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我被死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喵!”小姑奶奶倒是爽了,睡觉睡到自然醒,它从我胸口坐起来舔了舔爪子,慢慢的洗了把脸,抖了抖脑袋从我脸上踩过去,跑到沾着老猫血的地方转圈。\r

    看着它,我的情绪跟着低落,不过我很快光荣的饿晕了。\r

    我被阵阵轰鸣声吵醒的,脑子有些木讷,迷糊的张开眼睛,见到一幅绝对称得上恐怖的奇景。\r

    拉着石头棺材的石链纷纷动起来,每个棺材像莲花一样绽放,棺材里的尸体显露,集体保持着生前的模样闭着眼睛站在棺材底部,棺材顶成了聚集月光的收集器把月光反射在他们身上。\r

    月亮,圆圆的月亮,空间顶上那玩意就像挂在天上的月亮。\r

    我反复试验过了,棺材里面没有机关,没法跑出去。有过一次死亡的经历,也没啥好怕的,有小姑奶奶陪着聊天,死亡这段路也不会孤独。\r

    死没啥可怕的,可怕的是孤独死去。\r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贴着小然睡着了,冷醒过来才发现自己和她半边身子粘在了一起,这次我没再放血。粘着就粘着吧,分开了难道能出去?\r

    光洒在我身上没啥感觉,反倒让我和小然沾在一起的身体分开。我抱着小姑奶奶直板板的从棺材底部掉到地上,还好下面已经没了倒刺,我也没感觉有多疼。\r

    “嘶!”\r

    陶天工穿着九龙黄袍,陶家直系男丁都穿着九蛟青袍,后面那些棺材里站的全部是女子,有老有少,还有几岁小女孩。我倒吸一口凉气,扫过后面那些人,发现了两座空棺,前面写着正叔和佩仪的名字。正叔是直系男丁,他不可能站在后面,小然站的地方应该属于正叔。正叔这样做,如果站在这里的人在天有灵一定会骂正叔大逆不道!\r

    他们只是不腐烂的尸体,并不是传说中的僵尸,小然的尸体还是老样子。他们能站着可能是身上有啥子东西相互间形成了一种磁力,我如此想,是我从绽放的石棺中掉下来,像是被轻轻推开一样,之前沾着,又被推开,很像录音机里的磁铁。血似乎能切断这种磁力,但我不敢实验,也没力气实验。\r

    躺在地上,我身体慢慢恢复知觉,除了轻微的疼之外,最严重的感觉是饿,像一个月没吃饭似的。\r

    漆黑的石棺里特别阴冷。我挨着小然站着,一阵阵凉气从她那边传来,半个身子很快冷的僵住,还好小姑奶奶身体慢慢发热,把它抱在怀里能获得一丝温度。\r

    “喵!”\r

    “喵你个头,再手贱老子削你娃!”\r

    小姑奶奶浑身发热,可它的爪子抓一会小然也会被粘上,然后身体慢慢变冷。要不是感觉它的体温下降,我胳膊还能动,剥开凝固的伤口放了点血,它又得招罪。\r

    我们三在棺材里形成了一个诡异的循环,小然冻我,我借助小姑奶奶保温,小姑奶奶借着我的寒气降温。\r

    迷迷糊糊的,我又睡了过去,又不知道睡了多久。如果不是粘在小然身上,不定我得软趴下。反倒是小姑奶奶跟个没事猫一样,变成了货真价实的懒猫,睡的很爽,它也不知道肚子饿。\r

    “轰!”\r

    再次恢复知觉是在河里,感觉身上压着东西,身下有啥子抬着,没过一会,看到了天上的圆月是外面的天空。河水缓慢的流着,两个汉子埋头走在河道边,黑暗的河中突然浮起一道虚影。\r

    “那是啥子?”\r

    “我的妈呀,鬼抬尸。”\r

    “喵。”\r

    小姑奶奶抓了几跳鱼,在一边吃着,它自己吃一条,往我身边砸一条,似乎是分给我吃的。我肚子实在太饿,软绵绵的感觉不到一丝力气,到了这程度,不吃生鱼,不被饿死也会被冻死。我好不容易翻过身摸到一条鱼,对着细鳞,闭上眼睛咬了下去。\r

