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Diǎo丝男士遇挫记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世态炎凉人品更艰啊,那些正义感爆棚的拍客们,自己咋就遇不到一个呢?事实虽如此,陈哲嘴上还是说道说道对方,不埋汰她两句,心里还真有点不爽。

    “这位美女同志啊,今天的事情呢,我就不追究了,不过呢我还是要提点不成熟的看法,你看现在是这个网络社会,随便一个小事被路过的人拍下来发到网上,到时候就是我想帮你说话,都要被人骂……”

    刚才只看到外甥拨通了电话后,才“喂”了一声又问了一句话,好像接着就是陈哲在电话那头吧啦吧啦的也不知道说了什么,然后外甥一句话没说就结束了通话。

    看得周阿深一头雾水,完全不明所以。

    不过既然小辉说平安无事,那就真的是自己这边担心多余了,周阿深心道待会等陈哲这小子来了之后,自己得好好说道说道他,尽管他不怎么愿意透露太多的内情出来,但是自己还是要尽到一个做长辈的责任,起码也要劝劝他能见好就收那就收,千万不要顾钱不顾个人的安危。

    这是陈哲和何子辉之间的一个固定暗语,他们两人不论是谁,如果接电话的人当时没什么突发状况或意外,即个人很安全时,但偏偏又处于不方便接听电话的情况,且还不能在电话里明说我现在不方便接听之类,就只须自说自话地对着手机说完这段暗语内容,然后直接挂断电话即可,打进电话的那一个人就能立刻了然于胸。

    他们两个之间像这样的暗语还有好多,譬如何子辉处于一个尴尬的场合,想要离开却不太方便主动提出来,这时只要通过微信给陈哲发一条内容为“发电机行动”的文字信息,为了保证对方能够及时看到,一般也会以手机qq和手机短信的形式重复发一遍。

    陈哲收到“发电机行动”的文字信息后,马上会第一时间打电话过去,这时候接电话的何子辉会装作无意中不小心开了免提,当然旁人也会听到通话的内容,事情紧急,何子辉打个招呼就能轻松脱身走人。

    一旦落到有心人的觊觎中,搞不好连自己都摘不出来。

    现在这个社会里要说有黑的区域,那可是不一般的黑,无端祸事很多时候都是你不惹它,它偏偏会招你,说来就来,躲都躲不过。

    老江湖周阿深心里自有了谱子,便和外甥优哉游哉地喝起茶来,坐等陈哲带货上门了。

    陈哲挂断何子辉的电话后,就跟眼前的这位霸王花小心商量道:“美女同志,那啥,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我就走啦。”

    说话的同时,陈哲还往四周看了看,之前两个人整出来的动静也不小,真没想到到现在连一个围观打抱不平或者看热闹的群众都没有,一两百米开外的嘉义实验小学门口,早已有了三三两两过来接小孩的家长,愣是没有一个人好奇地凑过来瞅两眼,然后拍个视频发发朋友圈微博啥的,一个都没有。

    陈哲趴在座椅上,在手机屏幕上一划接通了电话,同时迅速在手机音量减键上连摁了几下,把通话音量条调到了一半长。

    刚把手机搁到耳边,就听何子辉急切的询问。

    “喂,阿哲,到哪儿了?没出什么事吧?”

    陈哲一边钻出车子,一边贴着手机话筒大声嚷嚷,讲出来的内容却完全是答非所问式的自说自话。

    “啊呦,老周你好你好,你放心,我下个星期就出差过来,关于合同的事情,到时候我们见面再详谈,好的好的,你先忙,再会再会。”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这种套路还是他们从一部墨西哥电影里学来的,这些年可以说是屡试不爽,不过diǎo丝男士陈哲利用得比较少,主要是富家公子何少爷在泡妞工作中用得比较多。

    果然,电话那一边的隆泰金店里,何子辉收起手机后对周阿深说道:“老舅,没事了,咱们自己虚惊一场,估计他待会就能到。”

    唧唧呱啦语重心长的说了一大通,没想到人家美女同志睬都不理睬袁,挥挥手且不耐烦道:“是没你啥事了,走吧走吧。”

    她像是又想起什么,很是严肃地说道:“喂,记住啊,不许给你那个狗屎同学通风报信啊,记住没有?哼,否则可别怪我事先没提醒你啊。”

    陈哲心道尼马勒戈壁的,你真特么的嚣张和不屑啊。

    江东市作为江东省的省会,水可不是一般的深,没准她家长还不一定是市里的领导,省里的都有可能,猴子这一次恐怕又给老何惹麻烦了。

    要知道当年汉中省的王子牌营养奶可是热销全国各地,老板黎某某还是省zhengxie委员哩,可就是这亿万家财偏偏被某个正处级下海干部看上了,人家联合几个在职的副处级干部,三下两下就把黎老板搞得蹲了监狱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然后数亿财产落了人家腰包私分。

    “美女放心,我可是安分守己,一向遵纪守法的老好人。”陈哲嘴上这番说着,心里头却老早就哔了狗了。

    却见这美女同志面无表情,未置可否道:“男人的车子是什么?是老婆!能把车子借给那王八蛋,估计你也不是什么好人!”

    陈哲也是无语了,这特么的是啥狗屁逻辑,便略微反驳道:“刚才你误会我是何子辉,应该是因为我的车子和车牌吧,你们交警不是能上内部网查询车辆信息吗,怎么这个都搞不清楚?”

    对着眼前这个啰里不啰嗦的老男人,袁静香有点恼恨地回答道:“我今天还没来得及查,不行吗?”说完又抬手看了看手表,便挥挥手催道,“走吧,走吧,已经过了三点半了,还好这里没有摄像头,否则你就电子违章了,赶紧把车子挪走吧!”

    陈哲闻言,不禁腹诽道特么的歹话好话都让你一个人说了,要不是你无端的来这么一出,老子会事实违停么?

    也不想再跟对方废话了,陈哲钻进车刚关好车门,就听车后有车辆开过来急刹停住的嘎吱声音,下意识的从内后视镜里瞟了一下,后面是一辆警用涂装的吉利。

    正要启动车子,又听到车后冒出一个大嗓门的声音:“喂,那个帕萨特,江cz1978,谁让你停这里的?小袁,抄牌了没有?”

    看来猴子这狗日的肯定是对这位霸王花的某个女性朋友或者女性亲戚,做了什么人神共愤的大恶事。

    而且从这位霸王花行为处事的风格看,好像完全不惧自己可能会去督察部门投诉她,估计不是个官二代就是个官三代。

阅读超时空代购大王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都市魔尊大撞阴阳路六界小旅馆神命以逝,从零开始娇宠圣意城主通缉令:娘子太难追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