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彼此的唯一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她只记得当时行为不受控制,明明想要拒绝阎峰,可是竟然同意他和她一起进了休息室!

    连她自己都觉得非常的不可思议!

    尽管知道两个人在一起最重要的是信任,但就目前这种情况她还是想要解释一下。

    她不想阎亦琛误会。

    听见沈曦月的声音,阎亦琛回过头温柔一笑。

    难道是因为欧雪怡?

    她百分百确定自己不是插足于阎亦琛与欧雪怡感情的人。

    阎亦琛失忆了,但她却是正常的。

    声音低沉性感,“月月。”

    他叫她名字的时候,声音带着无法言说的宠溺。

    沈曦月有些晃神。

    “阎亦琛,我刚才不知道怎么了,头很痛,又昏昏沉沉,连你是什么时候来的我都不清楚……”沈曦月观察着阎亦琛的情绪变化,随即小心翼翼地说:“我刚才发生了什么事了吗?”

    不然阎亦琛不会动手打阎峰。

    将沈曦月抱出来以后,阎亦琛直接驱车回家。

    宴会的事情顾越会帮忙处理到位,他不是必要在场的人。

    沈曦月坐在车内,脑袋里一片昏沉。

    阎峰的催眠术着实厉害,让她醒过来脑袋已经昏昏沉沉的。

    看着阎亦琛恍若刀刻般俊美坚毅的侧脸,不知是不是沈曦月的错觉,她总觉得阎亦琛此时的状态不对劲。

    或是因为她中间没醒的情况下,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

    “阎亦琛……”沈曦月小心翼翼地叫道。

    “没事。”

    想到阎峰对沈曦月做出的那种亲密的动作,阎亦琛就恨不得掐死阎峰。

    阎峰是什么心思,阎亦琛闭着眼睛也能够想得到。

    “月月,以后若是不想见他,你可以直接拒绝。”

    阎亦琛的话让沈曦月一阵感动。

    原来他从来都是相信自己,无条件相信自己的,尽管她和阎峰单独待在休息室,他竟然从不过问为什么。

    而是选择相信她。

    沈曦月心中一股暖流滑过,她娇俏的小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谢谢你,阎亦琛。”

    看着沈曦月天真单纯的笑容,清澈透明的杏眸,阎亦琛深邃狭长的黑眸里渐渐讳莫如深。

    “阎亦琛,谢谢你对我这么信任,但是有件事我还是想要和你解释一下。”车内的气氛很和谐,很安静,沈曦月犹豫了很久才开口。

    沈曦月的语气太过正式,让阎亦琛不由得侧脸看向她。

    “欧雪怡说得我是插足于你和她感情的……小三……”沈曦月犹豫了一下才说,这种很难堪的词汇用在她的身上很不雅观。

    深呼吸一口气,沈曦月才继续说:“我是奶奶找来给你冲喜的,因为你当时……变成了植物人,在这之前,我们不认识。”

    “我从小生活在小乡村里,没有来过大城市,我以前不认识你,近年来因为我的妈妈生病了,所以才来到A城……”

    沈曦月作出解释,她以前和阎亦琛绝对不会认识。

    她是一个从来没有踏入过A城的人,怎么可能去勾引阎亦琛呢?

    “我知道。”

    不等沈曦月将话说完,便被阎亦琛打断。

    他的声音低沉而富有磁性,却分外肯定。

    沈曦月格外诧异,阎亦琛不是那段记忆已经没有了吗?

    见沈曦月诧异,阎亦琛解释,“因为我之前在部队,你能来部队勾引我吗?”

    听见阎亦琛的话,沈曦月愣住了,她不知道阎亦琛竟然以前还是个军人……

    她只知道阎家有琛少,行为雷厉风行,手段铁血,不念旧情裁员。

    阎亦琛说得轻巧,语气带着几分戏谑。

    但这也正是阎亦琛所困惑的地方。

    之前沈曦月没有处女血,阎亦琛以为沈曦月是天生没有处女膜的人,毕竟他是接受过新思想的男性,不会拘束到认为不流血就不是处女……

    可是,当欧雪怡一针见血地指出这件事的事情,他的心里更加还是会有些不可言说的在意。

    虽然,他知道爱一个人不应该在乎这些,他爱的是她这个人,不应该在乎那张膜。

    阎亦琛陡然间发现,其实他一直以来都不了解沈曦月。

    或者说,他们俩之前没有进行过深入的交流。

    就连之前,沈曦月回老家,他竟然动用了各种手段才清楚地找到她的位置。

    “月月,你在我之前有过其他男人吗?”

    阎亦琛问道,声音一如既往的好听。

    沈曦月一愣,她有些讶异。

    难道是阎亦琛还是在意欧雪怡说的话?

