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风水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走到市医院附近,天色已经黑了下来。我没想到在医院外面看到了一个熟人,以及一个熟鬼。挖自家祖坟的青年杵着棍子被一个年轻妇人扶着。妇人走的其实不快,青年抽搐着脸在大街上对着妇人张口就骂,妇人却一副唯唯若若的表情。\r

    青楼女子打着灯笼在他们身后飘着,一脸陶醉之色。女鬼看到我,飘到两米开外落到地上,再向我走了两步屈身行礼。“鬼公子,奴家这里有礼了。”\r

    说着,她双手叉腰,嘟嘴的表情好像在说,老娘以前没用冥誓威胁你,还不感激本姑奶奶?\r

    稀里糊涂的跟她说了一堆乱七八糟的话,她在夕阳的映射下留给我一个动人的倩影,倩影最后也消失在了我眼中。笨蛇没有出现在路上,听小姑奶奶愤恨的叫声,知道笨蛇在暗中跟着小然走了。\r

    不远处卖东西的小货郎还有过路的人,在远处对我指指点点,窃窃私语。才知道我对着空气说话,被他们当成了脑子有病。\r

    “我走了。”\r

    小然没有用飞的,也没有玩消失,她脚踏实地,一步一步的往远处走。我看着她的背影,几次伸手也没有说出话,等她走了五十多米,我才追着喊:“等等。”\r

    “干嘛?”\r

    牌位还背在背后,小然却走了。我不知道是习惯了她的存在,还是真喜欢上了这个鬼媳妇?总之,她走了,我感觉浑身不自在。\r

    低着脑袋走在市里,小姑奶奶坐在箱子上左顾右盼。\r

    冲了冥婚就得认,这是责任。瑞芽带走的心跳,那是喜欢。想着和小然相处的日子,又想着和瑞芽的时光,我越想越烦躁,对她们的感觉让我有些分不清什么是喜欢,什么是责任?\r

    我的心有些乱了。\r

    “嘶!哎哟!你他妈的走慢点行吗?疼死老子了。”\r

    崽崽的出现让我失去了睡意,马不停蹄的走到黄昏终于看到了市里五层高的解放商场。\r

    “进城了,你怎么还出来?”走了一天一夜,终于到了目的地,我疲惫的精神随之一震,欢快的跑出没两步,小然冒了出来。\r

    小然沉默了一会,不舍的说:“我有事情要办,短则一个星期,长则一个月才会回来。你要是遇到厉鬼,打不过的话,往小村或者小镇跑,千万别呆市里……”\r

    人道自治,小村小镇的某些宗族对一些东西还有所保留。市里用一种新文明替换了曾经的一种文明,导致市里对于阴魂的震慑力相反比小村小镇还要低。\r

    她唠叨了很多,很多常识性的东西,一股脑的砸出很多。\r

    “把笨蛇带上。”我不知道她去干嘛?她不能对人出手,带上笨蛇也能以防万一。\r

    “嗯!”她点了点头,伸出大拇指,指腹闪烁着黄光,又说:“碰到打不过的厉鬼就跑,遇到打不过的人报爸爸的名字。你如果不听我这话,咱们拉钩盖章的冥誓就会生效,会有阴雷劈你。”\r

    “他怎么回事?身上怎么没鬼气?”走到一边,在旁人眼里我是在低声自言自语。\r

    “奴家一定要害人吗?好伤心。”穿着肚兜的厉鬼用手掩面,微微低着下额,声音环绕在哀怨之中。我懒得跟她墨迹,三步并作两步往医院里走,准备找两个女医生打听虎子哥的去处。\r

    厉鬼忘记了她自己的名字,只记得花名叫秋香。她没有急着动手的原因是想在青年的带领下,在阳间四处走走。青年的腿摔伤是她弄的,她就是想到市里来看看新时代的繁华。\r

    “奴家能在鬼公子手下魂飞魄散,是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她抖了抖身上的肚兜,白花花的那啥若隐若现。我看着要浪出水的厉鬼,脑子里回荡着她的鬼相,心里的感觉特别怪异。\r

    我挥手赶走她,在医院里逛了一圈也没看到那两个女医生。不是我不想问人,而是不知道两个女医生叫什么?\r

    医院也让我大涨见识,碰到了三次白无常勾魂,各种乱七八糟的鬼不下几十只,不过这些鬼集体表情木讷飘忽不定。它们与厉鬼秋香相比,差了不是一两个等级那么简单,完全不是一个量级。\r

