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沈曦月是小三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突然间欧雪怡笑了起来,像个癫狂的疯子。

    “你不是说过一直爱护我关怀我,把我当成亲妹妹对待吗?可是,亲爱的,你在做什么呢?你在拿刀子戳我的心吗?”

    阎亦琛的表现更加激怒了欧雪怡。

    “阎亦琛,你让我给她道歉?”欧雪怡表情阴鸷地看着阎亦琛,眼中的怒火恨不得将整个房间烧掉。

    这么多年,欧雪怡一直叫得都是亦琛哥哥。

    “说你这贱女人勾引二少!”

    欧雪怡厌恶地说,清丽的小脸有些阴鸷。

    脚腕处传来的阵阵疼痛,看着阎亦琛与沈曦月之间的郎情妾意,欧雪怡就恨不得撕烂她的脸。

    这是第一次欧雪怡气急败坏到直呼他的姓名。

    阎亦琛深邃狭长的黑眸微眯,幽深的眸子里讳莫如深。

    “我凭什么给她道歉?若不是这个贱女人勾引你,你会放弃我们多年的感情?阎亦琛,我从小就喜欢你,将你奉为我毕生的理想,想和你在一起一辈子,想你体贴爱慕着我……你以前对我多好啊?从来不会勉强我做任何事,对我爱护有加,关怀备至……可是,现在呢?”

    欧雪怡目光灼灼地看着阎亦琛,他的所作所为无一不是在刺激着她。

    欧雪怡没指望在场的人能够回答她的问题,她深情款款的目光陡然间变得阴鸷,“可是,现在你明明知道我依旧喜欢你,却在我面前和一个我讨厌的女人秀恩爱!明明知道我想和你亲近,却要这样一把将我推开!我努力告诉自己,要祝你幸福,你开心就是我这辈子最开心的事情……可我也是个人啊,我也会心痛啊!”

    同样是出轨,那是阎亦琛二话不说直接分手。

    可现在,沈曦月当着他的面和阎峰搂搂抱抱,他居然如此相信她?

    凭什么?

    一股滔天的怒火在欧雪怡心中漫延。

    沈曦月初醒,一时没反应阎亦琛在说什么,便说:“你说什么?”

    随即又是一脸深情地看着阎亦琛,“亦琛哥哥,你弄疼我了……”

    阎亦琛甚至没有给予她一个眼神,声音冰冷骇人,“欧雪怡,道歉!”

    突然间欧雪怡阴鸷的目光落在沈曦月的身上,她爬了起来一把将沈曦月拽倒在地上。

    指着她一脸无辜的脸,说:“阎亦琛,你不是一直想要知道我们为什么会分手吗!”

    “呵!”欧雪怡的唇角扬起一抹阴鸷嘲讽的笑容,声音歇斯底里,“就是这个泯灭人性的贱人小三勾引你,爬上你的床,挑拨离间让我们分手!你让我如何能够巧笑嫣然地看着你们恩爱?她这样的贱女人是要下地狱的!”

    他对于和欧雪怡的感情没有丝毫印象,只是记得他们曾经在一起过。

    “啊……”

    沈曦月呼痛的声音让阎亦琛回过神,就看见沈曦月正捂着脸。

    而欧雪怡满脸阴鸷,恨不得将她撕碎的模样。

    阎亦琛长臂一伸将沈曦月从地上抱起来,深邃狭长的黑眸落在她那红手印明显的小脸上,幽深的眸子冰冷慑人。

    他低头看着地上哭诉的欧雪怡,心中的柔情顿消。

    “欧雪怡,若不是我不动手打女人,今天你会死得很惨!”阎亦琛幽深冰冷的黑眸微眯,仿若染上了一层寒冰,声音低沉中带着不可忽视的王者之气。

    他恍若刀刻的脸庞带着坚毅,削薄的唇抿成一条优美的弧线。

    欧雪怡被阎亦琛此时恐怖的模样彻底吓住,连指责的话都卡在了喉咙里。

    “但凡你再对她动手动脚一次,我不介意动手打女人!”

    这是阎亦琛最后对欧雪怡说的话。

    随即,阎亦琛在阎峰的腿上踢了一脚,声音冰冷慑人。

    “还有你!”阎亦琛微眯的狭长黑眸凝视着阎峰变了形的脸,“敢动我的女人,你是不想活了吗?”

    说完,阎亦琛便抱着沈曦月离开了。

    等阎亦琛二人走到门口的时候,欧雪怡才反应过来阎亦琛说了什么。

    她敢确定阎亦琛现在没有恢复记忆,为了一个陌生的贱女人,阎亦琛真的就这样对她吗?

    心中极度的愤恨在漫延。

    欧雪怡伸出手指着阎亦琛怒吼道:“阎亦琛,你不是喜欢她吗?人尽可夫的女人你也要?你好好想想,你和她的第一次,她有没有处女血!”

    欧雪怡已经口不择言了,心中的巨大愤怒让她快要癫狂。

    她也是天之骄女,凭什么比不上一个一无所有的贫家女?

