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没有爱心的罗宾汉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再瞧瞧这把盒子炮配备的崭新的牛皮携弹装具,应该就是俗称的“九条龙”了,咦,怎么有十一个子弹袋并排串在了一起,不应该是九个么?

    昆汀坐在草地上,饶有兴趣地看着陈哲的一举一动,在一旁默不着声。

    当然,小鬼子各具尸体上的子弹盒也不会被放过,连盒子和皮腰带都一起解了下来。

    不知道这四个鬼子是军人身份还是浪人武士的身份,衣着质地都还挺不错,一身深色短襟长裤装扮,上身外罩黑色的宽松绸缎褂子遮住了腰间的子弹盒袋。

    持长枪的三个鬼子脚上穿的是布鞋,领头那个持短枪的鬼子脚上蹬的还是一双半新半旧的皮鞋。

    另外这种30式步枪的枪机还没有防尘盖,导致风沙尘土极易进入枪膛内,经常有可能发生子弹卡壳的状况。

    陈哲记得以前看到的资料上说过,小鬼子们平常都是用布条包裹住枪栓部位,等到需要开火射击时再解开布条。

    他拉动了一下手里这支步枪的枪栓,退出枪膛里的一枚空弹壳,又连续拉动复位了几下,把弹仓里剩下两颗子弹都给退了出来。

    原来,鬼子的三十年式牛皮弹药盒是由两个前腰盒和一个后腰盒组成,每个前盒看起来可以容纳30发子弹,后盒看起来可以容纳60发子弹,也就是装备30式步枪的这三个鬼子,每人携带差不多了120发子弹,不过倒是都没有携带步枪配套的刺刀。

    另外,这把盒子炮肯定就是最早推出的标准款c96型m1896毛瑟手枪了,枪身右侧有三个方框,是识别这种c96的主要特征。

    固定式弹仓供弹,十发桥形弹夹装弹,只能单发射击而不能速发连射,可惜了,“快慢机”的盒子炮还要再过二三十年才会出现。

    击锤的左侧位置刻有“mauser”的毛瑟厂标,枪身左侧的弹仓上还刻着“ドイツ製”的日文字样,看来是德.国毛瑟公司专门出口给小.rb的。

    陈哲把这盒子炮拿在手里掂了掂量分量,大概有一公斤左右,把玩了几下,实在是有点爱不释手啊,一看就是新枪还没打过几发,不说枪身上的烤蓝了,就是那木制枪盒上的清漆还透着光亮呢。

    与还要过几年才会出现的三八大盖一样,现在陈哲手里的这支30式步枪的口径也是6.5毫米,三十年式弹药的特点就是射程远且穿透力大,击发时无烟无焰很是隐蔽,而且后坐力也相当小,对于步枪手发挥出正常甚至超常的射击水平很有裨益。

    二十一世纪时空的美.国.各州步枪协会下面,都有很多栓动步枪爱好者的俱乐部,陈哲曾经在那里一家俱乐部的靶场里试射过38式步枪,不过倒是从来没有见过真正的30式步枪。

    据说这种30式步枪的射击精度相当高,而且非常适合这年头里个矮腿短的小鬼子。

    但是这种步枪发射的6.5毫米子弹弹头长径比大,击中人体肌肉组织之后很少发生弹头翻转的情况,造成不了什么附带伤害,弹头的杀伤威力较为有限,在击中人体非重要部位的情况下,对人体的伤害程度要比毛瑟步枪的7.92x57mm步枪弹小得多。

    所以昆汀的手臂近距离中枪之后,由于子弹是直接穿透了,反而并没有造成很大伤害的穿透性枪伤,只是贯穿伤而已,失血都没有多少。

    仔细搜了下这支枪原有主人的尸体,果然有专门用来包裹枪栓防尘的布条。

    将剩下的两支步枪和一支驳壳枪也收集了起来,步枪枪膛里的空弹壳和弹仓里的子弹,以及驳壳枪弹仓里的子弹也都被他一一退了出来。

    陈哲索性把这四具小鬼子尸体的里里外外都翻了遍,塔马勒戈壁的发财咯,哈哈,收获颇丰啊。

    除了怀表啥的,其它撸撸刮刮加起来,有小黄鱼金条一根,英资sh怡和银行开出的两千两白银现金支票一张,大清银元有十来枚,银币正面镌有“大清银币”四字,中间有满文,四周有“光绪二十年hb省造”和“库平壹两”的字样,背面铸有二龙戏珠图。

    外国的钱元也有二十几枚,不过看起来像都是一个国家的,只是有的银元是直边,有的银元是花边。

    花边银元与直边银元的光柱数也不相同,花边银元是三支光柱中间一支较短,而直边银元则是中间一支较长。

    这是哪个鸟国家的钱?

