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灰飞烟灭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以老子的脾气,被误解了绝对不会解释,但瑞芽的事让我学会了表达。有些事情要说,不说,别人怎么知道?等以后弄清楚误会,可能已经物是人非。\r

    多了一根血线的透明尸虫快速的从花生香手上飞了出去,尸虫吐出六根血线围绕着六个女人翻飞。\r

    花生香的娇躯一震,放弃了对透明尸虫的控制。忘记了怎么哭的她,居然留下了眼泪。\r

    游动在六女身上的透明尸虫,似乎感觉到了花生香的情绪,拱着透明的身躯短暂的没有动弹,随后转头卷起它身后跟着的几十条血色尸虫,不一会,那些血色尸虫变成了泥巴颜色,集体死亡。小拇指粗的透明尸虫从尾部开始,一条细若游丝的红线慢慢往顶端蔓延,很快它的背脊上出现了一条红线。\r

    “尸虫由死物而生,绝情绝性,当初花生香因为情把心封闭起来,却依旧带着情。如今花生香心如死灰,本命尸蛊终于筑基成型。”桃子婶悲凉的说着,她看我的眼神带上了一丝冷漠。\r

    “当初你也可以不救我。”她早已忘记了怎么笑,我看不出她想表达的情感。\r

    “这次不同,当初我救你,没有生命危险。”我昧着良心撒谎。\r

    当初我才刚接触奇异的事情,看到尸虫差点没被吓死,只是人命关天不得不救。\r

    十二三岁我就跟着小堂叔认识了桃子婶,她从没以这种眼神看我。顿时,我感觉特别委屈。\r

    如果养尸虫的是我,老子为了救人而被追杀,皱一下眉头也把孙字倒着写。可玩尸体的是花生香和桃子婶,老子不是圣人,看着身边的人面对威胁,老子做不到。\r

    花生香流着无声的眼泪,嗖的一声把尸虫收到了手中,她看着我说:“其实死了也好,她们活着回去,面对村里人可能更痛苦。”\r

    我听出来了,她是问我,当初为什么救她?让她死了多好!\r

    “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如果男儿扬名立万之后,身边的人都死了,活着真有意思吗?我这人比较自私,旁人死,总比身边的人死比较好。”\r

    本地三教九流的人对赶尸匠的仇视绝对不是嘴上说说,那些传承在破四旧动荡中几乎断根的派别,让他们找太祖麻烦肯定不现实,道统失传带来的负面情绪需要找地方发泄,六十年前赶尸匠带来的震荡自然成了宣泄口。\r

    如果六十年前那些人不死,如今各派是不是好过一些?三教九流的人带着这种情绪,不仇视赶尸匠都难。\r

    小然怕我不知道轻重,再次着重申明赶尸匠在本地有多招人恨。\r

    我来来回回的扫视花生香和躺着的六女,咬牙下了决定,说:“花生香,收了尸虫,我们走。”\r

    花生香没停止控制尸虫,分心偏头不解的看着我。我把问题的严重性告诉她,她依旧是满眼不解,反倒把我弄迷糊了。\r

    “尸虫很毒的,你都敢抓!”她专注的控制透明尸虫,不再说话。我咬了咬舌头,心一横,绝情的说:“你可以救她们,但是以后别在跟着我。咱们各走各路。”\r

    “不是这样的,你不是这样的人……”\r

    “哼!好感人啊……”小然阴阳怪气的说了一声,一头钻进了牌位。“找麻烦的人要来了,再不拉走她,你的红颜知己等着被追杀吧!”\r

    我感觉特无辜,老子要给花生香讲清楚?你不让。人家跟着我,总不能让她出事吧?出于对自己人的好,您也发脾气。\r

    “别管她们了,咱们快走。”我焦急的要扯花生香,桃子婶突然出手,一脚把我踹进了一旁的麦田,翻了好几个跟斗。\r

    “他死了,他剩下的事,我得负责。”桃子婶深深的吸了口气,态度很坚决。\r

    我也大概了解桃子婶的性格,只要沾上小堂叔,谁跟她叫板,她都六亲不认的跟谁拼命。\r

    “救吧!救吧!反正事儿不能善了,把您控制的尸体都叫来呗!”\r

    夜幕中的人影由远而近,看样子有五六个。我抽出背后的圆规,无奈的撇了撇嘴,跟桃子婶简单说了下战斗方针,我朝黑暗中的人影迎了上去。\r

    六个人,不久前在槐树林前见过三个,还有三个很陌生,有个面黄肌瘦的老头眼神涣散,走路都要人扶着,看来他就是控制剪纸的人。\r

    “站住。”\r

    在离他们十多米远的地方站定,我用力捏着圆规,斜指着地上。桃子婶紧随其后,站到我身后,笑咪咪的看着六人。\r

    没有任何前奏,剪纸人点了点头,其中两个老头脑门上冒起淡淡的精气狼烟朝我冲了过来。\r

    剪纸人的元神见过六个女人,他们如果喊村里人过来,我们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他们没有,说明他们怀着杀心。杀人从来不是儿戏,谁在杀人前讲废话?\r