    嫉妒,愤恨,恼怒……各种各样的情绪充斥在欧雪怡的心中。

    她欧雪怡,向来不比别人差了点,容不得任何人如此羞辱。

    即使是阎亦琛也不行。

    听见欧雪怡歇斯底里的声音,阎亦琛深邃狭长的黑眸微眯,眸底渐渐变得讳莫如深。

    低下头看着怀中受惊后的沈曦月,他精致的眉头轻蹙。

    欧雪怡其他的话是真是假他不清楚,但处女血这件事……

    她却所言不假。

    那夜欢愉之后,床上不见血。

    ……

    见阎亦琛抱着沈曦月彻底走后,阎峰揉了揉被阎亦琛打疼的胸膛,从地上站了起来。

    阎亦琛这个疯子下手真他娘的狠!

    看来阎老爷子将他送进军队里没少训练!

    这也是为什么阎家争权夺利很厉害的原因。

    阎家权大势大被争夺很正常,但竞争这么激烈还有一个原因。

    那就是阎亦琛从十二岁便被送到军队里面训练,可以说是自小不在阎家长大,近些年才回来。

    尽管深受阎老太太与阎老爷子的喜爱,但阎家其他的嫡系长辈及旁系子孙皆是不服从他的管理。

    阎峰被打的很重,勉强能够站得起来,看着自己特意定制的白色西服被蹂躏的不成样子,俊美的脸被打的鼻青脸肿,阎峰对阎亦琛的恨意逐渐加深。

    同样是阎家子孙,凭什么阎亦琛触手就能够得到最宝贵的东西?

    阎峰琥珀色的眸子里满是阴鸷,与往日的温文尔雅的形象相反。

    他一向以温润如玉佳公子自居,没想到却被阎亦琛轻而易举地挑起了掩饰在内心世界的怒气!

    阎峰休息了一会儿,见欧雪怡还窝在地上一副要死不活的模样,他心里气不打一处来。

    若不是欧雪怡这个蠢女人破坏他的计划,他怎么会被阎亦琛羞辱至如此地步?

    “你还趴在地上干什么?”阎峰声音依旧温润。

    尽管心里对欧雪怡一万个不喜,但阎峰从小便善于掩饰自己。

    他鼻青脸肿的模样与温润动听的声音不成正比,但竟然毫无违和感。

    相比阎亦琛的冷冰冰,阎峰的温柔更加美好。

    “我……阎亦琛怎么能这样对我?”欧雪怡的妆容因为动静太大都花了,失魂落魄地说。

    欧雪怡曾想过阎亦琛对沈曦月情深义重,却没有想到竟然会这么好!

    仅仅是她指责了一两句,他竟然想要动手打她!

    欧雪怡毫无斗志的模样刺激着阎峰的眼球,他实在讨厌与这样的人为伍。

    “这可不像我认识的欧小姐!”

    阎峰眼底闪过了一抹嫌恶与厌恶,声音却听不出来,“我认识的欧小姐从不服输,想要的东西会努力争取,绝不会退缩……”

    阎峰将欧雪怡夸赞了一番,随即话锋一转,说:“怎么?仅仅是第一回合,你就想要认输了吗?还是说,欧小姐自认比不上沈曦月?”

    纵使心中确实觉得欧雪怡比不上沈曦月,阎峰却仍旧将欧雪怡夸到天上,把沈曦月踩在脚底下。

    “就凭沈曦月那个贫家女,还妄想和我斗?”

    阎峰极其擅长心理学,很快将欧雪怡心中的怒气挑了起来。

    “我会认输?”欧雪怡嘲讽道,“沈曦月不是要死不要脸地缠着阎亦琛吗?我会让她知道什么叫做生不如死!”

    欧雪怡脑袋里灵光一闪,仿佛有什么东西跑进了她的脑袋。

    她似乎想到了从哪里入手才能够让沈曦月生不如死。

    阎峰又进行了一番洗脑,将所有的事情推到了沈曦月的身上。加重了欧雪怡对沈曦月的嫉恨。

    欧雪怡果然如他所料,她现在脑海里全然不在乎阎亦琛到底怎么对她的,而是将所有的一切都推到了沈曦月的身上。

    若不是沈曦月那个贱女人从中作梗,阎亦琛怎么可能会这样对她?

    欧雪怡丝毫不在乎形象地对沈曦月破口大骂。

    “欧小姐,打嘴炮是没用的,实力是靠自己证明的!”阎峰继续鼓动。

    若不是必要和欧雪怡合作,阎峰事实上是看不起她这样的人。

    阎峰费尽心机怂恿欧雪怡,只有欧雪怡将事情做到极致,他才能够如天神一般出现将沈曦月归入囊中。

    女人,不都喜欢那种从天而降的优秀男人吗?

    那样的话,事情会好办很多很多。

    和欧雪怡攀谈了一番,阎峰却对欧雪怡的成功几率不抱有幻想。

    和欧雪怡分开以后,阎峰阴鸷的表情更加明显,随即下了狠心,将电话拨了出去。

    人多才好办事,他相信这个人不会让他失望。

    阎亦琛不知当年的情况,听见欧雪怡的话,他眉头轻蹙。

    许是欧雪怡太过歇斯底里,喊的让阎亦琛陷入了往日的记忆。

阅读宝妻有孕:琛少溺宠108式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万界之逆天求生缘尘未了待荷青宠你入骨:隐婚老公太霸道嗨我的圣皇大人这根辣条有毒小春日和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