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以强压弱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滚!有多远滚多远,记得给我留五块钱……”我摸了摸口袋还有沾在一起的十块钱给他,有些沉重的心情瞬间轻松了不少。\r

    他拿着钱连滚带爬的跑了,我叹了口气,暗想这货又得睡茅草堆醉一夜了!\r

    等十里铺好多人说见我跳进了河里,找也没找着,半个月不见全以为我死了。正巧春耕这些日子一滴雨也没下,村里有些急躁的人开始怪我冲冥婚,起先只是随口发泄,后来说的人多了,这事也怪到了老子头上。\r

    死人和收成是两件大事,其余的各种乱七八糟的小事也往我头上栽,越说越邪乎。\r

    肖家台以及老孙家的一部份人,忙完一天的农活,半夜不睡集合在大队部,嚷着把死鬼孙四这个扫把星赶出村,踢出孙家族谱,不然他们今晚都不回去了。\r

    “锤子,老子出生没有胎记,就算现在有也不是胎记。”我摸了摸额头,不疼不痒也没当回事,心想可能是在哪里撞的吧。虎子哥连忙摆手,结巴的说:“老子不是那个意思,是说像个胎记,青色月牙,你在那儿撞的,想当包公当疯了吧?”\r

    我像被电了一下,全身发抖,想起小然尸体额头的银色月印,心儿噗噗狂跳,这事太邪门了。恒山和村长儿子从远处瑟瑟发抖的跑回来,嘴上嚷着有鬼。\r

    他们是被田里闪来闪去的影子给吓的。影子不定就是小姑奶奶在抓田鼠,小姑奶奶这一路几乎都在猎鼠,它也不吃,好像在发泄什么?或许它还惦记着老猫吧!\r

    虎子哥之前在大队部闹腾,被大人轰了出来,他才点着肖家台年轻一辈要打架。\r

    “都是我没用,他们都说我娃小,懂个啥子?没我说话的份……”走到半路,挣扎了好久的虎子哥,跑到我前面低着脑袋愧疚的说着。我没等他说下去,已经知道他是啥意思,皱着眉头说:“我不会跟二婶较劲的。”\r

    突然,虎子哥跪在地上,我怎么拉也拉不起来,他说:“老四别拉!你冲冥婚孙龙那傻逼才有钱订婚,孙二娘还帮着外人说你的不是,我真想拿刀抹了他们的脖子。虎子哥替他们给你磕头了,是他们对不起你。这次,不用顾及我的想法……我不去了……”\r

    虎子哥八岁烧了厕所,爷爷正在里面蹲着,他被爷爷用竹条打的满腿青肿,说只要他去跪神坛就不再打他,他硬是没跪。连父母都不肯跪的家伙,偷偷为他妈和大哥给我下跪了。我不知道他心里在想啥,肯定很不好受。\r

    “老四,哥这次不帮你打头阵了,我对孙二娘下不去手……”他起身把箱子放在地上,朝远方跑了几步,跑回来说:“你有钱吗?我没烟了。”\r

    十一狼刚表现出不屑,催促着要打快点打,别像个婆娘磨叽。\r

    “是吗?其实世界上是有鬼的。我头七回魂,回来清算所有的账……”我没等他做出反应,低沉着念叨着:“倒!”\r

    十一狼应声而倒把虎子哥吓了一跳,他像见鬼了一样,后退着,看着我的额头说:“老……四……你到底是……呸……你再喜欢我,也别摸我啊?咱们可是好兄弟。”\r

    村里的说法,被鬼摸是会生病的。只是他这话有歧义,让我浑身起鸡皮疙瘩。\r

    “摸你大爷!”我被气乐,抬脚虚踹,踢得他连连求饶。他从地上站来说:“真不是鬼啊!对了,摸我大爷,那不是你爸?不过,你额头啥时候有的胎记?”\r

    问他们弄清楚几个问题,我顿时火冒三丈,让虎子哥背着箱子,我虚弱的往大队部跑。\r

    消光头抽羊角风死了,坐实了我台基邪门。光头媳妇倒是救活了,她啥也不说只知道下地干活照顾孩子,消光头的丧事也是消家台的人办的。她像变了个人,肖家台的人都说被我弄离了魂。\r

