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离去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冯战歌走到郑小橖身旁,将手轻轻地搭在郑小橖肩上,“提升力量是件好事,但作为兄弟我还是要提醒你,别走了歪路。我知道你这么迫切的原因是什么,我也会尽我所能去帮助你的。所以你现在有什么线索么?这样盲目可不行的。”

    郑小橖略显无助地摇了摇头,“没有,一点线索都没有,但如果再让我碰上那些人,我想我一定会感受到那时的感觉的。”

    “靠,一米七?”郑小橖露着十分夸张的表情,“为毛只有你长那么高啊?不公平啊!”

    冯战歌看着比自己矮了一个头的郑小橖,揶揄地笑道:“哟,好久没量身高了,你这一提我才发现,你好像又矮了呢。”

    回应冯战歌的只是一根中指,冯战歌无所谓的耸耸肩。

    跑了将近两小时,郑小橖和冯战歌赶忙在一片树荫下停下脚步,十分熟练的将放在石凳上的水瓶端起一饮而尽,围在脖子上的白色毛巾早已被汗水浸透,但两人毫不介意地把湿透的毛巾取下拧干,不约而同的往额头上一抹。

    “小琳的大补汤真的很不错呢,我可是睡了三天才醒,醒来后喝了一碗汤就精神百倍了,一点也没有睡久后的后遗症。”郑小橖擦干汗水后一屁股坐在了石凳上。

    冯战歌瞅了郑小橖一眼,微微点头表示赞同。

    郑小橖揉着小腿,目光盯着冯战歌问:“对了,这次训练完后,你有什么打算呢?”

    “打算?”冯战歌想了想,沉默了一会儿,才缓缓开口,“没什么打算,老姐那边也没有需要我做什么,所以我暂时还没什么计划。你呢?和教官的约定算是泡汤了,称号级炼成阵怕是得不到喽。”

    “得不到就得不到,我在这一个月里可是想得明明白白的,没必要急于求成,凡事都有个过程不是么?”郑小橖长舒了一口气,仰起头望着天,“以前的我光想着如何前进,如何快点提升自己的力量,但后来好像发现,这一切都不会随着我的臆想而进行的,从走出希顿镇到现在,我遇到的问题和坎坷都太多了,在列车事件上、在医院被你指导炼金术上、在与你切磋对抗上、在白教官的指导上......我该学习的东西都太多太多,更何况炼金术这一门,根本就不是靠速度就能够提升力量的。”

    “欲速则不达嘛,古人就看得很透彻。”

    “是啊,欲速则不达,明明自己就懂得这句话,可真到这时候就偏偏想不起来这句话的意思。”郑小橖皱着眉头看着自己的手心,他握了握拳头,想要感受到什么东西似的,“但时间真的不容许我继续浪费下去了,我需要尽快提升自己力量......”

    三日后,在初阳升起之时,早有两道身影在村边开始了晨练。

    “林叔早啊。”

    “胡大娘这么早就起来啊?”

    “白大爷,你家的猪跑出来啦!”

    两个少年边跑边吆喝着,每遇见一个人便要打声招呼,当然,以某个少年的性格,是不擅长这种打招呼方式的,也只有另一个少年才有的这种独特的打招呼手段。

    “看来这一个月你也没有白过嘛。”郑小橖望着冯战歌那略微增长的身高和微微鼓起的肌肉块,一脸羡慕的说道,“喂,你身高多少了?”

    冯战歌一怔,往树旁贴近,对着大树稍微比了比,不假思索地道:“大约一米七。”

    “也许吧。那你现在有计划了吗?”

    “嗯,待会儿回去我就准备和教官告别。”

    “嘿嘿,事不宜迟,那就走吧。”

    “教官?”

    “嗯?回来啦,正好要出去找你们呢,你们赶紧收拾收拾,把东西都整理好,然后来大堂找我。”

    也没再多说什么,白潇洒说完这一堆莫名其妙的话便摇晃着身子晃悠地走进去,还哼着一首不知名的小曲子,留下面面相觑地两人。但几个月来的训练可不是白训的,作为士兵就要无条件的去执行上级给予的任务,两人在一瞬间便反应过来,火急火燎地跑到自己的房间中收拾东西起来。

    过了半小时,两人在收拾完洗好澡后才进到大堂中,一脸疑惑地将目光放在白潇洒身上。

    白潇洒抬了抬眼皮,自顾自的饮了口茶水,不得不说,眼前的这两个小家伙和几个月前的状态相比,真的是天壤之别呐,要说几个月前的两人像是塑料泡沫的话,那现在的模样就是一块可雕刻的木头了。

    对这两个徒弟,白潇洒还是很满意的,毕竟这也是从自己手下训练出来的兵嘛,能够找到两个好苗子也不容易。

    “嗯,都收拾完了么?”