    见沈曦月一脸诧异,阎亦琛才知是自己说得太直白。

    “我是说,你以前交过男朋友吗?我以前和欧雪怡是男女朋友,名义上的。”阎亦琛坦白道。

    除了和欧雪怡是因为家族关系做了男女朋友以外,他没有和任何女人谈过恋爱。

    沈曦月这才反应过来,她娇俏的小脸一红,有些羞恼于自己竟然对阎亦琛产生了不信任。

    “我……我没有……”沈曦月尴尬地说。

    活了二十三年,她竟然没有交过一个男朋友,没有牵过其他男孩子的手。

    而且第一个男人,还是因为冲喜……拿钱买的。

    沈曦月尴尬得不行。

    沈曦月的尴尬落在了阎亦琛的眼中,他轻笑,“你这丫头,一生只有我一个,不好吗?”

    都拥有彼此的第一次,难道不好吗?

    “可你不光只有我一个……”

    沈曦月说完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赶紧噤了声。

    阎亦琛这样优秀的男人,从小含着金汤匙长大的男人,她还妄想做他的唯一吗?

    在一起后只有彼此就够了,过去不重要。

    “我和她只是家族联姻,没有爱过。”阎亦琛解释。

    可是,他深邃狭长的黑眸却是讳莫如深。

    她确实不是他唯一的女人。

    那年,他从部队回家,被人下了药,在酒吧里和一个女人发生了关系。

    事后,他再也没有找到过那个女人。

    这件事几乎没人知道,但是阎亦琛却是记得清楚。

    因为阎亦琛的解释,沈曦月心里平静了不少。

    阎亦琛这么相信她,她怎么能够因为欧雪怡的几句话就去怀疑他的用词?

    ……

    很快便到了家,阎亦琛径自将她抱上了楼。

    任凭沈曦月一再强调自己可以走上去,但他却霸道强势地将她拦腰抱起。

    “有我在,你不需要亲自动脚。”

    本是深情感动的话,此时听在沈曦月的耳朵里却想笑。

    阎亦琛有时候真是幼稚的可爱。

    见她笑的开心,阎亦琛深邃狭长的眸底染上了几分笑意,“笑什么?”

    沈曦月无奈,她撇撇嘴,说:“你对我这么好……”

    “傻丫头,对你好,我心甘情愿。”阎亦琛深情地说。

    “你这是对我说情话吗?”沈曦月笑道。

    自从再次回到阎家,沈曦月明显感觉到阎亦琛变了好多。

    情话王子之称唯属他也。

    每次她都被撩得不要不要的,关键是她竟然还非常吃这一套。

    沈曦月笑得开心,白皙若雪的脸庞上面那清晰的手指印刺激着阎亦琛的眼球。

    他轻柔地在上面落下一吻,随即将拿来了冰袋。

    “阎亦琛,我想看电视。”

    沈曦月窝在沙发上面,到处找遥控器,听见阎亦琛的动静,她径自说。

    见阎亦琛不说话,沈曦月一回头就见他修长的手里拿着遥控器,俊美绝伦的脸庞上看不出丝毫情绪。

    却恍若一股冰寒之气迎面而来。

    沈曦月心里蓦然滑过了一抹暖流,她眼中隐隐有泪意横生。

    她都已经忘记了欧雪怡的那巴掌,没想到阎亦琛居然还记得!

    “我……我没事的,不疼了。”沈曦月尴尬地说。

    在他面前出丑,她心里竟然会觉得非常的不自在。

    阎亦琛没有回她,深邃狭长的黑眸凝视着她红印明显的脸颊,长臂一伸径自箍住她纤细的腰肢,将她抱在怀里。

    “啊……你……”

    阎亦琛的动作太快,让沈曦月一惊,她清澈的杏眸睁得大大的,惊讶出声。

    “敷着,到现在还没有消肿。”阎亦琛倾身,将冰袋放在了她的脸上。

    他的动作雷厉风行,让沈曦月既紧张又兴奋。

    他的靠近,属于他的清冽好闻的气息扑面而来,沈曦月感觉到自己的呼吸都变得紧张起来。

    她赶紧去拿冰袋,声音有些颤抖,“我……我自己来吧!”

    虽然两人已经很亲密了,但这样尴尬的情景却还是让沈曦月心中很难堪。

    她不想将自己脆弱难堪的一面暴露在阎亦琛的面前。

    “月月,你是我的女人,容不得外人欺负。”

    阎亦琛的大手仍然拿着冰袋在她脸上敷着,声音却透露着一股狠厉。

    沈曦月没想到他竟然还记得欧雪怡在休息室打她的那一巴掌,那时她的脑袋都是懵的,连最基本的反应都忘记了。

    心中一股感动与幸福的热流翻涌着。

    沈曦月微微抬头,入眼就是阎亦琛那俊美绝伦的俊脸,由于两人离得很近,沈曦月能够感受到他的呼吸,两人的呼吸交缠在一起。

    她的心跳,蓦然的加快了几分。

    别人不知道阎峰是个什么样的人,不代表阎亦琛不知道。

    他不想让沈曦月有任何的困扰。

阅读宝妻有孕:琛少溺宠108式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蜜宠100分:总裁老公揽入怀兰台记久爱,始终属于你跟着系统搞事情肥猫传奇召唤师之路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