    “嘭!”\r

    一根半米多长,有正常茄子粗细,头上还有个圆球的棍子,重重的砸在我后颈。\r

    “用力点……”\r

    脖子都快被桃子婶给抽断了,却没有晕过去。我再次咬牙低吼一声,桃子婶抡起被她称为大宝贝的怪异武器,对着老子后颈又是一下。\r

    武者来的快,桃子婶打我的速度也不慢。其中一个武者本来要攻击我,见桃子婶把我敲晕,他陷入了短暂的失神。\r

    “人家其实是卧底啦!”桃子婶妖媚的对着攻击她的武者抛了一个媚眼,那武者也是一愣。\r

    嘭!\r

    大宝贝带着风声准确无比的敲中了武者脖子,武者比老子幸福,一下就被敲晕了。别以为武者很垃圾,桃子婶能一个人在鬼屋对岸的乱坟岗出入自由,如果体力不行,光靠虫子早累死在里面了。偷袭都无法把人放倒,那也太没水平了。\r

    这还没完,一只好大的蜘蛛从桃子婶袖子里爬出来,跳到武者脖子上,然后武者整张脸就黑了。\r

    于此同时,我被桃子婶一棍子敲出的元神,抽出了与牌位相合的公主令。元神快速的闪动,绕过攻击我的武者,朝着远处的四人冲去。\r

    “天兵急火,出!”\r

    远处的四个家伙也不傻,见情况不对,其中一个点燃了一张符纸,他盾出了元神。另一个蹲着马步,手上快速的捏了一个手印,瞬间元神出窍。\r

    我的元神刚接近他们,然后又退出了五米多远,用公主令指着他们软倒在地的身体说:“两位,你们先看看自己的身体,如果不想回窍的时候完蛋,最好给老子别动。”\r

    恐怖的笨蛇趴在他们身体上流着唾沫,黑色唾沫腐蚀着衣服,两个只有显相境的元神顿时火帽三丈。\r

    “卑鄙无耻。”其中一个穿着兽皮的元神,颤抖的指着我,又不敢有任何异动。\r

    笨蛇可是食人鱼和蝰蛇的杂交品种,仅仅是它身上漆黑的鳞片,就能吓死人,更别提那恐怖的鱼牙还带着变异蛇毒。\r

    “屁话少说,呆着别动。不然,你们等着当游魂野鬼!”我懒得跟他们墨迹,示意躲在麦子里的小姑奶奶指挥笨蛇行动。\r

    小姑奶奶挥动着前爪,笨蛇象征性的给其中一个人的身体来了个蛇吻,却没有咬。\r

    小姑奶奶让笨蛇掌管老鼠,又不让笨蛇弄死老鼠,它就是这个动作。如果两个元神知道他们被当成了老鼠,不知道会不会自爆元神。\r

    轰!\r

    士可杀不可辱吗?两个元神突然龟裂,破碎的渣都不剩。元神在破裂前不敢置信的转头看了一眼,只见扶着剪纸人的另外一个家伙,行动如风的往杂姓台方向跑了过去。\r

    “追,别让那人跑了。元神能出窍的人在当今都是宝贝疙瘩,三十年前出现了一个不是规矩的规矩,斗法能打的人境界倒退,但不能灭人元神。不然,三教九流的人群起而攻之。”小然冒出来,毛笔快速的在空中飞舞。\r

    碰。\r

    阴气凝聚而成的一把剑,飞速的朝那人背后射去,却被划破天际的黄光给挡住。\r

    刘云萱的元神穿着天机袍,她虚幻的脑袋居然再次凝聚了出来。\r

    “多谢刘仙子。”逃跑的那人抹了一把虚汗,对刘云萱感激一番,悲凉无比的说:“请刘仙子为两位道友主持公道,隗树林老汉下手无情,打得两位道友魂飞魄散,连投胎转世都不能。”\r

    正在此时,没有走的剪纸人,从袖中翻出一个纸片,他的身体软倒在地,手提大刀的关公快速冲到我元神的前,举刀对着我脖子就砍。我本能的抬手,公主令抽在关公腰间,关公变成了一张关公纸片人随风飘着。\r

    “住手!”\r

    刘云萱的喊声接连而来,不知道她是为谁而喊,总之迟了。剪纸人之前已经元神受伤,就算他没有受伤,被由城隍令转变而成的公主令抽中,不死也残,如今只能魂飞魄散。\r

    “你知道我们刘家为本地正道之牛耳,三十年前的规矩是由我爷爷邀人定的……”刘云萱停在小然三米开外,不带任何感情的质问。\r

    她没给解释的机会,直接让小然做选择。\r

    “咯咯!云萱姐,咱们姐妹到此为止!”小然笑着,无聊的伸着懒腰,似乎根本不在乎姐妹情。\r

    她真不在乎吗?只有天晓得这个傻妞心底藏了多少事!\r

    真他娘的疼。\r

    “啥意思?”我龇牙咧嘴的爬起来,不爽瞪着眼。桃子婶严肃无比的说:“赶尸匠的墓是你小堂叔发现的,正宗的蛊道赶尸术能重现人间,也是由他引起的。你小堂叔跟你一个德性,事情因他而起,如果这六个女人死了,他就算下十八层地狱,也会爬出来。”\r

阅读鬼妻有点萌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洪荒之血海大魔尊邪王宠妻要上天直播之最强通缉犯星际宠婚巨星国民男神娶回家玄幻都市之超神天赋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