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返校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确实亏欠了老羊啊!”我内心叹道,仅仅是一个实验,便葬送了老羊十几年的生命。弱小既是原罪,如果牛宝足够强大的话也不会死了吧。

    老杨头回屋抽起了多年不碰的旱烟,我则去给杏子打了水,她开始做饭我开始说起明天行程的事。

    第二天上午法院来人接走了阿牛,村里的人猜可能是牛宝在金三斗砖窑打工身死这件事要给说法了。不过这些对那些今天来上课的孩子都没什么影响,好像牛宝死了就像死了只蚂蚁。

    这些事讲是讲不明白的,我也没有和他们提,只是告诉他们不要做伤害他人的事,否则将会没人和他们做朋友没人再会和他们玩儿,孩子们听了果然重重点头表示懂了。

    我一边讲课一边刷着县城贴吧的最新动态,很快,有了一个名为《十一岁少年杀人自首》的帖子。我点开看了看,底下几十页评论,甚至有偏激的用户屠版了。

    “你现在知道了也没用!”我仍是语气平静。

    “是谁!!”他把存钱罐小心放下,拽住我的衣领吼道紧接着他泄气的放下哀求道:“雷云我知道你从小到大都特别聪明,你说你猜到凶手了,我信!牛宝最喜欢你给他讲故事教他知识,看他面子上,算我求你,告诉我是谁吧!”

    我拿开他的手,平静道:“我今天来找你是想告诉你,想报仇你的力量是不够的,但我可以帮你。先别急着答应,明天有了确切消息之后再来找我。”

    金三斗案子的帖子下面也有很多评论,一些网友认为既然知道了杀害牛宝的凶手,金三斗应该不会坐牢了,不过罚款肯定少不了,另一个观点是他作为未成年凶手的监护人罪上加罪,子债父偿,理应受到重罚。

    今天应该是最后一天讲课了,我又来了一个糖果大派送,孩子们欢呼雀跃,只有小妹不太高兴,因为只有她知道我要离开了。

    上完课等快午饭的时候我去了一趟杏子家。老杨头昨天一天没有回家吃饭,我便没找到投放神经抑制剂的机会。

    去了杏子正要做饭,老杨头看到我来了拿出两个羊角尖端打磨出来的坠子,上面穿了根红绳,他给了杏子一个给了我一个道:“我这一辈子就两个惦记,一个老羊一个杏子,这两吊坠是我昨天磨出来的,也是老羊剩下的最后的东西。再过两年等我走了杏子没了照顾,看在老羊的份儿上你可要多帮衬着她。”

    一旁杏子眼眶发红,我接过吊坠摸摸她脑袋以示安慰。

    晚上我找到阿牛,他正抱着一个卡通人物存钱罐坐在自家门口发呆,等我走近他看了看我就又重新低下头。

    我往门内望了一眼,院子中央多了一个勉强可以放下一个大人的土坑,牛宝的尸体则被放在他生前最喜欢晒太阳的那里。

    我没说话,直接打开手机播放了我在砖窑录下的那段视频,于是活到二十四岁除了死了爹娘哭过一回的汉子第二次哭了。

    我望着门内平静道:“我大致猜到谁害死的牛宝了!”

    “是谁!”他猛然抬起牛眼盯着我。

    阿牛深吸一口气,从裤兜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纸。“这是牛宝之前没有投出去的一封信,他以为你这个暑假不会回来,他说他很想你。”

    我吐出口闷气,接过来没有看便走了。

    下午阿牛坐车回来了,他找到了我,告诉我凶手就是金宝,说起金宝的杀人理由阿牛不禁惨笑:“你猜他怎么说,杀牛宝竟是因为同名!是因为牛宝比他能干活!就因为这可笑的理由,牛宝,就永远的离开了这个世界!!该死啊,他该死啊!”

    听到这我也是默然,金宝真的是天生的疯子,哦对了,他姐姐跟他比起来也不差。如果昨天的神经抑制剂没有起作用,他们又活下来的话,以后真的可以成为了不得的人物呢。

    阿牛颓废的低下头道:“因为我拒绝任何赔偿,他们申请了禁止令,勒令我禁止靠近金宝,有效期长达十年,最重要的是,因为金元的聪明伶俐,一位偶然下访的市长将她收为义女,打算带她出国深造,金元恳求带着金宝一起走。”

    阿牛声音渐渐变得高昂,“明天,金宝会最后回一趟家,这次机会我一定要把握住!虽然我不想欠你什么,但如果我失败了,我会回来找你的。”

    “随你。”我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哂笑,你会回来的,一定会回来找我的。

    第二天上午十点多传来了阿牛被刑拘的消息,我也收到了公输策打来的电话,阿牛埋伏在了金宝家里,可惜他没料到还有随行的公安,被抓了个正着,听公输策说申请保护也是金元考虑到的。