    “小伙子,干什么的?”\r

    胳膊上带着工作人员袖章的老人,提着捅,拿着扫把,挡在了我面前。我客气的说:“大爷您好,我是来找人问个事情的,可是不知道她们叫啥名字?一个长这样,甩着两个辫子……一个……”\r

    随着嘴上的介绍,我用手比划着两个女医生的身高、长相……等等许多特征。老人笑呵呵的问:“看上年轻妹芽,都追到医院了啦!”\r

    正在此时一个中年妇女跑过来,气喘吁吁的说:“院长,又出事了。”\r

    老人佝偻的背瞬间挺直,身上爆发出强烈的肃杀之气,周围那些迷糊的小鬼都吓得躲了老远。老人说:“木匠家的小子,你一起过来!”\r

    他知道我是谁?让我一阵发蒙。\r

    “废话别多说。木匠本事不小,院里正好出了几件邪乎事,你给看看有啥问题?办好了,有你好处。”老人话里的意思很客气,可说话的口气像拿老子当他手下的兵一样在使唤。\r

    我没有产生反感,有种面对二爷爷的亲切感,跟在他身后进了一栋医生住的宿舍楼。\r

    老人一点医术也不会,他当院长是那个年代实在缺干部,被他的首长丢到了医院,一干就是三十多年。他只会杀敌,等他当了院长之后,除了处理一些大事,闲的时候就是一位清洁工和勤杂工。那年月的老干部大多像老人这样,根本没把职位当回事,院长不会干别的就拿扫把扫地,不干点活比杀了他还难受。\r

    医院的宿舍楼是新建的筒子楼,与现在的学校格局差不多,前面是走廊和栏杆,一间间房间排着分配给院里的医生。\r

    “小子,你看出了什么没有?”院长带着我逛了一圈,莫名其妙的的问题弄得我不断摇头。老人原来还笑呵呵的脸顿时紧绷,不爽的说:“小子,这房子是陶正看着下的地基和上的梁,现在出事了,你必须负责。”\r

    一路上,那些发自内心给院长问好的医生家属,听到老院长的咆哮,不少人从栏杆边探出脑袋,往上面看或者往下面看的。\r

    “老爷子,我真的啥也没看出来!您说说到底出了啥子?”遇到这种不讲理的老家伙,我还真没办法。心底发誓以后绝对不带着小姑奶奶到处跑了,它都成了陶家人的招牌了。\r

    小姑奶奶沿着走廊边沿走来走去,不时的刨一爪子,也不知道它在发啥神经?\r

    经过老人的解释,原来是住进来的住户时常出现饭煮再长时间也煮不熟、不时有老鼠死在楼道、自来水管放出来的水散发着臭味……反正各种生活不顺,楼里养了不少猫依旧有老鼠死的莫名其妙,水厂的人也来查过了同一根管子的住户压根没有问题,总之非常邪门。\r

    “呃!医院虽然阴气比较重,这边却很干净。啥也没有啊?”\r

    我认真的走过全楼,也拿出小然的牌位看了,城隍地志只显示了秋香也没显示这里闹鬼。我带着无奈出了宿舍楼,给老头报告。\r

    “三天时间,你给老子把事情摆平。不然,老子就去败坏鲁班传人的名声……哼。”老人蛮不讲理的撂下话往医院里走,他走出没两步转身丢来一把钥匙,说:“老子住在最顶楼,你没地住就先住到上面去。你找的那两个丫头跟着先生下了县城,明天中午会回来。”\r

    鲁班传入?鲁班书?\r

    老人一语惊醒梦中人,有时候一些邪乎事可能不仅仅是鬼在作怪,还涉及风水问题。佩姨简单谈过鲁班书,上卷是工匠技艺,但里面也涉及到了风水。比如,喜开财门门槛的放置、开门尺码门根据房子格局该有多宽多高、门光星吉凶定局……仅仅一个大门就有很多讲究。\r

    风水!人长期住在潮湿的地方会生病。厨房不宜在西面,不是啥子日落带着暮气,煮的食物带上了暮气人吃了不好,而是西边有西晒容易引发火灾……\r

    风水如果不正,对人的影响也很大。正叔信风水,对鬼却保持着待定的态度。风水和鬼在正叔眼中,并不能混为一谈,因为他找不到一丝鬼存在的立足逻辑点。\r

    秋香在我旁边自顾的说着这些,她没有丝毫掩饰的说:“等玩腻味了,就弄死他。”\r

    “你不怕我收了你?”我停在医院的走道内,冷眼看着秋香。\r

阅读鬼妻有点萌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我的老婆是猫妖爱上傲娇女同桌窥梦探灵神道酬何倚天之江湖青书纯良毒妇:正室秒杀联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