    “是!教官!”

    看着一副严阵以待的样子,白潇洒哈哈一笑,“行啦,别那么严肃,这可不是训练的时候,从你们睡醒开始训练就已经结束了。”

    说是这么说,但两人还是一动不动,仍然保持着军训时期的姿势。

    “呃,好吧,随你们吧。咳,现在说正事。第一问题,这次训练后你们有什么打算么?冯战歌你先说。”

    “是!”冯战歌微微一顿,实话实说道,“报告教官,暂且没有打算,可能会跟着小橖一起吧。”

    像是早有所料般,白潇洒连问也不问,而是跳到郑小橖那儿,“郑小橖,你呢?”

    “报告教官,我打算从中央出发,一路向西方前进。”

    “西方?为什么是西方?”

    面对白潇洒的疑问,郑小橖摇头,“我也不知道,只是冥冥之中有一种感觉,我得一路朝着西方走去,至于为什么我也回答不上来。”

    “这样啊,仅仅只是往西方走吗?有没有目的地?”

    “当然,往西方肯定不是漫无目的的走,其实还有一个理由,我是想在大夏多走走,想要遇到其他更强的人,想要遇见更多更有趣的事情。从来到大夏的那一刻,我就遇见了很多强悍的人,像是反叛军的周崖、小棠姐以及教官您......甚至还有那个看起来文弱的刘璃上尉,我觉得我在他手下可能走不过十招吧,如果不动用炼金术的话......大夏,光是在首都都有这么多的强者,我觉得其他地方肯定还有不少,以前是我太坐井观天了,说白了点就是带着小骄傲的眼光在看世界,其实我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

    “哈哈,你能看清楚这些很重要,我也不再做褒奖了。你说的没错,这个世界的广阔远不是你我就能够想象的,多出去走走看看也不错,会有很大收获的。”白潇洒说,“那么第二件事,这个也是我给你们的任务啦,和第一个问题的回答相辅相成,毫无违和之感。”

    “这第二件事呢,就是我需要你们在旅途的过程中,帮助沿途军部、警部的人处理一些比较怪异、难以解决的案子。”

    “哈?协助军部警部?怪异案子?”郑小橖和冯战歌两人异口同声地问道。

    “没错,这任务应该不难吧?”

    郑小橖面露异色的问:“目前听起来好像没什么难度,但你能具体说说是关于什么样的事情吗?”

    “具体?这个你应该早有所知才对吧?”

    白潇洒的话让郑小橖不由一怔,早有所知?似乎自己很早之前就知道了?可为什么自己还是一点印象没有。

    对上郑小橖不解的目光,白潇洒微微一笑,“小伙子记性差,所谓怪异案子就是非常人能解决的案件,其中包括与反叛军相关的案件。”

    白潇洒并没有把话说完,说到这个份上,郑小橖若是还没有想起来,那就只能说明眼前这个家伙并不是郑小橖了。在听到“反叛军”三个字后,郑小橖的脑海里又再次浮现出那日的情景,那个口中为了百姓的反叛军小队首领。

    “周崖!”他轻声嘀咕了这个令他忘不掉的名字,这个强悍的男子,这个令自己差点见阎王的男子。

    那日的颤栗至今还留存在郑小橖的记忆里,每想到这件事,郑小橖的小腿就难以自控的发抖,其中蕴藏着的情绪有害怕、有胆颤、也有兴奋……诸多情绪杂糅,郑小橖也分不清到底是什么原因了。

    郑小橖深吸了一口气,平复内心的杂乱的情绪。

    他带着沙哑的嗓音说:”我明白教官你的意思了。“

    ”那么你是答应了?“

    ”可以。“郑小橖低沉一会,开口答道。

    白潇洒缓缓抬起头,嘴角微斜,他对上了眼前少年那双看似狮子般的眼瞳。

    不多时,两人便回到了家中。

    只见门前站着一脸懒散的男子,穿着短袖白衬衫和花裤衩的美少男。

阅读魔法世纪中的炼金国度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无敌全能修仙[综]目标忍界第一村百万年后做海贼(偶像练习生朱正廷)桃花仙子万域独宰世界第一第二第三都是我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