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苦逼的百鬼夜行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刘太婆家里有几尊神像,她自己姓刘,丈夫姓孙,我们背后都这么喊她。小孩有些伤风咳嗽都会找她瞧瞧,大部份还真能弄好,不过就是不知道是孩子自己抗好的,还是符水喝好的。\r

    “整他们的是两个老鬼和一只猴子,以叫祖宗名的方法能弄清楚才真有问题。”二哥给我解释飘在院子里的老鬼长啥样,我只当鬼故事听,同时也期待着刘太婆能叫准鬼,想知道是不是真有那东西。\r

    “二哥和小姑奶奶不见了,我要去找他们两。”我当然知道两个货跑去看孙福禄被鬼闹了,只是想找个理由跑路。\r

    “狠心的郎啊!”\r

    郎你大伯,看着她幽怨的消失在夜幕中,我忍不住心底开骂,骂完,又摸了摸鼻子,她大伯不是我爷爷嘛!\r

    “你就那么怕人家?”院子里阴惨惨的,她嗲声嗲气的话飘在空中,黑暗没带来暧昧而是恐惧。我话都不敢搭,连滚带爬的往外面跑。\r

    我不怕鬼,我他妈的怕桃子婶。\r

    “咯咯!”桃子婶追出来,捂着小嘴差点没笑岔气,她又说:“婶子今个心情好,带你去趴村里新媳妇窗子,去不?”\r

    我还没摸到孙福禄住处,小姑奶奶从黑暗中跳到我身上,抓了我几爪子,又朝到不远处的篱笆跑去。\r

    也不知道是二哥脑子秀逗,还是小奶奶神经,二哥居然高高的坐在一颗大树上,正好能把院子尽收眼底。\r

    “老二,有啥子发现?”我好不容易爬上树,用袖子捂着嘴,不让自己咳嗽出声。\r

    “刘太婆在叫水碗,想找出是谁的魂儿摸了他们三个。”二哥不屑的看着院中的老婆婆拿着三根筷子在水碗里转圈,转了好半天,筷子始终不能立起来。\r

    按说三角形有稳定性,水把筷子沾在一起,按照物理现象能站起来,可是刘太婆玩了个把小时急的满头大汗都没成功。\r

    真去分族谱跟我这小辈一点关系也没有,二爷爷这意思是让我停手。我的目的本就是为了警告孙家台的人,两个老头掺合一脚比我预期中的效果好很多,我自然不会再闹下去。\r

    关于二婶与我家的问题,有二爷和幺爷出面,不用我多操心。反倒是我一身衣服沾满了血,遇到了没衣服换的尴尬问题。\r

    二爷爷让桃子婶陪我一起回的鬼屋,她看出了我的尴尬,问我怕不怕鬼?我摇了摇头。跟桃子婶回到她家,她给了我一套死去小堂叔的衣服。小堂叔身材和我差不多,衣服穿在身上挺合身。\r

    “咋子了?”我换好衣服从厢房出来,桃子婶目不转睛的看着,我有些不自在的抓了抓脑袋。她抖了一下清醒过来,风情的斜视我一眼,凑过来说:“差点把你当成你那死鬼堂叔了,你看婶子漂亮不?”\r