    后来我去金家拜访了一趟,金三斗先是对我表达了感谢然后表示不会起诉,阿牛关他一宿估计就放出来了。

    金远金宝也在客厅里,金元脸色沉凝,金宝则开始无意识流口水,不时眯上眼打盹。

    我绕有兴趣的问了问金元对金宝这事的看法,然后她以道歉的形式回避了这个问题。

    我惊讶于SVR-1的完美,尤其是作用在女性身上,或许杏子也获得了我看不出的好处,想想真是令人不爽啊。

    我给公输策打了个电话让他帮忙在聚会之前放阿牛出来,倒不是什么难事,既然金三斗没有起诉,也没有人受伤还有内部警员担保,当下便放了他。我让公输策转告阿牛跟着他就行,下午过去的时候晚上一起再吃顿饭。

    吃了午饭和父母道了别,提着杏子的大包小包当先坐上郭叔的小货车。

    “又到了离开的时候了。”,我看着远去的村庄。

    “下次回来要么衣锦还乡,要么便是客死他乡了吧,哈哈哈!”我前面喃喃一句后面则大笑出声,引得杏子侧目偷偷看我,脸色竟有了些羞红。

    杏子这段时间也感觉到了我的强势,她第一次发现陌生的我这么有魅力。

    路上无话,可能她有话说吧,反正我是神游天外思考回校要做的一系列事。

    到了县城便有出租车了,我和杏子同郭叔告了别,我叫了辆出租要去警局接公输策和阿牛。

    “雷云,怎么去警局啊!”杏子疑惑道。

    “去接公输策还有阿牛。公输策,还记得吧,那个一脸衰相的家伙,现在当警察了,前天牛宝那件案子就是他带队来的。”我出口解释道。

    我这一说话的哥也插话了:“原来哥们儿认识官爷啊,回头还让我拉你们呗,也让我沾沾官气,这几天倒霉,杀一杀!”

    我无可无不可,笑道:“可以。”

    我打了个电话,公输策赶紧向上级请了假,因为金三斗砖窑的事儿市局发下来一大批资金,他上级可是吧公输策当做福将,不过是半天的假立马准了。

    公输策带着一脸木讷的阿牛等在警局门口,我带着杏子下车。这衰货无耻的以老同学的名义要拥抱杏子,要知道现在可是夏天,女生身上也就两层,我踢开他没好气的让他赶紧滚上车。

    公输策本来便是开个玩笑毕竟他和杏子老久不见了,权当促进感情,也不会说真抱杏子,但是我的笑骂在杏子眼里便成了我对她的维护。

    她脸色有些羞红轻啐我们两个一口,坐进副驾驶座。阿牛则像个透明人一样,不出声,同样也没人理他。

    找了个中档餐厅,四五点真没人呢还,我故意落后几步让公输策和杏子去订个包间,自己则和阿牛谈了几句。

    “现在我要你跟我去TS市帮我完成一件事,当然这也是在帮你自己,不过如果失败了你将丢掉你的生命,成功了的话,嘿,你会知道的。你确定跟我走吗?”我有些狂热的道。

    “你是牛宝老师,我相信你不会放过金宝,我跟你走!”阿牛语气坚定。

    “嘿,很好!”我双手交叉放在脑后一晃一晃的走向杏子二人。

    饭桌上我和公输策放肆地大笑聊天,哪怕无酒助兴也是侃天侃地说了个酣畅淋漓,至于旁人感受早被抛之脑后。临别之际虽无涕零公输策也是红着个眼眶,我却是淡定得很摆手让他回去注意安全,带着杏子阿牛便上了公交。

    其实杏子对我带着阿牛这个破坏二人气氛的家伙很是不满,不过我没有和她解释的意思,她也不敢像以前一样颐指气使。等她主动问起时,我便道:“阿牛让我帮他在TS市介绍个工作,索性带上他一起去了。”

    这两天却是悲喜交加了,悲的是牛宝之死,喜的是找到一个完美实验体。至于说完美二字体现在哪里,当然是阿牛那一腔恨意,拥有极端情绪的实验体总有较高的成活率。

    心里轻松了一些也多话了起来,当然,和杏子的聊天之中我是占据主导的。晚上的火车我订了三张卧铺,这一路便睡了过去,早上七点到了TS市。

    听到这我有些疑惑,理论上来说半天时间足够神经抑制剂产生效用了,也不知道是不是金元本身体质原因,说起来杏子对这类药物也有极大抗性,看来是独属于女性的特权了。

    我没有出声,阿牛便继续低沉的诉说:“金三斗这一次交了几万罚金反而因祸得福了,市里传话过来这一处砖窑推动了我们这一片村落的经济发展,特批下来几十万资金投入金家砖窑。”

阅读黑暗救赎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从斗罗开始的二次元生活重生之乡村爱情尽欢城中无眠色魔导召令当世界都瞎了以后豪门神医:腹黑老公套路多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