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江湖猛人现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阳子你放心,我有数的,走咯。”

    陈哲打了个招呼,便转身开门下楼去了。

    直到今天,季晓阳才清楚陈哲的另一面并没有被丢掉。

    “老陈哎,你反正悠着点,和谐社会,多余的话我也不说了。”季晓阳在办公桌抽屉里翻出了一个u盘,又找了根otg数据线递给陈哲。

    陈哲接过来连上自己的手机,u盘里就两个pdf文件,一份是沈副支队长两个情人及私生子在海外定居的情况,另一份是蒋先生的老婆儿子女儿以及情人私生子女在海外的定居情况。

    另外这事跟高高在上的大企业家蒋先生就更不相干了,沈领导如果都不替假儿子出头的话,蒋先生就更不会了。

    说实话季晓阳本人也搞不清楚,高了他几个层次的蒋先生为什么会对自己另眼相看,这一直是个谜。

    不过,汽修厂的生意因道上朋友的惠顾而红红火火倒是真的,这些年也算平白受了蒋先生的不少经济恩惠。

    他将这两份pdf文件拷贝进了自己的手机,拔下数据线连同u盘一起还给季晓阳,打趣道:“阳子,你鸟人也是有备无患啊,打的什么主意呢?”

    “老陈,说点别的。”季晓阳翻了个白眼,实在是没声好气道,“唉,我不过是职业习惯而已。”

    陈哲呵呵一笑,拍了拍季晓阳的肩膀:“兄弟,谢啦!”

    “老陈,屁大一点的事,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呗,反正和谐社会,老哥你自己好好掂量掂量啊。”

    季晓阳诚恳的又提醒了一句。

    对于陈哲和小青年沈阳威之间的过节,季晓阳觉得陈哲实在是反应过度了,这种狗屁倒灶鸡毛蒜皮的小事其实根本摆不上台面。

    实际上只要他跟施康打个招呼,相信康哥会给个面子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大不了由他做东安排一桌,大家坐下来吃吃酒吹吹牛逼,说不定就此还能成为酒肉朋友。

    即使施康不给面子,他再提一下陈哲这人的厉害来历也不迟,到那时施康权衡利弊之后,估计也会跟姓沈的那小子直接讲明,康哥我也对付不了这牛人,沈少你还是算了就认倒霉吧。

    再则说了,季晓阳也笃定沈领导绝对不会为这种小事出面,估计自从几年前看到那份鉴定报告后,沈领导就对那个白养多年的假儿子满心厌恶了,否则也不会赶时髦一口气弄俩小情人养在海外生儿子传宗接代。

    要知道据他了解,这个沈领导以前从来都是一个贪财不好色的烂人,对元配老婆一直都是很忠诚的。

    季晓阳也没想到从小勐拉回到江东两年后,会再次遇到救命恩人陈哲。

    这些年陈哲过得越来越像一个人畜无害的普通小老板,身上完全不见了当年拎着机关枪开道,在边境小镇里杀出一条生路来,领着自己踩着满地鲜血和碎肉健步狂奔的那股凶狠劲。

    季晓阳站在窗前,目前陈哲开车离开,他实在搞不懂陈哲这番小题大做甚至说是借题发挥,到底是为了什么缘故。

    另外陈哲又是如何知道,市局经侦支队的沈副支队长在加拿大和新西兰都有情人及私生子的呢?

    他前几年私下调查这个秘密都是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整个江东市知晓这个隐秘绯闻的,除了沈领导本人、蒋先生和蒋先生的私人助理之外,连那两个年轻妹纸的娘家人都不清楚她们跟的男人到底是什么身份。

    可是季晓阳怎么都回想不起来,那一次喝多之后到底说过了什么。

    他掏出手机给大佬施康拨了一个电话,告诉康哥要查找的那个人是自己的一个熟人,就是当年在小勐拉救他出地牢的那个猛人。

    这些年他和道上朋友们聚会喝酒时,当年他被朋友骗到缅.甸.赌钱输得精光还欠了一屁股境外高利贷,被绑在地牢里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糗事,经常会被拿出来说道说道。

    用江东道上朋友们的话说,阳子哥也算是见过血腥大场面的牛人了。

    季晓阳让小勐拉的赌场打手囚禁之后,随身携带的背包并没有被没收走,背包里正好有一部傻瓜相机。

    当时陈哲和同行的几个兄弟无意中顺手搭救出季晓阳,领着他一路杀人夺路狂奔的时候,年轻胆大的他躲在建筑物后,居然拿出傻瓜机不知死活拍了两张照片。

    一张照片是一个赌场枪手中枪后血箭四起的瞬间,另一张照片是两个赌场枪手被机关枪扫射撕裂后的满地血污和碎肉。

    季晓阳平安回到江东后将这两张照片洗印了出来,凡是看过照片的人无不心惊胆颤和咂舌不已。

    至于被搭救的原因,让他说成是同一牢房凑巧有个内地赌客不愿被勒索,便偷偷挣脱了缚身的绳索,杀死了落单的看守而夺了枪支,然后领着他一路杀了出来。

    回国后描述这一段光辉历史时,谦虚实诚的季晓阳坦承自己并没有开过枪,不过在那种情景之下还有胆子敢拍照,而且照片对焦很清晰,这份胆识就让江东道上的朋友们直竖大拇指了。

    本来明明是陈哲和他几个同行兄弟一起干的活杀的人,不知什么缘故,愣是被季晓阳这家伙吹成了一个孤胆英雄的勇猛事迹。

    作为看《喋血双雄》录像带成长起来的社会人,中年大佬康哥对阳子哥描述的那个,能把手枪机关枪都玩得出神入化的牛逼猛人,也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以一对几十还能杀了出来,大家都猜测那位杀人不眨眼的猛人绝对是兵王级的。

    不曾料到,自己有一天也有机会怼上传说中的牛逼人物,电话那头的康哥顿时不寒而栗。

    “阳子你放心,既然是你的恩人和朋友,那也就是我老康的朋友,回头我就劝劝沈少,小事化了嘛,哦,大事也化了。”康哥尽量以一种稀松平常的语气说道。

    季晓阳客客气气道:“康哥,那就拜托了,实在不好意思啊。”

    “哎呦,阳子,做哥哥的还得谢你呢,什么时候我们兄弟们聚聚?把你那位朋友也请上啊,呵呵。”

    “没问题啊,康哥。”

    “那就这么说定咯!”

    ……

    其实,大佬康哥也是个人精。

    挂了电话,他便打开手机通讯录,拨了一个电话出去。

    电话接通之后,是其他人代为接听的。

    他客客气气地解释了几句,然后稍等了一会儿,就见他对着手机恭恭敬敬道:“蒋先生您好,打搅了,我是小康啊,有一个事情我觉得还是需要向您当面汇报一下……”

    (求收藏,求推荐票,谢谢。)

    难道是自己酒后吐露出来的?

    这十几年来唯一一次喝高了,就是有一回跟陈哲两人小酌那一次。

阅读超时空代购大王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我养的偶他活了!隔墙密友的香水味gl[红楼]夫人套路深.狼子野心权游之不朽君王我的电脑通万界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