    这上面的单词mexikana感觉有点似懂非懂,莫西卡纳?

    一时半会,陈哲还真没法猜到这是哪个国家的银元。

    于是招招手道:“昆汀,老昆,来帮个忙看一下呢。”

    昆汀闻言便起身走了几步过来,凑上前瞧了一下,笑道:“chen,这是墨西哥共和国发行的银币,你们中国人最爱的,chen,您没用过这玩意?”

    昆汀有点困惑不解。

    “原来是墨西哥鹰洋啊,哎呀,看到老鹰图案居然愣是没想起来,哈哈。”陈哲这才恍然大悟。

    他从一具尸体的绸缎褂子上撕扯下一块布,把所有值钱的东西都打包收了起来。

    当然,那十几张印刷得跟草纸一样的日元钞票,他是不屑于要的。

    “哦,上帝!chen,原来您是一个罗宾汉。”昆汀不怀好意地笑道。

    他把陈哲当成是一个打家劫舍、杀富济贫的绿林好汉了。

    “哈哈,就算是吧。”陈哲居然打蛇随棍上默认了,他又问道,“今天是西元历的几号?”

    “5月19日,星期二。chen,怎么了?”

    “没什么,我就随便问问,在这山里住久了,都忘了外面的时间了。”

    昆汀好奇道:“chen,您去过我们法兰西?”

    “是啊,塞纳河、巴黎圣母院和香榭丽舍大街,仿佛就在昨天。”

    “哦,chen,我的朋友,还有伟大的卢浮宫。”

    陈哲立即不客气道:“当然,可惜那里面的珍宝大多来自我们中国。”

    昆汀右手一摊,遗憾道:“很抱歉,chen,我只是一个商人。”

    陈哲笑道:“咱们两个现在是朋友就行,哈哈。”

    昆汀点点头道:“其实我很喜欢你们中国,真的尤其是你们的美食,只是我不喜欢你们国家的男人都拖着一根辫子。”

    他瞅了瞅陈哲的脑后,担心道:“chen,您的胆子真是大,您知道别人是怎么称呼您这样剪了鞭子的人吗?”

    他一字一句地说道:“二——鬼——子!”

    说完,他还做了一个抹脖子的手势道:“政府的官员会把你,咔嚓!”

    “没事,我有这个。”陈哲晃了晃手里的盒子炮。

    “chen,以后有空一定要来找我,我随时欢迎您,我的朋友。”

    昆汀一边说着,一边从西装内兜里掏出一张名片递了过来。

    陈哲接过名片一看,原来这家伙还是法资安福洋行的高级经理,就是不知道这家伙从大.sh的十里洋场,跑到几百公里外的这片穷乡僻壤干嘛来了。

    “没问题,我也想去那花花世界瞧瞧呢。”陈哲一口应了下来。

    “chen,我最亲爱的朋友,一定要给我个重重报答您的机会。”

    陈哲呵呵笑道:“放心,有缘自会相见。”

    昆汀入乡随俗,拱了拱手惜别道:“亲爱的朋友,我要先回江宁了,chen,再见。”

    “等一下。”陈哲打开刚才扎起来的包裹,摸出小黄鱼和一把鹰洋递给他道,“路上用吧。”

    昆汀一愣后笑道:“这个不需要了,谢谢你,我的朋友。”

    他拍拍自己的西装口袋,意思是不用担心。

    夕阳之下,陈哲伫立山头,目送着昆汀远去的背影,心中感慨不已。

    突然,脑袋里响起了一句话:“老板,人家国际友人的自行车丢了,满城的警察都帮着找车子,你老人家钱都搜刮了,这四个国际友人的遗体是不是也要帮着收拾一下啊?要有爱心啊,哈哈。”

    花边的银元正面是一只展翅翱翔的老鹰,嘴里还叼着一条大蛇,图案里的蛇尾与鹰翅还是相连的,直边银元则是蛇尾与鹰翅不相连。

    银元图案里的老鹰都是一只脚站在一簇花上,银元正面有“republika mexikana”的字样,银元背面的中央是一顶帽子,帽檐上还有“liberiad”字样,帽子的周围放射出长短不一的光柱。

阅读超时空代购大王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快穿)富贵荣华星际宠婚巨星一念永恒不朽凡人古代养家日常三生三世十里桃花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