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抓鬼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他掏出一根有过滤嘴的高级香烟,含在嘴上点燃,深深的抽了一大口,又把烟头甩在地上,退后几步,对着一颗白杨树冲过去,向上一跳,跳了半米多高,双臂抱着粗大的树干,腿脚并用向灵猴一样,没爬几下到了长树枝的地方,又没爬几下上了七八米高的树巅。\r

    我自认上树掏鸟窝,下河抓鱼虾,是一流的高手,见着四十多岁的陶木匠爬树的本事,半天合不上嘴,连怕鬼都忘了,心底只有震撼。\r

    陶木匠的女儿叫陶然,跟我同年,小时候她到幺爷爷家做客,我见过一次。穿着公主裙抱着洋娃娃的身影我记得很清楚,凤凰飞到鸡窝,不想记得都难。\r

    我不相信有鬼,却本能的害怕。\r

    “小黄别瞎说。”陶木匠呵斥司机一声,温和的对我解释说:“那是一根竹篙绑着白布,如果是黑布在夜里也就看不见了,这里隔得远,所以看着像黑布。这条黑曼布还真是小然坟头的……”\r

    “陶先生,你看见没?刚才有个黑影飘过去……”司机额头撞得通红,用手轻轻的揉着,惊恐的指着挡风玻璃。\r

    “我也看到了。”陶木匠打开车门走下车。我跟着下去,初春的风还有些冷,缩着脖子借着车灯左瞧右瞧啥也没见。陶木匠在一颗白杨树下找到一条黑布,拧在手上走过来,朝着逆风的方向看了过去。\r

    他看了好一会,深邃的眼神闪烁,脸上的凝重一闪而逝。“没事,风刮过来的。”\r

    “咯咯……”\r

    像是风声,又像是笑声,嘶哑的声音环绕在空中回荡,阴气森森吓得我一头钻进了车里。\r

    陶木匠把我扯出来,皱着眉头说:“不管是冥婚,还是怎么回事?既然你是我女婿,得让你瞧瞧什么是鬼!”\r

    他的劲儿很大,我的手腕像被钢钳夹住一搬,怎么也挣脱不了。\r

    我被拉着,环绕周围十几颗树逛了一圈,什么也没发现。陶木匠停下脚步,松开我的手,自顾的念叨着说:“奇了!”\r

    车在泥巴路上颠簸了两个多小时才开上省道,省道是三米多宽的石子路。一望无际的公路在晚上毫无人烟,只能看到两旁的合抱大树。大白杨刚抽新芽,夜风吹过枯枝和嫩叶,丝丝的嚎叫声在寂静的夜里特别渗人。\r

    陶木匠不时找个话头跟我聊两句,我心里不舒服,但知道以后还得相处,有一句没一句的搭着言。\r

    一段石子路走完,刚上柏油路,三十刚出头的司机猛踩煞车,吱啦一声,车子横在了路中间。\r

    陶木匠眼疾手快,膝盖顶着前座后背,一手按住前座,一手扶住我。我才稳住身子,没有撞到。\r

    “小黄,没事吧?开车注意一点。”陶木匠见我没事,轻微责怪着司机。\r

    又一阵冷风吹来,我打了一个寒颤,看着黑布,吓的缩了缩脖子。黑布,不是坟头上的玩意吗?再顺着陶木匠的目光看去,模糊中见到好几个黑影在远处随着风儿飘荡。\r

    “小然来迎接新人了。”寂静的夜里,司机脸色发白,突兀的说出这句话,差点没把我吓尿裤子。\r

    不一会,陶木匠从树上下来,带下来一个米斗,米豆底部还穿着一根尼龙线,他把米斗丢地上,又顺着线爬了好几颗树,最后气喘嘘嘘的拿下来好几个米斗,以及一个人形的风筝和一个不知道做什么用的,像灯笼一样的玩意。\r

    “小四,你听好了。”陶木匠把其中两个米斗对着白杨树,拿着用线连着的另一个米斗让我走远了听。里面响这轻轻的咯咯声,声音很嘈杂,跟刚才林间响起的声音很像,但也有差别。\r

    那年我还不知道用八宝粥瓶子,插上棉线当传声筒玩,对这种简单的物理现象很新奇。\r

    师傅没学过物理,什么孔明灯原理在他面前都是扯淡,用他的话说,这是祖传的奇巧技艺,早在春秋战国时代祖师爷鲁班就玩剩下了。\r

    这个小插曲,深深的震撼了我。司机小黄调整好小车,再次启动,我坐在后座很想开口问话,又有些胆怯。\r

    “想问什么?问吧!”陶木匠恢复和蔼的笑容。\r

    “那个,陶……陶……先生,世界上没有鬼,你为嘛还让我结冥婚?”我想起他爬树的情景,畏畏缩缩的发问。\r

    他笑了笑,反问道:“我说过世界上没鬼吗?只是告诉你,现在是有人装神弄鬼。”他不得给我说话的机会,拿出大哥大,又说:“在几百年前拿出大哥大,也许会被当成神仙手段。可能鬼真的存在,再过几百年人能通过自己的方式探知鬼到底是怎样的存在?”\r

