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不想结婚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那么下车后阎亦琛抱着她,她鼻尖充斥着不属于她的香水味。

    这不是证明了车内的就是阎亦琛吗?

    “不想麻烦我?”阎亦琛低沉性感的嗓音轻轻缓缓地念着她说的话,随即深邃狭长的黑眸凝视着她淡漠的小脸,眸底渐渐讳莫如深,“实话。”

    “我像是在骗你么?”

    说完,沈曦月的手从他的大手中抽出去,随即又走到跑步机上面继续跑步。

    沈曦月撇了撇嘴,随即就要离开。

    在她经过阎亦琛身旁的时候,却被阎亦琛一把拉住。

    “为何不让我去接你?”

    她心底的怒气需要释放,不然她会爆炸的。

    阎亦琛站在健身房门口,久久未动。

    他深邃狭长的黑眸盯着跑步机上面那抹娇小的身影,薄唇抿成一条直线。

    沈曦月站在跑步机上面跑步,脑海里满是公司门口女人如藕节般葱白的胳膊揽着他的脖子,两人甜蜜而激动的接吻……甚至,他都没有看见她。

    如果是之前,她还可以骗自己是看错了,那车里的男人不是阎亦琛,只是她眼花了而已……

    最后,沈曦月坐在后座上面回到了阎家。

    到了阎家,沈曦月便径自上了楼,换了衣服便去了健身房。

    今天是礼拜三,阎老太太的祈福日,不在家。

    阎亦琛见沈曦月刻意躲避,他幽深的黑眸微眯,削薄性感的唇瓣抿成一条线,侧脸坚毅。

    沈曦月在跑步机上面跑了一会儿,便见到阎亦琛也换了运动服走了进来。

    而且,去接她的时候,沈曦月转头就走?

    沈曦月看了眼他握住的手腕,深呼吸一口气,尽量使自己平静下来,“我不想麻烦你。”

    沈曦月脑海里都是阎亦琛和那个女人的亲密接触,她感觉已经的心口像是压上了一块重重的石头,让她心里堵得慌。

    沈曦月的心里很慌乱。

    车内的那个女人是谁?

    如果阎亦琛变心了,为什么不和她说?

    她不是非要和他在一起结婚的啊!

    但凡是阎亦琛有了喜欢的人,她都不会勉强他做什么,她不会逼他娶她,她会一个人独自离开……

    鼻尖很酸,眼睛里似乎有什么液体正在涌动。

    沈曦月抬起头想要将眼泪逼进去。

    可是脚步不稳,一下子从跑步机上面滑倒……

    “啊……”沈曦月痛呼一声。

    她怎么这么倒霉?

    男人变了心就算了,跑个步还能够摔跤!

    阎亦琛一直站在门口,听见沈曦月的痛呼,他一眼看过去就看见她摔倒在地。

    他精致的眉头紧锁,大步将她抱了起来,“你怎么样?肚子痛不痛?”

    “不痛。”

    沈曦月肚子不痛,只是腿疼而已。

    但是听见阎亦琛的话,她的心里更加敏感了,原来他还是在乎的是孩子啊……

    她赶紧从他怀里挣脱,坐在旁边的器械上面,声音冷淡,“我没事。”

    只要他远离她,她就什么事都没有。

    为什么阎亦琛变心了,还非要来招惹她?

    她看起来有那么好欺负吗?

    阎亦琛见她如此冷淡,他深邃狭长的黑眸微眯,用手抬起了她小巧的下巴,幽深的黑眸紧紧地凝视着她的小脸,声音沉魅喑哑,“你又怎么了?”

    阎亦琛是真的不懂女人。

    听见她的话,沈曦月差点笑了出来。

    又?

    她和他闹过情绪吗?

    怎么他的意思就像是她经常没事找茬一样?

    阎亦琛就是个蠢货,居然敢在一个女人面前说她又怎么了,简直是不想过日子了……

    沈曦月心中冷笑,看阎亦琛的意思,他很烦她的嘛!

    有了新欢就是各种看旧爱不顺眼咯!

    沈曦月气得爆炸,她也不知道为何这么生气,但是看见阎亦琛的脸,她的怒气就上来了。

    之前没有细看,此时近距离的看,竟然隐隐能够看见他右脸的口红印。

    沈曦月一把将阎亦琛的手拿了下来,随即推开他往跑步机上面走去。

    她再不发泄发泄,估计会爆炸掉的!

    可是,当她刚站上去,便被阎亦琛长臂一捞,直接公主抱往外面走去。

    “你又在干什么?”沈曦月气得发狂,阎亦琛能不能不要老碍她的眼睛。

    他没有说话,薄唇抿成了一条直线,直接将她带进了房间,丢在了床上。

    在沈曦月的惊诧之中,阎亦琛将医疗箱拿了过来,拿出了碘酒与消毒棉签。

    沈曦月一见,赶紧往后面退,她现在一点也不想被阎亦琛碰。

    阎亦琛却不由分说地将她的小腿拽住,消毒,涂上碘酒,敷上冰块……动作细致温柔。

    沈曦月看着如此体贴温柔的阎亦琛,怎么也不能将他想象成那种出轨的渣男!

