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矛盾的小屁孩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大嫂说着小跑出了家门,我看着空荡荡的房子,笑着对着屋顶说:“你给大嫂吃过啥迷魂药?”\r

    上次大嫂被小姑奶奶抓了一下之后,她脾气变好了很多,对大哥还是有些泼辣,但那是人家两口子的事。她对家里人还不错的,奇迹般的没有跟阿姆吵过一次架,也没让啊姆受气。\r

    “姑奶奶,您不吃醋?”我给酒壶灌着酒,对着空气说着。三姐见怪不怪的摇了摇头,又去做她自己的事情去了。\r

    “吃醋。一只鬼有资格吃人的醋吗?”\r

    小然嬉皮笑脸的吐了吐舌头,又夸张的做出很委屈的样子。我灌满酒壶,喝了一小口,再次灌满,拍着自己的心口说:“我算是正常人吗?你见过正常人心都不跳一下?”\r

    喜欢哭鼻子的三姐擦了一把眼泪,跑进花生香的小屋搬出了一坛子酒,她看了一眼废墟,说:“这是屋子倒塌的时候,花生香搬到一边的。”\r

    父亲配给我减轻咳嗽的酒,一直摆在鬼屋外墙边。我能想象到常人面对巨大石棺和僵尸的恐惧,也能想到天香控制棺材时的威力,花生香在那一刻还惦记着酒坛,让我的愧疚更深。\r

    “落花归心,暗随流水到天涯。或许,她这么看着你已经够了,又或许……总之,她什么也没强求,这也许是她活下去的最后执念。你想跟她说清楚,是为她好,但对她而言也许是最锋利的刀子。”\r

    “哼,老娘怎么不知道孙家老四什么时候变成情圣了?还会哄女孩开心了?”小然把脸偏到一边,眯成月牙的美眸闪着精光,出卖了她真实的想法。\r

    时值初夏,孙家台上的爷们不再睡的那么早,不少人三五成群的集合在一起闲扯淡。\r

    我把小然的牌位插在腰前,圆规背在身后,手上晃荡着酒壶,走到了家门口。以前的夏夜,我家门前是左邻右舍的聚集地,如今一个人影也没有。我看着空荡荡的院子,短暂的失神过后,迈步踏了院子。\r

    “啊姆……老不死的……”\r

    喊了两声,大嫂打着瞌睡出来,她摇晃着睡麻的脖子说:“老四,你不知道虎子带着新媳妇回来了?都去吃酒了。你等会,我帮你去喊。”\r

    吃过饭,桃子婶和花生香借着月色朝消家台走去。她们会怎么警告村民?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因为我相信桃子婶能处理好她的愤怒。\r

    月光穿过愧树枝头,洒在花生香身上,给她远去的背影披上了一层银衣,也给柔弱的身段增添了一丝冰的坚韧。\r

    我扒着碗里的稀饭,目送她远去,心底一阵愧疚。从我回来,花生香只讲过事情,没有跟我说哪怕有一句闲话。我几次想开口跟她说些什么?却不知道说啥,连接触她的目光都不敢。\r

    “咳咳!”\r

    心到了跳动的时间,猛的跳了一下,我手上的碗和筷子掉在地上,难受的双手扶着桌沿,上身咳嗽的贴在桌面。三姐丢下手上的活计,跑过来顺着我的背,我把咳到嘴里的血汁强行吞了下去,等好了一些,说:“三姐,你能别哭吗?你老弟绝对会长命百岁。”\r

    我不愿意看着花生香这样,想跟她好好谈谈。一直斜躺在空中看着月亮的小然,对着无尽的星空,就像老子肚子里的虫子一样,自说自话的感叹着。\r

    “千万别好心干坏事,”小然公主裙飞舞,她从虚浮的空中跳到我面前,警告的说完,又说:“我们该去办正事了。你前段时间的所作所为,村里人对隗树林老汉的态度可以说是避之不及,江湖骗子真有那么大的煽动力让村里人来找你?”\r

    农村的婆媳不吵架,真是一件非常难得的事情。\r

    “喵!”小姑奶奶从屋顶跳下来,又蹦到我肩上,它后腿踩着我的肩膀,两只前爪又开始帮我整起了发型。\r

    不多时,父亲满身酒气的进屋,我给他搬了一个凳子。他自个进屋又拿出了一个凳子放到院里,然后坐到了我给他端的凳子上。我刚一屁股坐到他端的凳子上,他一脚踹过来,不爽的说:“凳子不是给你坐的。”\r