    我连连咳嗽,吓得缩了缩脖子,拼命的点头后退。暗想,您老身上也不知道藏着什么虫子?老子可不想再被尸虫亲,至于蜈蚣还是有多远躲多远吧。\r

    我拼命的摇头,知道她是要去找那六个吃了小堂叔腐肉的小媳妇,但总感觉跟她在一起特别危险。\r

    “为嘛不?”\r

    小姑奶奶似乎坐烦了肩膀,趴在我头顶,一直没有消停,头发快被它弄成了鸡窝,它的尾巴还到处甩啊甩,弄得老子很痒。\r

    我捂着嘴巴,感觉衣服上有阵阵女儿香正在疑惑,二哥见我没搭理他,转头看了我一会,皱着眉头说:“你咋子把桃子婶的衣服穿上了?”\r

    “啥?”\r

    “别人可能有问题,她拿你应该没办法。”\r

    “为啥?”\r

    “那把刨尸刀是那个赶尸匠祖上传下来的,尸毒不知道沉淀了多少代人。尸毒都毒不死你,你怕啥虫子?”二哥随意的说着,突然,他脸色紧绷,看向了整个村子。\r

    原本没有风的晚上,突然刮起了大风,我抬头看了看天,大大的月亮挂在中央,并没有变天的趋势。顺着二哥的目光看去,月光下的孙家台依旧如常。\r

    “汪!”\r

    不知谁家的狗先叫了起来,接着阵阵犬吠声打破了寂静的夜空。\r

    “百鬼夜行。”\r

    二哥过了好一会,情绪才稳定一点,从牙缝里挤出这几个字。反倒是小姑奶奶疑惑的看了看二哥,又开始抓起我的头发。\r

    “狗能见着鬼?难道猫看不到?为嘛小姑奶奶一点反应也没有?”我自顾的疑惑着,其实是在问二哥。\r

    二哥刚要说话,叽里呱啦,人听不懂的声音从院子里传来。甩着两个辫子的女医生疯狂的往院外冲,刘太婆点了点水碗里的水撒在她额头,她先是迷糊了一会,又再次发狂。\r

    很快,短发女医生像梦游一样要出院子、孙福禄居然不用脚走路,而是蹦蹦跳跳,不时翻两跟斗。这下,我有些相信二哥的话了。\r

    院子里一下忙了起来,女人拉两个女医生,男人按孙福禄。这家乱了,整个孙家台也开始乱了。\r

    人们听到狗叫,那些刚睡下的人纷纷以为有小偷,可是距离我闹完孙家台也才过去一个多小时,哪有胆子这么大的小偷?\r

    “不好。百鬼往咱们几房开始聚集了,救爷爷……”\r

    二哥身手很不错的到了树下。我慢慢下树,在跑向爷爷院子的途中,二哥又给我讲了一个鬼故事。\r

    百鬼夜行却被老子撒在别人家门口那些蛇给吓住,不敢进别人家院子。蛇又称小龙,鬼看着盘踞在门口的蛇,选择性的绕道,往别处去了。\r

    年轻人血气方刚,鬼不敢近身。二爷爷年轻时染了一身杀气,不到虚弱的时候,也是神鬼不沾。幺爷爷有些本事,那些玩意去了也白搭,只有情绪波动大的爷爷可能出问题。\r

    “啊呀呀!不孝子,不孝孙……”\r

    还没接近爷爷院子就听到里面传轰轰隆隆的声响,爷爷大半夜唱戏,骂自己一门。\r

    我和二哥刚到院子里,父亲已经先一步站在那里。他手上提着一根长方形的木板,道士用的硅。他凝神盯着爷爷,连我们进来他都没在意。\r

    “老二封住死门,别让那帮子杂碎溜走,老四你给老子坐在门口,别放东西进来……”\r

    父亲神神叨叨的话,我一点都不懂,站着发傻。二哥把我拉到门口,说:“老四你坐这里就行了,我去堵着死门。鬼从生门进,死门出,等事儿完了再给你解释……”\r

    我依靠着门沿坐着,腿放在门槛上,小姑奶奶坐在腿上,它很感兴趣的看着屋里父亲念念有词的跟唱戏的爷爷闹腾。二哥从家里搬来一大堆我从未见过的东西,快速的在院子里布置起来。\r

    我是越看越迷糊,逗乐的摸了摸肚子对着小姑奶奶,说:“你说世界上有没有鬼?要是能抓两只吃吃也不错……吃喵……”小姑奶奶抓了抓耳朵,一脸疑惑的喵了一声。我比划半天,它还是没懂。\r

    小奶奶早把我当成了它的同伴,鱼和老鼠从没忘记过我。时间长了,我每次让它抓鱼都摸肚子,嘴上发出“吃喵”的声音,它也能搞懂我要它抓鱼。这次可能不在河边,它才不明白。\r

    突然,小姑奶奶兴奋无比的喵叫连连,冲过去,跳到爷爷脑门上,风骚的一爪子按下去,爷爷光荣的软倒在地。接着它蹦蹦跳跳的在屋里转了一大圈,伤心的走到我身边喵喵狂叫。\r

    二哥蹲在地上,拿着三个铜板,手在距离地面几厘米的地方定格,张大嘴巴看着小姑奶奶。父亲的表情和二哥如出一辙,傻傻的看着还在伤心的小姑奶奶。\r

    “小姑奶奶身上跳出一只跟它长一样的老猫,它一直追在后面,老猫吞完野鬼又消散了。”老二没等我发问,直接开口解释。\r

    老猫?坟墓里那只死掉的猫?\r

    小姑奶奶伤感的缩在我怀里,抓子刨着我的胸膛,我轻轻给它顺着毛,自己却吓得背脊发凉。老二绝对不知道那只老猫的存在,难道世界上真有鬼?\r

    “这身行头是桃子婶盗墓时候穿的……”\r

    “她不会动啥子手脚吧?”我想到怪异的虫子沾在衣服上,爬进我身体里,顿时全身发麻。\r

阅读鬼妻有点萌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浮世传七零年代文工团绝美校花的妖孽保镖造化无始网王之平等院龙泽一剑往西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