    可是,她怎么就看见了呢?

    沈曦月有些犹豫,看着他温柔的为她服务,她轻咬着唇瓣,说:“你最近很忙吗?今天我给你打电话的时候,你不在公司干什么去了?”

    见沈曦月的腿已经处理好,阎亦琛站起身。

    “谈投资。”他简单的解释。

    不等沈曦月再问,便放下医疗箱,说:“我去给你端饭。”

    话音刚落,阎亦琛便离开了房间。

    沈曦月看着关上的房门,心里更加酸酸的,阎亦琛的解释为何这么单薄?

    谈投资?和美女投资人吗?

    谈投资能够身上留下香水味?脸上有口红印?

    沈曦月捂住脸,心里烦躁得不行,阎亦琛,你特么到底什么意思啊?

    难道是想要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吗?

    很快,阎亦琛便将晚饭拿了上来,顺便将他自己的那一份也拿了上来。

    “我不想吃。”沈曦月没有胃口。

    听见沈曦月的话,阎亦琛深邃狭长的黑眸微眯。

    这是他生气的前兆,沈曦月知道,但是却不想理会。

    她拿过被子一把将自己全部裹住,她现在也不想见阎亦琛。

    阎亦琛将她被子拉开,不由分说地将她抱起来坐在他的怀里,用勺子挖了一勺粥,用哄孩子的语气说:“乖,吃一点儿……”

    如坐针毡,沈曦月紧咬着牙关,就是不吃。

    “听话,你不吃孩子也要吃饭啊,别闹脾气。”阎亦琛用孩子哄她,他深知沈曦月对孩子的看重。

    可是,沈曦月现在需要的根本不是这个!

    听见阎亦琛的话,沈曦月心头的怒气更甚,又是孩子!

    又是孩子!

    虽然心里极度安慰自己不是这样,但是脑海里特别混乱,沈曦月一把推开了阎亦琛。

    “你走,你走,我不想看见你!”她缩在角落,用被子将自己的裹住。

    阎亦琛狭长的黑眸更加深邃,仿若一个幽深的黑潭,让人明显感觉到一股怒气。

    他长臂一伸径自将沈曦月抱在怀里,随即在嘴里喂了一口饭,然后吻了上去……

    一股反胃在沈曦月的心里漫延。

    在阎亦琛将饭喂进去的那一刻,沈曦月一把推开了他,快速跑进洗手间里吐了出来。

    “恶心!”

    见阎亦琛的身影出现在镜子中,沈曦月恶狠狠地说。

    拿吻过别的女人的嘴来吻她,沈曦月恶心到不行!

    狠狠地漱口,沈曦月从洗手间走了出来,便听见阎亦琛的声音,透露着几分疲惫,“你去公司到底看见了什么?”

    如果到了现在阎亦琛还没有发现症状所在,那阎亦琛就太蠢了!

    显然阎亦琛并没有那么蠢,他深邃狭长的黑眸凝视着沈曦月单薄的身子。

    被阎亦琛问,沈曦月一愣。

    不知道实际情况,没有事实根据的话,她不会乱说。

    何况,她现在没有任何证据,只是她亲眼看见了而已。

    如果她说出来,阎亦琛不承认,她也无可奈何,反倒是打草惊蛇了!

    沈曦月心里憋屈,她深呼吸一口气,往床上走去,“没什么。”

    她收拾着睡衣,准备睡到隔壁房间,她现在连和阎亦琛一起睡觉都不愿意了……

    阎亦琛一见她的动作,便知道她想干什么,他拦住她。

    却听见沈曦月说:“阎亦琛,你若是不喜欢我了,变心了,我绝对不会死缠着你逼着你和我结婚!”

    阎亦琛黑眸微眯,将她搂入怀。

    但沈曦月却异常抗拒,现在只要阎亦琛抱着她,只要阎亦琛出现在她面前,她脑海里总是他们亲密接触的场面……

    终究是耐不住沈曦月的犟劲儿,阎亦琛放开了手。

    沈曦月瞪了他一眼,然后便抱着衣服走了出去。

    沈曦月躺在床上一遍一遍的安慰自己,可是仍旧没用,不知不觉中就睡着了,泪水浸湿了枕头。

    等阎亦琛进房间的时候,就看见宽阔的大床上面缩着一个小小的身体,他深邃狭长的黑眸里微微迷茫。

    小心翼翼地走到床边,阎亦琛躺在床上将她小小的身体搂入怀中。

    似乎是感觉到凉凉的触感,沈曦月又往他身上靠了靠。

    看着怀中的小人儿,阎亦琛眼神温柔了下来。

    一种怜爱在她的心中漫延,他微微低头正准备亲吻她的时候,却听见她轻声呢喃的声音,“阎亦琛,我不想结婚了……”

    为什么他们俩会那么的亲密?

    脑袋里飘忽一片,沈曦月又想起顾越的话,那个女人是美女投资人……

阅读宝妻有孕:琛少溺宠108式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贵女翻身法则渡劫老祖现代生活指南爱情欺诈指南偶像练习生之心跳请等等我天下第一道士伏羲诡道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