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9.孤岛杀机10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我看到在家里后院的小烧烤,配上酱料和孜然,还有带着浓烈辣味的火锅,虽然医生劝我吃点清淡的,但是本来就没有多少日子可活了,为什么不善待自己呢?”

    依然想念家里。

    真不敢相信,我这么一把年纪居然能坚持到现在,多亏了以前干体力活时锻炼下的好身体。

    奇怪,在开刀时,我竟止不住的流着口水,就像是回想起我家院子里养的那些土鸡一样。

    想回家……好想回家……

    得知日记主人的身份后,再次听语音日记的感觉自然也不一样了。

    “九月???

    我不知道自己躺了多久,每次醒来,腹部都是一阵空虚。

    九月二十五日?

    我又吃了蘑菇,但并没有一次吃很多,怕毒性太大,不过这些量足可以让我看到无数美妙的东西。

    我切下了另外一条腿,它现在已经没有知觉了,我之前说过我关节有问题。

    全身很冷,双手也在颤抖。

    不过我不饿了。

    唐元离开告示板,走进了废弃的钟楼。如果猜的不错的话,老人肯定在这个钟楼里呆过。

    不过他一直没能找到老人的尸首或者随身物,这倒是挺令人惊讶的。难道他不是死在山顶这边的?

    钟楼内空荡荡的,空气中弥漫着烟尘,角落里挂着蜘蛛网,这里已经被废弃许久了。那个大钟在头顶挂着,此时倒是寂静无声。旁边有能上去的楼梯,看上去还挺结实的。

    毕竟是砖块和水泥搭的。

    一层中间的地面上,放着一个半导体收音机。

    饿……

    虽然上次挖出了腐肉,但是感染并没有停止。我吃了几片蘑菇,然后用镰刀砍下了那只腿,然后用裤腿把伤口包扎起来。

    【获得情报:语音日记part8。】

    没有提示破解世界观的,仅仅是找到语音日记已经不能推动破解世界观了。

    唐元顺着楼梯,爬上了顶层,近距离观察着那口钟。

    大钟的高度几乎能盖住一个人,唐元慢慢的把头探了进去。

    钟的里面有字。

    “阻止他,阻止他,阻止他,阻止他……”

    “阻止他,阻止他,阻止他,阻止他……”

    阻止他。

    用血写成的字。

    [你发现了目标:阻止他。]

    【愤怒。】

    无数重复的字,写满了整个钟的内部,就仿佛无声的控诉,带着无尽的愤怒。

    奇异的是,除了愤怒,还有一些其他复杂的情感掺杂在里面。

    【焦急。】

    【羞耻。】

    唐元闭上眼睛,想要代入这个人的心理,感受一下那复杂的情感。

    但是就仿佛被上了冷静光环一样,死人很难对这种复杂的情感产生同理心。

    唐元睁开眼睛,echo眼提示的【羞耻】明晃晃的,让他迷惑不解。

    算了,无所谓,不想了。

    这是唐元在这里第一次见到有强烈目的性的提示,这让他联想起了这个任务的目标。

    如果“阻止他”就是任务目标的话,那么这个“他”是谁?

    屠夫吗?

    要阻止屠夫再害人吗?

    钟楼内未能发现老人的遗骨,所以唐元打算在四周找一找。

    不过能不能找到都已经无所谓了,唐元知道这并不影响完成这个任务,他只是想找到老人的遗骨,然后安葬。

    这是对死者的尊重,唐元没有办法安葬自己的骸骨,至少在他能力范围里还能安葬别人的。

    唐元围着钟楼转了一圈,居然又让他找到一个收音机,看来那个人确实在山上呆了很长的时间,留下了三个语音日记!

    不过他并不着急听这个,反而收了起来。

    嗯,唐元有预感,以后会有用的。

    一个人浪了这么久,他该去和队友们汇合了,

    毕竟这是个团队合作的游戏,缺了谁都不行,不是吗?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唐元只感觉眼前一黑,接着便失去了意识。

    有东西偷袭了他。

    ……

    意识再次复苏时,唐元发现自己被绑在了一个破旧的椅子上。

    他在椅子上挣扎了一下,果然没有任何可以挣脱的余地,便放弃了。

    这个是……

    唐元回想起之前看到过的剪影,这个椅子是之前屠夫绑住金领精英的椅子!

    【屠夫的处刑椅:一旦被绑到椅子上,只靠自己是绝对无法挣脱的,必须由队友帮忙,才能从椅子上逃脱。】

    坐在椅子上动弹不得,只能稍微扭扭脖子,然后他看到了倒在不远处的无头尸体。

    从那一身西装来看,是那个金领精英的。

    他死的不能再死,头部不知所踪。

    看来这里就是之前那场命案发生的现场。

    正好他还想去现场看看,结果却被王权贵拦下了,不管怎么说,现在终于如愿以偿的看到了。

    唐元伸着脖子往无头尸体那边够,右眼开始发热。

    【死因:被高速转动的片状物割断了脖子。】

    被高速转动的片状物割断了脖子,而不是被镰刀割下了脑袋吗?这个细节还是挺让唐元在意的。

    唉……

    也没个人来救救他,他发现自己陷入了僵局,这个椅子彻底把他困住了。

    他还不能大喊救命,毕竟一喊,可能就把其他的牛鬼蛇神引来了,是不?

    到底是哪位把他捆在这了?

    唐元心里其实已经有数了。

    那个东西的目的并不是杀掉唐元,而是暂时把他困在这里。

    因为唐元看起来已经得到了相当多的情报,那个东西也想知道,所以暂时没有杀他,而是困住他。

    “不知道那个学霸妹妹怎么样了?”

    就现在的情况来说,如果以获得情报的判断价值的话,唐元的价值最高,刘聪慧的价值略低。

    有了唐元,也许就不需要刘聪慧了。

    “得赶快离开这,不然那妹子要完犊子。”

    唐元用力的挣扎着。

    困住唐元的东西并不是单纯的绳索,而是类似法术的东西。实际上他要是努努力,是可以解放出一只手的,但如果要离开椅子,就必须靠别人。

    他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困在身上类似荆棘一样的东西勒的更近了,无数尖刺刺进了他的身体。

    右手开始暴力挣脱。

    尖刺伸长,深深的扎进了唐元的右胳膊。

    他完全不顾这些伤痕,使劲从荆棘的缝隙中抽出。

    尖刺在胳膊上拉出一道道深深的血痕,血肉虽然模糊,但却没有更多的血流出了。

    如果是正常活人,此时由于失血过多,早就晕过去了。

    毕竟尖刺也扎到了动脉的位置,还在里面搅来搅去的。

    唐元没啥感觉,他是死人,感官都被压制到了最低点。

    最终,他成功了,但右胳膊也几乎废了。

    一个好好的胳膊被这些尖刺硬生生的拉成了“纸灯笼”,一条一条的肉就挂在白森森的骨头上面,

    嗯,看着还挺有意思的。

    接着,他的目光凝住了。

    【钟内有重要信息!】

阅读舌尖上的求生游戏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快穿:恐婚小红娘千茉点灯者圣兵图录轻王寒妃:逆天猖狂二小姐喜结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