手在里面开始搅拌。

    紧接着将另一只搪瓷碗中倒满小米,点燃蜡烛将三炷香点燃之后插入了小米之中。

    接下来中年男人将黄纸在炕上铺好,用手指蘸着鸡血朱砂混合物开始在黄纸上画符,只见中年男人在黄纸上不停的来回游走,一气呵成!

    中年男人一共画了三道符,中年男人将三道符分别贴在了我的额头上,胸口上与肚脐上。将银针取出在我的百会穴,肩井穴,膻中穴,神阙穴,会阴穴,三阴交穴上慢慢的捻进去,就好像是施以针灸之法,但是这种手法跟中医的针灸法不同的是中医是将穴位打通,中年男子而是将穴位封死!

    做好这一切之后中年男人开始念动符咒,老父亲则是稍微退后一步静静的看着,中年男人忽然大喝一声“哪里来的妖孽竟敢在此做出这等卑劣之事,我正一教朱文熙在此还不快快给我退下。”

    老父亲眼睛瞪得奇大,就看到那碗中的小米正在不停的跳动着,就好像有什么人拿着那个碗在不停的抖动着。

    蜡烛上的火光忽然从橘黄色变成了青绿色,吓得老父亲后退后了两步,然后感觉整个房间都是阴冷无比,背后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这时候老父亲就死死的看着我的额头,忽然那张符纸发紧就好像被人管理的揉搓了一下,上面出现了几道褶皱的痕迹,中年男人一看左手立即就上前按住了符纸,马上脱口而出对我的老父亲就急切的说:“快给我鸡血,快给我鸡血!”

    老父亲愣了两秒钟,马上才反应过来,嘴里“哦”了一声之后转身就抓起了那只白色的大公鸡,然后看着中年男人就颤颤巍巍的问:“这只大公鸡已经精尽鸡亡了,鸡血已经流干了现在要怎么办?”

    中年男人转头就看了看老父亲手中的那只大公鸡,一看大公鸡就脸色大变。立即就对老父亲说:“给我”~

    老父亲顺手就递给了中年男人,中年男人把大公鸡的鸡爪握在手中,让鸡头倒立挂在我的额头上,就看到从鸡脖子的刀口处有两滴鸡血即将要滴落了下来,就在这时候意外发生了。

    也不知道什么原因那只大公鸡的鸡头突然就像活了一般直立起了起来,冲着中年男人的手就啄了一下,顿时中年男人的手背就被大公鸡用尖利的嘴巴啄破了,鲜血就顺着手背滴落在了左手上,紧接着又把符纸浸湿。

    中年男人脸色紫黑,老父亲这时候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忽然中年男人左手揪住了鸡头,然后用力一扯,顿时就把鸡头从鸡身上扯了下来,扔在了脚底下就用鞋底踩住了。

    紧接着就把手中没有鸡头的鸡身扔给了老父亲,老父亲接过了鸡身之后赶紧出门就扔了出去。然后就又回到了屋中,这时候中年男人开始把我扶了起来,给我灌了一碗水之后就对老父亲说:“这孩子命大,过了今晚就会没事了,我今晚会在你家住一晚,到时候你跟我一起守夜。”

    老父亲双眼含泪的拉着中年男人的手就哭着说:“多谢恩人,多谢恩人救命,我的儿子他他,他这是怎么了?”

    中年男人有些疲惫地说:“你儿子这是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东西,那个东西缠着他,想要你儿子和那个东西一起去阎王那里报道,等你儿子醒了我还有些话要问。”

    中年男人收拾好了东西之后就拿着鸡头对老父亲说:“这个鸡头待会我做个法事,然后你把它找个地方埋了,切记不要让狗叼走。再有就是叫大嫂给我弄点吃的,我要休息会儿,晚上我好有精神陪你守夜。”

    老父亲叫老伴儿带着闺女们做饭,不一会儿就做了满满一桌子菜,中年男人吃饱了之后就挨着我在炕稍睡着了。

    等到了半夜的时候,中年男人见我醒了过来,我就哭着就要找娘,老父亲瞪着眼珠子就对我说:“你个孬娃仔不要哭,你知不知道这是你的救命恩人,还不给我下来磕头感谢救命之恩!”

    其实我是有些怕父亲的,虽然老父亲大字不识几个,但是他经常给我讲道理,人要做个有正义的人,要知恩图报,不要做小人不要做欺行霸市的人。

    我赶紧爬起来就对着中年男人磕头,感谢救命之恩!

    中年男人笑着看着我,也不跟我说话,老父亲就在一旁严厉地对我说:“你看你这怂样子,心不诚恩人怎么能接受你的诚意,再来~”

    中年男人用手一档直接叫我做起来,就笑盈盈的说:“你饿了吧?”我点了点头表示“是的”。

    老父亲赶紧叫我娘起来给我做饭,然后我就一边吃着东西一边跟这位陌生的恩人说话!

    中年男人就对我说:“你是看到了什么你能跟我说说吗?”

    然后我就对中年男人说:“我看到了一个姐姐叫我跟她一起去玩,然后我不同意,她就说我要是不同意的话,就把我的心掏出来,我一害怕就跟在她身后走了,然后我就看到了一个黑漆漆的大门,我特别的害怕,然后我就说什么也不敢进去,然后你就过来把我拉了回来。”

    中年男人满意的点了点头,就对老父亲说:“老哥,跟您商量个事,你这儿子我能不能带走?”

    紧接着中年男人就对老父亲说:“小米我不要今年的,我要的是陈年的小米,然后你再给我找两只搪瓷碗,一只白毛大公鸡,还有就是准备一大盆的清水,要快!”

    老父亲赶紧跑出去对母亲要了这些东西,不一会全家人都七手八脚的把东西抬了进来。

阅读道灵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庶女攻略之十娘凰权娇宠:夫君是个公老虎!影帝太撩怎么办孽权绝情剑神有情剑圣战斗吧剑神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