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挖错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等两人一鬼走后,红色雾气升腾显出一个年轻女子的身影。她上身只穿了件红色水秀肚兜,下身是明黄色的裤子,光着三寸金莲,打着红灯笼狠辣的看着两人一鬼远去的方向。\r

    “我的个乖乖……”\r

    两人挖着泥巴,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轻松的好像不是在挖坟而是在翻地。\r

    我听到这个差点没从树上摔下去,强行咬着下嘴唇,没发出声响。开阴阳眼是有时间限制的,我在进密林之后就没有再开过,虽然不怕鬼,但总见到那玩意也不是很舒服的一件事。\r

    “呃!”\r

    “伙计,你确定没搞错?这狗不拉屎的地方会有墓?”\r

    迷迷糊糊之中,我听到树下有人拿刀砍蔓藤的声音,睁开眼睛一看,两个人正好停在树下。\r

    “要不是老子输了钱,绝对不会挖清朝这个穷坟。”其中一人拿着锹柄在树根下量了量,扒开地上的枯枝烂叶,插在了腐烂的泥土上,淡淡的腐朽气息从泥土中传出,让人闻着都想吐。\r

    我打开阴阳眼看着一个老头着急的围着两个年轻人打转,他不停的扇着自己的脸,大骂不孝子。\r

    两年轻人根本不知道身边有鬼,挖了大概一米多深,挖出了一个上好的檀木棺材。其中一个年轻人跪在地上,说:“祖……祖奶奶,如果您地下有知千万别怪我啊!我这不是被逼的没办法吗?听说咱家当年还是财主来着应该有点钱吧?……”\r

    这小子越说越不上道,最后站起身撬开棺材,躲到一边等棺材里的废气放出来,又跑过去从棺材里疯狂的拿东西。\r

    这口檀木棺材质量真不错,里面居然一条蛇和老鼠都没有,不过人倒是烂的只剩下骨头架子了。这两小子也狠,几乎来了个一扫而空,连骷髅架子手上拿不下来的戒指都用锹铲断,顺带骨指一起取走。\r

    两人再次把坟填好,疲惫的背着包裹,吹着口哨离开。老鬼一直跟在他们身后,看到棺材松了口气,又吓的鬼影摇曳不定。\r

    鬼屋后的密林离村子很近,树不是很高,里面最多的是虫子,荆棘……动物少得可怜,导致压根没有人情愿进去。\r

    我一手拿着木棍,一手拿着刨尸刀,嘴咬着手电筒走在漆黑的密林里。耳畔只有沙沙的树叶声以及脚下踩烂的枯叶声,还好我中过尸毒,似乎林子里的虫子对我一点也不敢兴趣,不然,我根本不敢半夜三更进来。\r

    本来我沿着两女踩过的痕迹走着,可不知道啥时候,她们的足迹消失不见。更郁闷的是电筒断电了,我抹黑往回走,走了好几十分钟还没出林子,知道自己迷路了。\r

    “格老子的……”我爬上一颗还算大的树,靠在树弯上,打算等天亮了再寻路出去。\r

    心里虽然着急,可我知道伸手不见五指的情况下,想走出去几乎是做梦。\r

    “你咋子知道是清朝的坟?”\r

    “这他娘的是老子祖坟!”\r

    看到打灯笼的女鬼,我惊讶的忘记扶住树干,摔倒在地上。还好只有两米多高,下面被两人翻了一层土已经没了荆棘,不然老子不摔死,也得被扎死。\r

    “小哥,奴家这厢有礼了!”女鬼眼中闪过喜悦,轻盈的走到我旁边,跟唱戏似的向我行礼。\r

    我拍着身上的泥土起身,见灯笼上写着“暗香浮”,撇了撇嘴说:“他们挖错了你的坟,你去找他们。别惹小爷发飙……”\r

    女鬼满脸委屈,弱弱的说:“小哥,这可是冤枉奴家了。人家只是好久没跟人说过话……”她扯了一大串,见我无动于衷,吓的连连后退,警惕的看着我问:“你是谁?怎么不受迷魂……”\r