    十五月圆。我哥是春分那天结婚,第六天回门那应该是月末,距离我跳水自杀最起码过了半个月,为什么我还活着,我自己也不知道。可以用科学解释一小部份,低温低消耗的情况下,人半个月不吃不喝真不会死,也可能和我喝了一瓶子大补药有关。\r

    我弄饱肚子,躺地上休息,小声说:“老子也跟你做了一次猫,喵!”\r

    借着月色仔细观察河道,看着远处的天坑山,不由得露出了笑容。我不知道怎么进的墓,也不知道怎么出来的,但是那奇怪的墓绝对在天坑山里。同时我还发现了一个小问题,这里过了我们村好几里地,得往回走。\r

    路过一个小村,我小心翼翼的摸进别人家厨房,拿了点吃的带走火柴,顺便在院子里收了两件衣服,留下二十块被水打湿却没烂的钱,无声无息的摸出了院子。\r

    “谁?”\r

    我刚走到小村打谷场换好衣服,准备弄点桔梗去烤火,棉花的桔梗耐烧,老子还没扯动桔梗,旁边茅草堆里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我轻轻踢了踢小姑奶奶,它很配合的叫了一声。\r

    “破猫……真他娘的扫兴。”\r

    “老娘还以为你多能干,水牛没力怪田太旱……”\r

    女人不爽的话还没有说完,齐刷刷的三个手电筒突然打开,对着茅草堆射去。我轻手轻脚的蹲下身,借着灯光看去,一对狗男女被五个拿着农具的汉子抓了个正着,其中一个汉子愤怒的冲过去,抡起手对着妇人两嘴巴一脚,打得妇女连连求饶。另外四个汉子二话没说,围着偷别人婆娘的汉子一阵毒打。\r

    有人唠叨说贼呢?却没人再搭理。看来我做贼的技术还不到家,他们这是出来想阴我,结果碰巧来了个抓奸。\r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他们走了,我嘚瑟的笑着,也没敢再点火,继续往村里赶。\r

    离肖家台还有半里路左右,有一条大道和一条小道都能过去,所谓的大道也就一米宽,小道的刚够两只脚走,我刚踏上小路隔着枯枝新叶看到大路上人影晃动,听到有人说:“虎子你也算一条汉子,瘟神老四都不承认是你们孙家的人,再说人都死了,你还为他争啥子气?”\r

    几个人对着村外杉树林走着,老孙家和肖家台的年轻如果相邀打架,一般都在那片林子里,看这势头是虎子哥跟人杠上了。\r

    “格老子的,谁说老子死了?你他娘的活腻歪了是不?”我调头跑上大道,虚弱的盯着村长儿子和消恒山,点着他们直接开骂。\r

    不用我动手,村长儿子和消恒山吓得掉头跑,虎子哥见着我也是一脸害怕,颤抖的问:“瑞芽哭着说你掉进河里被冲走了,十里铺也有人看到你跳进了河里,老四,你到底是人是鬼?”\r

    消家台还有一个没有走,那小子叫消剑,他自个取名叫消十一郎,寓意是跟别人小媳妇情投意合。\r

    “十一狼,你要跟我练练?”我摸着肚子,咳嗽走过去,靠近十一狼打趣的拍了一下他的肩膀,顺便动了动手脚。如果我身体不虚,也不会耍手段,虽然这小子算消家台年轻一辈最有种的,两个他,我都能打的满地找牙。\r

    “啊!”虎子哥傻傻的站着,突然被我踹了一脚,从地上爬起来说:“老四你干嘛踹老子?”\r

    “踹你问老子是不是鬼?就算是鬼,老子还能害兄弟哟?”我诡异一笑,转而又看向十一狼,问:“我是鬼吗?”\r

    “鬼啊!”\r

    颤抖的呼喊让我彻底清醒,小姑奶奶站在压着我的小箱子上玩尾巴,于是躺着没有动。十几只大猫把我抬上岸,放到岸上后,它们啥也没有表示,集体无声无息的钻回了水里。\r

阅读鬼妻有点萌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海贼王之童帝星际宠婚巨星借阴寿星际美食豪门宠婚洪荒之我是妖帝鲲鹏本年度杰出青少年越前君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