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换婚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我也以为是收徒,见着乡亲的反应,心底喜滋滋的。\r

    酒宴办完,陶木匠在离开前,问我是今个跟他去县城,还是等收拾好了他再来接我。我还在跟父亲赌气,说今天就过去。于是,陶木匠在乡亲们羡慕的眼神中,从包里拿出大哥大拉长天线,给县里人打电话,让人来接。\r

    “小四,我跟你爷爷说好了,让你跟我学手艺,也跟你爸通过气,他也答应了。现在得看你的意思……”陶木匠独自走进厢房,对着父亲点了点头,微笑的打量着我。从脚看到头,再从头看到脚,他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和蔼,神情越看越满意。\r

    父亲勉强的笑着。\r

    我正在气头上,也没注意陶木匠和父亲的神情,想也没想,说:“那行!”\r

    我的声音很大,外面繁杂的聊天声突然安静了下来。父亲一张老脸涨的通红,伸手打我,被我躲开。幺妹低着脑袋站在一边,吓的眼泪唰唰往外流。\r

    “逆子,给老子滚,老子就当没生过你。”父亲气得手指发抖。\r

    “好,这是你说的……我滚。”我一股气堵在心底没地发,顺着话头顶了一句。\r

    那年头学手艺,要正儿八经磕头奉茶,送拜师礼,师傅瞧的中,才会收徒弟,想学一门手艺相当难。陶木匠在县里是有名的大木匠,他上门讨徒弟,傻子都能看出有问题,偏偏当时我见识少,不知道里面的道道,稀里糊涂的答应了。\r

    陶木匠拽着我的胳膊,亲热的拉倒院子里,当着吃酒的乡里乡亲和亲朋好友说:“今天是孙大的好日子,我这个媒人先生再次恭喜小两口白头偕老,永结同心。”\r

    在坐的亲朋很给陶木匠面子,跟着起哄,尽捡好话说。\r

    “借着这个时机,再说一件喜事。鄙人打算让孙四入门,传其衣钵,让孙家小四的叔叔伯伯和乡里乡亲做个见证……”陶木匠不愧是县城来的,说话都不一样。\r

    他说的不是拜师,而是含糊其辞的说入门,一群亲朋好友都以为是他收徒,纷纷站起来贺喜。大伙都出自真心实意的羡慕,议论:“如果我家狗娃能跟陶师傅学手艺那就不得了了,孙四这小子好福气。”\r

    我是农村人,上面有两个哥哥一个姐姐,我排行老四,下面还有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家里穷的叮当响。\r

    清晰的记得,那是九一年的春天,我刚过十六岁,大哥在春分那天结婚。父亲一咬牙,在院子里摆了十桌酒席,场面非常热闹。在不逢年过节看不到肉的年月里十桌酒席相当厉害了。兄妹几个一年到头,到处割草养的三头肉猪,全砸在那场婚事上。\r

    二哥三姐忙活着接待客人,我从小性子跳脱,父亲不让我们吃酒席,我带着五弟和幺妹乘着掌勺师傅不在,从蒸笼里偷出三大碗咸菜扣肉,躲得远远的吃完才回来。\r

    父亲知道我的性子,他谁也没找,偷偷把我扯到厢房,骂我是不是急着吃了投胎,祖宗的脸都被我丢光了。我打死不认,幺妹说好不告诉父亲的,她趴在门外听了半天,低着脑袋进屋把事情原原本本抖了出来。\r

    父亲让我在厢房跪着,酒席不散不准起来。十六岁的少年血气正旺,想想自己割了一年的猪草说好来年肉猪卖了买件新衣服,结果屁都没有。大哥结婚把猪杀了也就杀了,谁让他是我哥?可是,看着别人都在吃酒席,自家人饿着肚子干瞪眼,我心里别提有多憋屈。刚跪到地上,越想越冒火,也没管外面还有一堆亲戚,猛的站起身,指着父亲骂:“你死要面子活受罪,别人家娶儿媳妇,谁不是摆三桌?本家一桌,大嫂那边送亲一桌,舅舅姑爷这些亲戚一桌,你装什么大尾巴狼?明天指不定自家揭不开锅了。”\r

    爷爷一直和县城里的木匠师傅在旁屋说话,爷爷杵着拐杖到大院,说我年轻不晓事,把这事盖了过去。\r

    陶木匠是祖传的手艺,年纪比父亲还小,幺爷爷跟着他父亲学过手艺,论起辈份他和爷爷是一辈的人。他穿着老土的西服,在当年那可是了不得的,一身行头往外一站,能唬住不少人。\r

    直到傍晚,一辆棺材盒子似的桑塔拉从泥巴路上颠簸进了我们村,车开不进村里,在村头大路上停着。我只顾着对小车新奇,加上大灯刺眼的光芒,也没注意到挡风玻璃上贴了一张很小的白色喜字。\r