    她知道说错了话,慌忙的用手捂着嘴,身子临空朝我扑过来。\r

    我刚准备挥手就打,想起和女城隍的遭遇,对着她吐了一口唾沫。唾沫是人之元气,阳气很重,如果是别人女鬼可能会受点惊吓或者小伤,偏偏老子阴气太重,唾沫穿过她的鬼体,她还露出了享受的表情,看我的眼神更是水波荡漾。\r

    啪!\r

    女鬼临身,我本能的抡起手就是一巴掌,没想到她被抽的飞了好远,露出了恐怖的鬼相。只见全身刀伤上翻腾着黑色雾气,半张脸面目全非,倒是另外半边青色的脸只看轮廓,还是个标志的可人儿。\r

    鬼相,人死时的样子和死后阴气受情绪影响改变的样貌。消雪的红发和熊猫眼是一种鬼相,另一种是被剪刀捅死的鬼相。\r

    女鬼被打蒙了,我看着自己的手掌,也看傻了?无意识的一巴掌居然差点把女鬼给抽死?\r

    她张牙舞抓的飞过来把我的脸颊抓了一爪子,她好像抓着了仙人掌似的,飞快的后退,不停的甩着手掌。而我特意给她的一巴掌,与打女城隍一样,穿过了她的身体。\r

    “咯咯!原来是鬼公子啊……奴家失敬了。”女鬼呆了好半天,再次恢复能见人的样子,浪笑的向我行礼。“早说您是鬼母的孙少爷,奴家也不敢放肆,不过您摸的奴家倒是很舒服……”\r

    鬼公子?鬼母的孙少爷?\r

    我凝神看了她好半天,脑子飞速的运转,心底反复念叨着,鬼母两个字,顿时想到了母亲的来历,母亲是鬼腹女。\r

    “你不可能是那两个傻逼的祖奶奶吧?不早了,你要是再不走,太阳出来就走不了了。”我见天色有些放亮的迹象,沿着被自己踩过的痕迹开始寻路。走了十几米,见女鬼还跟着我,我停下脚步呵斥:“再跟着老子,老子抽你了。”\r

    她迟疑一会,不情不愿的朝着挖坟两男的方向飞去。\r

    我心里堆了很多疑惑,等太阳出来了好久才回到鬼屋。刚踏出密林,铃铛扑腾乱响,小姑奶奶和笨蛇虎视眈眈的盯着我,做出随时准备攻击的架势。\r

    “怎么了?”我再次开启阴阳眼,小然冷脸低着头,我吓的缩了缩脖子。她动了动小鼻子说:“你身上怎么有女鬼的味道?”\r

    “啥?”\r

    “咬他!”小然手一抬,笨蛇像离弦的箭射来,咬住了我的胳膊。小姑奶奶喵了一声,蹦到我肩膀上,毫不留情的伸出锋利的爪子,在我脸上留下了三条杠。\r

    笨蛇咬的只是很疼,没有中毒的迹象。\r

    “老子只是在路上见到了一只女鬼,你用得着这样吗?”我身心疲惫,一出来就遇到这种待遇,忍不住咆哮。\r

    “呜……”\r

    小然圆圆的大眼睛慢慢出现水雾形成水滴流了出来,女鬼一哭,阴风阵阵,整个密林边沿的树都跟着摇摆。我强压下脾气,低头瞬间的把在林子里的遭遇说了一遍。包括鬼公子的事也说了出来。\r

    产过鬼子的女鬼是最厉害的厉鬼之一,称为鬼母。小然哭着解释完,眼底带着笑意继续哭着说:“我不管,招惹流氓女鬼的男人都不是好男人。道歉,哄我,不然我哭瞎算了。”\r

    老子已经不是刚出道的菜鸟了,能停留在阳间的鬼,大概有三类。一是像乱坟岗那种死在乱世的人,他们相当于军魂了。二是阳寿未尽却死于非命的人,地府不收。三是心愿未了,心中有着执念的人,其中包括厉鬼。像小然这种没有普遍性,不是人人都有陶天工那么牛逼的。\r

    女鬼这打扮一看就有些年头,她不可能是军魂,过了这么多年阳寿也应该尽了,那么只剩下第三种,执念未消,同时暗香浮也暴露了她生前的身份——青楼女子。\r

阅读鬼妻有点萌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超神学院之重铸天庭洪荒之血海大魔尊从超神学院开始圣墟玄幻都市之超神天赋俗人回档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