    村里大队部是一个宽敞的大房子,肖家台和老孙家的人站着、坐着、蹲着……中间却泾渭分明。村长是消家台的,书记是老孙家的,我推开大队部的门,两位老人正跟两个村官商量着啥子。\r

    “孙四?你没死?”幺爷眼尖从椅子上起来,快速的跑到我耳边说:“陶家找你都找疯了,那边也出了点事,这事你应该清楚。这边的事儿幺爷扛着,你爷爷也没话说。”\r

    能有啥子事?还不是关于尸虫的问题。\r

    消家台的人纷纷开口骂我是丧门心,不懂礼节的玩意。爷爷暴躁的起身,严厉的呵斥:“有你这么说话的吗?孙四,给老子跪下。”\r

    “怎么?话都不让人说了,村长好手段。”我无视老孙家的反应,扫了一遍消家台的人,最后又看向了村长。村长站起来,说:“孙家小娃,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r

    消家台的人这才慢慢住嘴,不善的看着我。\r

    “我懒得管村里的勾当。我想说的是那些在背后损伤老子的人听好咯,老子不是以前的孙四了,是鬼女婿,在十里铺灭了一窝虫子。人在做天在看,一个个不怕断子绝孙,有胆子再让老子听到一句不好听的话试试?”我冷漠的扫过所有人,挑着眉毛,默不出声。\r

    大队部一下静的落针可闻。\r

    爷爷一拍大腿,用拐杖指隔空指着我爸的面门,说:“这是你教的好儿子,祖宗中的脸都被你们丢光了。”\r

    孙、消两个族老对视一眼,带着害怕,齐刷刷的看着爷爷。爷爷走出两步,手指颤抖的点着我说:“不孝子孙啊!不孝子!给老子跪下,你这是要逼死老子……”\r

    “您是要跟我讲礼呢?还是跟我讲情呢?情礼,情礼,如果您是个老古董只讲礼,不讲情,我会骂您迂腐但也会敬佩您守礼。偏偏您喜欢拿礼来压我,对我又讲偏情。您如果真要死,我也不拦着。”我不屑的瞟了一眼爷爷,无视了父亲,一旁几次要说话的二婶始终没机会说话,我又说:“孙家族谱我也不想呆了,以后老子跟姓孙的没有一点关系,包括他。”\r

    我强忍着心里的颤抖,一脸绝情的指着父亲,呆了一会,我转身走到大队部门前再次停下脚步,说:“村里那间鬼屋我要了,那个台基以后是我的了。记住,老子的户口在村里,现在的时代不同啦。”\r

    至始至终,我没给一个人发难的机会,留下一屋子人傻站着。我孤单影只的往那间破房子走着,忍不住又流出了眼泪。\r

    事到如今,我主动提出离开族谱,才不会让任何人为难。绝情的和父亲划清界限,想找我麻烦的人,应该不会为难家里人吧?至于村里跟着起哄的人,我也没怪他们,谁活着都不比谁容易,给写警告就行了,没必要往死里压。\r

    “横者,用以己之强压彼众之弱。佩姨,你没想到我学的这么快吧?还对付的是村子人。”我走到鬼屋前,看着长大远处的小村,又看了看小河对岸的坟头,盯着月亮自嘲的笑着。\r

    无尽的孤独袭上心头,感觉好冷。\r

    “小姑奶奶,能别破坏难得的气氛吗?”一只好大的田鼠从屋前大槐树上砸在我身上,我忍不住指着树上的白猫大骂。\r

    大队部的人炸开了锅,爷爷的拐杖在地上杵了杵,说:“混账东西,消光头媳妇的事跟你有没关系?”\r

    我懒得搭理他,想了想说:“大伙讨论的事,我都听说了。也不想跟你们多说,只说几句话。”说完,我笑咪咪的看着村长,说:“如果我真是个死人,还被你们消家台逼着踢出了孙家族谱,孙书记连姓孙的一个死人都护不住,他这书记也不用当了。可是他护着的话,老孙家自个内部也会有意见,好算计!你也别瞪眼,村里这些事你们闹了好多年,真当别人都是傻子?只是大伙有口吃的,懒得计较。”\r

阅读鬼妻有点萌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火影一刀999级玄幻三国之最强帝王[综]审神者画风不对六零末外星人生活日常洪荒之我是妖帝鲲鹏俗人回档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