    那年代没有彩色照片,我仅仅在十二岁照过一张黑白照,这个小屁孩的眉毛和鼻子跟老子当年几乎没有任何区别。\r

    “看啥子看?还不喊舅舅!小心老子抽你……”小屁孩端坐着,一脸正儿八经的样子让我很想揪他的脸。\r

    “舅舅?”\r

    “对,舅舅!你阿姆的亲弟弟……不对,是哥哥。”小屁孩不耐烦的剥开糖果,对着老子一弹,糖果在我嘴边消失。\r

    瞬间,我有种要飞的错觉,感觉元神像被清水冲刷了一遍,真的很爽。\r

    “他真是你阿姆的双胞,至于是哥哥还是弟弟,阎王爷都不知道,他根本就没出生。”父亲见着我疑惑的眼神,给出了肯定的答案。\r

    我想到母亲是被外公从死人肚子里挖出来的,没想到还是双胞胎。这下问题就大了,这个舅舅肯定很埋怨外公吧?\r

    外公在我眼中是母亲的养父,在这个舅舅眼中肯定是仇人,让他们一家分离的仇人。\r

    “咦?”小屁孩舅舅惊讶的疑惑出声,对着我摇气了拨浪鼓。怪异的声浪卷着普通人见不着的阴气,像浪潮一样奔腾而来。父亲刚要动,小屁孩奶声奶气的说:“这是老子亲外甥,老子不会把他咋样!”\r

    “连你亲姐都不放过,何况你外甥?”父亲坐回凳子,瞪了他一眼,并没有动弹。\r

    “喵!”\r

    小姑奶奶本来在我身上跳来跳去,张嘴吸了口气,所有的阴气被它吞了进去,它很享受的对着小屁孩喵叫连连,似乎还要。\r

    “噬魂兽?不对,到底是啥玩意?”小屁孩惊讶的蹦起身,黑着脸质问父亲说:“你到底养的一个什么怪物?洗魂果被他瞬间消化,一只猫能吞噬老子的戾气?”\r

    洗魂果对显相境的元神与游魂的作用非常大,能清洗灵魂中的杂质,辅助性的增加元神凝聚的速度或者让游魂加速吸收外界阴气。小屁孩舅舅出手真的很大方,如此宝贝的东西送出来眼皮都没眨一下。可惜对我来说是鸡肋,魂火一直在元神上烧着,我吃这玩意真像吃糖一样,只能让我爽一下。\r

    父亲无奈的摊了摊手,非常欠揍的说:“你问老二的问题,我能告诉你,老四非道非佛,也不入下九流任何派别,他是一个意外的产物。”\r

    “晦气,下个月十五,老子来接姐姐……呸……妹妹,你给老子把门看牢了,要是我妹死了,老子魂飞魄散也要弄得你魂飞魄散。”小屁孩郁闷的看了我一眼,对着父亲放完狠话,一溜烟的消失不见。\r

    父亲眉头紧锁,深深的吸了两口气,见我疑惑的看着他,他才解释到底是什么情况?\r

    外婆和舅舅每次要来找母亲,他们都会提前通知父亲做准备。鬼母和鬼子下手绝对不会留情,到时候如果父亲没本事保护好母亲,母亲只有一个结果——死。\r

    两个厉鬼要杀阿姆,又要父亲保护好母亲,如果没保护好,他们还会对父亲发飙,我无法理解这种矛盾的行为。\r

    “仇恨和执念是厉鬼耐以生存的基石,一家团聚是他们刻在灵魂深处的执念,同样他们也非常爱你母亲,才做出了这种令他们也纠结的事情。”父亲叹了口气,点燃一根烟,悠悠的吐出一口烟圈。“专业驱鬼的道士在有准备的情况下,都挡不住他们的话,他们怎么会安心让你阿姆活在我身边?”\r

    父亲抽完一根烟,对着我腰间的牌位说:“陶家丫头,出来吧!虎子带着他媳妇进村那一刻,红尘晦气已经冲散了镇魂石最后一丝镇邪效果。你不用再担心阴神对镇魂石造成冲击,消弱它的威力。”\r

    原来小然不是不能进村,而是她怕对镇魂石造成冲击,这个小傻妞。父亲也是一个大骗子,说啥祖宗显灵,小然不敢进来,忽悠以前的我。\r

    “格老子的……”我翻到在地,单手撑地,刚准备接着骂。院子里刮起了一阵怪风,阴气从地面升起,等阴气消失,一位唇红齿白,穿着红色棉袄的小娃娃拿着拨浪鼓,过一会摇动一下。小屁孩一屁股坐到凳子上,笑咪咪的打量我一阵,从兜里掏出一颗糖果,说:“给你娃的。”\r

    我坐在地上没起来,揉了揉眼睛,差点没把自己吓死。\r

阅读鬼妻有点萌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女总裁之最强狂少这个主播可以吃玄幻之音乐成神深林人不知逆剑武神全职刺客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