    我摇了摇头,没懂他的话。他的行为告诉我,世界上没鬼,可又说有鬼。十六岁的年纪真不明白师傅是想表达,人得怀着探究的心思去看待问题,对待没法定论的东西非要下个定论,这是一种严谨的态度。\r

    九一年的县城处在国道和省道的交汇处,只有两条不长的街,一条沿着省道一条沿着国道。现在扩大的县城在当年都是田地和村庄。\r

    陶先生家挨着省道,两层楼房门对着街面。老宅和楼房屁股对着屁股,小车从一条小道停到老宅院子前,我低着头有些自卑的跟在陶先生身后。\r

    我家的四合院用木头和泥巴裹着稻草泥起来的,人家不仅靠街有楼房,四合院几乎全部是用木材只有少量的砖头砌成。用现在的参照物打个比喻,跟电影里那种古代大豪门家里的装饰没啥两样。\r

    院里和堂屋亮着灯笼,这样用电,在当时我的认知里觉得好奢侈。看着像三十出头,娇小玲珑的妇人穿着旗袍,手上戴着玉镯子,从堂屋出来,我偷偷打量她的时候,她也在打量我。\r

    “小四吧!长的真灵性,哎……”妇人一句话没说完,深深的叹了口气,眼内出现了水雾。\r

    “四娃,别的也不多说,跟着你姨先换身衣服,等吉时吧!”陶先生第一次在我面前表现出落寞,一种只在父亲身上看到过的无奈,让我感觉很扎心。\r

    我胆儿不是太大,也许是路上的经历让我认为世界上没鬼吧!对冥婚虽说抗拒,却又少了一些莫名的害怕,心里告诉自己只是一场交易,其实也没啥。\r

    妇人把我带到偏房,帮我打了水,拿了一套西装给我。她抹着眼泪强笑着透露,小然以前想着结婚要穿婚纱,以及一些小然喜欢的事儿。\r

    坐在巨大的浴盆里,我很不自在。在家里洗澡,一个脸盆,拧一把毛巾擦擦汗也就完事了,夏天到河里洗完回来,洗脚就成。从来没想到有一天会享受这种待遇,水里还不知道滴了些啥玩意,说是小然喜欢的沐浴露和洗发液。\r

    我家里的肥皂宝贝着呢,只有三姐和幺妹用,哥几个长期短寸头也就偶尔用下肥皂,洗发水和沐浴露对我来说也是个新奇货,总之一屋子高级货。\r

    洗澡我用了一个多小时,其实这一个多小时全部在发呆,如果不是妇人敲门,我可能还在发楞。短暂的几个小时,我见识到的东西碰到的事,比十六年见到的都多,很新鲜太刺激。\r

    冥婚的仪式很简单,牌位放在凳子上,司机做司仪喊拜天地,拜高堂,夫妻对拜,然后礼成。妇人一直笑着在哭,陶先生强行保持着镇定,他给我挂上一把同心锁的时候,双手都在颤抖。\r

    拜天地后改陶先生叫正叔,小然妈叫佩姨。毕竟年代不同了,冥婚不可能像以前一样请客,家里也没有外人,只有我、正叔、佩姨、以及司机小黄一起吃了一顿,把该有的仪式都过了一遍。\r

    我在正叔的陪同下,进了小然的闺房。小然死了半年多,房间却一尘不染,还充塞着淡淡的香味。\r

    正叔走后,我按照仪式,第一夜必须把牌位放在枕边睡觉。虽然不信有鬼,可背对着牌位,总感觉背后有人盯着我,心底发毛。明知道是一个木头疙瘩,却忍不住去幻想,有个女鬼在后面飘啊飘。\r

    最后一咬牙,拿过牌位抱在怀里,用杯子盖着脑袋,心底默念,小然妹妹咱们怎么说也是名义上的夫妻,千万别来找我啊!\r

    刚念完,我感觉特别扭,什么叫夫妻?突然,银铃般的响声,吓得我只打哆嗦,猛得坐起身,见着窗户开了半扇,床沿的铃铛叮叮发响。\r

    “三个米斗紧扣着树枝,风水进去,从对着下面的米斗传出来,半夜声静,人静下心来听的时候也就能听到那种“咯咯”声。”陶木匠把漏斗丢在一边,拿起灯笼挂在风筝后面,点燃灯笼里的火,很快灯笼带着风筝升上了高空,超过白杨树顶。他用丝线控制着风筝,由于夜太黑,人形风筝是黑面料,从下面往天上看,感觉是一个人影飘在天上。\r

    如果我不知道是陶木匠放上去的,在平日晚上见着,还不吓的屁滚尿流。\r

阅读鬼妻有点萌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综]千手纪事最强修仙奶爸魔少不羡仙:媳妇美翻天[我英]我的心跳学院!Dear My Hero~不愿消失的心情~蜜芽的七十年代魔傀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