    家里人还忙着招呼客人,来送我的只有爷爷和幺妹。\r

    “孙老回吧!我会照顾好小四的……”陶木匠给爷爷打声招呼,一头钻进车里。我以为只是去学手艺,也没当回事,坐在车里脑子探出车外说:“臭丫头要是有谁欺负你,打不赢先忍着,等哥回来帮你出气。嗯……你嘴长,四哥去县城带好东西不给你。”\r

    “四哥,你别去了。爷爷和爸爸都是骗你的,我偷听他们说让你给陶木匠当女婿,还是啥子冥婚。”\r

    小丫头话刚出口,陶木匠和爷爷的脸都变了,司机在前面自顾的抽烟。丫头不懂冥婚,但我没少听村里老人提过,冥婚他妈的就是跟死人结婚。虽然陶木匠家妹芽是个美女,但人终究已经死了。\r

    “我去你大爷的,让老子跟死人结婚?草。”我呆了一会,跑下车愤怒的对着车就是一脚。\r

    “小四,别慌着走。”爷爷杵着拐杖着急的追我,扑通一下摔倒。我回头去扶爷爷,嘴上虽没说啥,心里却憋了一肚子气。\r

    “你大哥老大不小了,二十三四的年纪还讨不到媳妇,要不是陶师傅做媒,他那能找到媳妇?陶师傅还答应等他们新婚过后,去木材厂帮忙,这也是一门生计。老二如果愿意,也能跟着去学手艺……小五和幺妹都还小,总不能让他们两跟你一样不上学吧?上学也得要钱!”爷爷倒在地上不肯起来,唠唠叨叨个不停。“爷爷一把年纪也没失信于人,你不去,我死给你看。”\r

    “孙老,您也别逼小四。藏着掖着我也不舒服,把话而摊开了说吧……”陶木匠简单的把事儿解释一遍。我气血攻心差点忍不住踹死地上的老东西。\r

    从小爷爷就喜欢二叔家里人,不待见我们几个。二叔的大儿子看上了县城一家的女娃,两人还真对上眼了。女娃家人嫌弃二叔家穷,不肯同意。二叔只认识县城的陶木匠,正好也知道陶家女儿刚过世,有心思筹备一门冥婚。陶木匠打算好找临县的一个傻子,能完成冥婚又帮衬别人家养傻子,两全其美。\r

    二叔找爷爷商量,爷爷拍板做了我的主,于是二叔找上陶木匠,让我去冲这冥婚。陶木匠知道我长像不错,性子也不像老实巴交的农村娃,又把我的八字拿去一合,跟她女儿很合拍。就算他闺女过世,当父亲的谁想给女儿找个傻子?陶木匠见此,欣喜的答应,说只要等事情办成,就借五千块给二叔。陶木匠也找父亲商量过,答应给大哥说一门媳妇,再给二哥弄一个营生,父亲也同意了。\r

    “小四,你不愿意我也不逼你。孙大这门亲已经结了,让他们新婚后,来木材厂做工。至于你二叔……。”陶木匠后面的话没再说下去,爷爷却急了,抱着我的腿说:“小四,陶师傅是个信人,你不能让咱们老孙家言而无信!”\r

    我站着,没管爷爷哭哭啼啼,脑子里一团乱麻。\r

    这事不怪人家陶木匠,是孙家人主动求上去的,人家还先付了报酬,给大哥说了门亲事,只是我这个当事人不知道。\r

    “幺妹别瞎说,四哥是去学木匠手艺。记住了,以后那话对谁也不能说,知道吗?”我用脚踢开爷爷的手,走到幺妹跟前,蹲下身子慢慢帮她擦干眼泪。“以后好好上学,咱家孙幺妹肯定是村里第一个走出去的大学生,老五那个棒槌不用指望了。”\r

    小丫头拼命点头,强忍着不哭,眼泪还是唰唰的流。\r

    本来一家人吃饭都难,大哥结婚又多了一口人,总不能让嫂子跟着一家子过挨饿的日子吧?我不去冲冥婚,就算陶木匠还让他们小夫妻去木材厂,他们有脸去吗?说不定嫂子娘家还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幺妹才十一岁,眼看也要像我一样没钱再上学,老子的遗憾不能在她身上发生。\r

    我有对二叔和爷爷的恨,对父亲的怨。而幺妹哭泣的脸,让我感觉肩上多了一种无形的重担。\r

    小丫头跑到车边突然哭了起来,哭得我莫名其妙。\r

    “别哭,小心长大了嫁不出去。”我最喜欢幺妹,不忍心看着她哭,连连哄着。\r

阅读鬼妻有点萌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剑仙归来时间迷局死神之路我的女友非人类[快穿]我的美人学长错过那些年,宠回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