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钱财不露白,也可能祸事落上身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周阿深端起茶杯先习惯性的闻了闻,再边啜边闻,然后浅斟细饮了一口,才略微赞同地说道:“敢私采金矿的主,不是道上的过江猛龙就是地头恶蛇,跟陈哲他老丈人这种退休干部还真是不太可能沾边,即使需要白道保护伞,就是排上几百圈怎么也轮到安崇文这种事业单位的退休老头。

    就我了解,他老丈人也就是从年轻时候的一介书生,坐办公室熬资历混成了一个处级官僚,要说在职的时候捞了不少钱还说得过去,一旦退休了也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老百姓。”

    它嘛的这是当年穿越小说和影视剧还不像现在这么流行,否则狗日的王大师可能就要直接说安馨已经穿越了。”

    周阿深听了之后,却疑惑道:“对于那个王大师我也所了解,不过据说他摆挂算命的结果很灵验的呀,他当年那么说也有可能是为了宽宽安家老两口的心,毕竟说人如果还活着不管在哪里,家里人心里总归是有一线希望和指望的,不至于过分悲伤绝望。”

    “唉,安馨姐失踪这件事真特么的邪门透顶了,当时还报案了,警察都觉得不可思议。”

    周阿深倒是不太赞同外甥这么绝对的说法,他摆了摆手感慨道:“这个有一说一,你也不要太绝对,有些东西信则灵,不信则不灵,神而玄之的事情用科学不一定能解释得通,但又确确实实的存在,这种事情太多了太多了,你们这些小年轻不一定懂。”

    见自己老舅说得貌似也有道理,何子辉往沙发背上一靠,撸了撸后脑勺也很是纳闷道:“老舅你还别说,当年安馨姐在家睡了一觉就睡消失了,这事确实挺邪门的。”

    连续听到外甥两次提及安馨是消失的,周阿深是一个平时很细心细致的人,直觉促使他有点好奇又有点猜测道:“小辉,你刚才说安馨是消失,那个王大师也说安馨是消失,对不对?”

    水壶里的水烧开了,何子辉将茶壶茶杯烫洗了一下后,正要拆一袋铁观音,周阿深弯腰从茶几下摸出一袋白茶递了过去,说道:“喏,还是泡这个吧。”

    和外甥小辉以及姐夫老何喜好铁观音不同,周阿深还是爱喝白茶,越泡越有味道。

    何子辉一边忙着手上的活,一边和他老舅继续聊陈哲的事:“阿哲手里这一批接一批的货,应该跟安崇文没什么关系。”

    “你这么肯定?”周阿深问道。

    何子辉端了一杯倒好的茶放到他老舅面前,顺口接道:“哎,整整十五年过去了,阿哲一直也没有谈对象更没有提再婚的茬,安崇文偏执的责备心理估计也有不少触动改变,加上安馨她妈可能也时不时的劝劝,安崇文这几年对阿哲的态度扭转了不少,这不前两年还把他在物资大厦11楼的房子免费给阿哲充当办公室,不过也就仅此而已吧,反正我是这么觉得的。”

    何子辉认为,陈哲的老丈人安崇文不论是主导还是参与了某个金矿的私下偷采,都不可能由陈哲出面跑腿来替他洗钱,安老头对女婿的态度还绝对没有好转到这种掏心掏肺的地步。

    他跟自己的老舅细细说道:“二零零一年安馨姐失踪以后,安崇文找老南门那一片有名的王大师算过一卦,王大师说从卦象看安馨本来的命运不应该是这样,是她遇到阿哲以后因阿哲介入的缘故而致使个人运道发生变岔,导致最后从这个世界离奇消失掉,所以当年安崇文这个老家伙才开始怪罪死了阿哲,不过安馨她妈倒是挺通情达理的,从来没像安崇文这样胡搅蛮缠的怪你怪他。”

    周阿深听了之后,若有所悟道:“怪不得如此,我只知道安馨这丫头失踪之后,开始几年安崇文一直迁怒于陈哲,原来根子是通在这个地方,呵呵今天要不是你这么说,我还真不清楚其中是这样子的关关节节。”

    何子辉在他老舅说话的工夫,探身在面前茶具的取水按钮上摁了一下,等茶壶里的水满,桶里不再出水之后,他摁了下烧水按钮,准备泡起功夫茶。

    然后接着他老舅的话头,略带不屑地说道:“安崇文这老家伙不但是个老党员,当时好歹还是省物资公司的一个副处级干部,居然还深信算卦看命这一套,真特么的活丑,那么多年的党员学习都学到狗身上了!”

    “对啊,那个王大师当时根据安馨的生辰八字算了一卦,然后就胡诌安馨之所以会消失,是因为她命里不应该遇到而偏偏遇到了阿哲。”

    说到这里,何子辉见自己老舅似乎要追问什么,他知道他老舅想说什么,便直接道:“那个什么狗屁王大师也真能忽悠,他那模棱两可似是而非的解卦,无非就是讲安馨人还活着,只是不在我们这个世界了,这特么的不就是瞎扯蛋么!

    何子辉也深以为然,放下茶杯道:“确实是,如果真有那样的大佬脑子抽风带安崇文一起玩,也不可能让他关系不咋滴的女婿出来跑腿洗钱啊。”

    “你说的也有道理,再说了,搞这种事的人家大佬哪个不是黑白通吃,还用的着通过你,来找老舅我这样的小人物变现出货?呵呵。”周阿深心思一转,便又说道:“难道是陈哲这小子自己的道上关系?”

    何子辉一听就笑了,说道:“他哪有什么关系,这我绝对敢肯定。真要说认识什么人,那也是我们都认识的,一个是林大军,另一个是季晓阳,好多年前玩魔兽世界时我们是一个公会的。”

    “哎,老舅啊,你可别起什么举报的心思啊,否则我肯定要跟你翻脸断绝关系,必须滴啊。”何子辉突然出言提醒他老舅。

    “放屁,你小子瞎说什么呢?!”看这意思,被外甥突如其来的无端猜测之后,舅舅倒是要先翻脸了。

    “哎呦,我就是随口讲一下,老舅你就当我真放了屁。”何子辉也觉得自己老舅真不是那种人,刚才这话有点伤人了。

    周阿深也是无语了,深深叹息一下才说道:“我也是替陈哲这小子担心,不管他在其中起了什么作用,还是有多大作用,这种事真不是他和你这样的小年轻们能玩得转的。”

    坐在一起猜测了半天,都搞不清陈哲手里的货到底是什么来源,何子辉跟他老舅嘀咕道:“阿哲这小子真不讲究,前天晚上一起喝酒啃骨头时,还抱怨现在做贸易没什么赚头,而且公司的财务状况也是磕磕绊绊,这才一两天的功夫就莫名其妙一批接一批的黄货等着出手了,昨天是二十万,搞不好今天就是二百万咯。”

    周阿深对外甥的抱怨未置可否,笑笑道:“这种事情瞒还来不及,怎么可能逢个熟人就讲,再说了陈哲这小伙子,我看说不定还是一个讲究人。”

    “哎,阿哲当然是个讲究人,我也就是随便发发牢骚罢了。”背后非议老同学老兄弟,何子辉也自觉有点不好意思。

    周阿深却一本正经道:“就我对陈哲的一贯了解,如果他手里的货是他说了算,出货之后他起码能给我这个数。”他伸出右手以ok的手势比划出三根手指,接着又握拳竖起食指,同时说道:“如果他手里货这是帮人跑腿,我估计他也会给我这个数。”

    “1和3?”何子辉问道。

    周阿深微微点了点头,道:“不管我们隆泰收多少货,你我理所当然都不好从中赚好处,陈哲肯定也不会提这个茬的。但是我私下里帮忙牵线搭桥的,他肯定会主动提出来的。”

    何子辉眼睛一亮,吐口而出道:“那我呢?老舅,你觉得阿哲会给我多少?”

    刚把茶杯端起来抿了一下,周阿深一听顿时呛了一口,赶紧放下茶杯,从面前纸巾盒里抽了两张纸出来擦擦脸抹抹嘴,然后哭笑不得到:“你凭啥呀?你能帮忙出多少货啊?”

    “唉。”何子辉自言自语道,“阿哲这小子可别这么不讲究,等他来了,我是不客气,哈哈。”

    “陈哲这小子怎么还没来,差不多应该到了呀。”周阿深说道。

    “哎呀,可别路上出什么纰漏。”何子辉紧张道。

    周阿深顿时也心思凝重起来了,想必今天陈哲是开车带货来的,数量上估计是昨天六根的好多倍,俗话说钱财不露白,还有祸事惹上身的,他赶忙冲何子辉道:“你快打个电话问问,到哪了?”

    何子辉站起来,手忙脚乱地开始从裤兜里掏手机。

    周阿深顿时饶有兴趣道:“真有关系?”

    何子辉给他老舅和自己都续上茶,不以为然道:“他们俩都是混社会的小毛虾,估计也只有他们老大的老大的老大才有本事搞到矿。”

阅读超时空代购大王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快穿)富贵荣华一念永恒海贼之一刀必灭洪荒之我是妖帝鲲鹏百鬼升天录皇帝偏要宠她宠她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