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牛宝之死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真是留不得你了,哼!”我之前对金宝的一丝怜悯此时被抛弃的干干净净,细细想来却是迁怒于他了,不过那又如何,我是好人吗。

    村长早早报了警,要到这种穷乡僻壤起码一半路程都得是土路,县里警局的一些队长都不愿意去,恰好一个新调过来的小队长自告奋勇去查。

    水也就两米来深,关键是里面的淤泥,这要是吸住脚了可不好上来了。

    我也知道水底疑似有尸体的事儿了,看着要下水的阿牛我心里猛地一咯噔。

    “千万不要是他!”

    蛋大看见我忙跑过来忿忿不平道:“是金宝脱的小妹衣服,他想做坏事。”

    “哦?”我转头盯住脸色发青的金宝,呼的吐口气。“看样子这辈子你只能傻笑了。”

    我在这边盘算,村里来的那几个主事的已经开始张罗进水潭捞尸,一般人都是不愿意去的,干这活的大多是那种上无老下无小的,这不,前几年没了爹娘的阿牛不正合适?

    “啊啊啊啊!!!”不过三两分钟阿牛便抱住一具泡得浮肿的孩童尸体游出水岸,他大声哭嚎,声音撕心裂肺。

    我也呆住,眼泪不禁流出几滴,小妹忙帮我擦去眼泪。哭泣这种东西是极易在孩童里传染的,很快小妹也嘤嘤哭起来。

    水里阿牛右手托着一块分量不小的石头,同时揽住牛宝的尸体费力的往岸上游,我见了放下小妹过去接过牛宝的尸体,将他连同双脚腕上绑着的大石块放在地上。

    阿牛上了岸便跪倒在地,从始至终一言不发。

    我很快冷静下来,看了眼面无表情的金宝大脑内的信息迅速整合串联。“童工,金家,好好好!”我不能确定是谁干的,但是这和金家绝对脱不了干系。

    “什么!”阿牛皱起眉,“你呆这儿我去村里叫点人。”

    因为小妹在的原因我也被通知到了,赶到的时候小妹正抱着短袖蹲在一边发呆。

    我看小妹有些不正常,忙给她套上外套抱起她道:“怎么脱了短袖了,你也不是小孩子了可不能在男孩儿面前脱衣服。嗯?”四周散落着的青蛙尸体引起了我的注意。

    “哥哥,头痛。”

    “是不是感冒了,趴会儿吧。”我扫了眼金宝,凝神看向蛋大,眼中露出询问。

    但谁也不好开口去给阿牛提这事儿,人家可是刚丢了儿子,这要是惹恼了做出什么杀人放火的事儿来可不划算,人家现在可没顾忌的。

    “我去捞吧!”阿牛主动揽了活站到潭边。

    “嘿,雷云,好久不见了,你居然在这儿凑热闹!”一个英武不凡的年轻警察对着我招呼了一声接着正色道,“先干正事儿,完事再聊。”

    “公输策?居然是你。”我看到了曾经的高中同学兴致也并不高,冷漠的解释了一句,“我不是在不是凑热闹,死者是我学生。”英武警官眉头一挑和同事走向场中。

    其他三位警察去取样公输策则走向阿牛。

    “年龄?”

    “十岁,他四天前失踪了,我报了案了。”阿牛抬头面无表情的看了公输策一眼。

    公输策能感觉到他眼里的绝望,他深吸口气道:“同志,对于这件事我很抱歉,但是您孩子的尸体我们需要带回去尸检,争取早日找到凶——”

    “不必!”阿牛冷冷打断公输策的话,“我儿子谁也不能带走。”说完解开牛宝脚上的绳子就要抱走他。

    公输策急了还要劝,我走过去拍拍他示意别急。

    “阿牛,先别抱走他,牛宝交给我检查吧。”阿牛看了我一眼,站到尸体另一侧。

    公输策不满道:“胡闹,你不要妨碍公务好不好!”

    “我去年报的尸检班儿分数100。”

    “这。。。”公输策可是知道,能考到九十警局都抢着要了,何况满分的,不过他高中那三年我们关系还是很铁的,相信我没有说大话。当然,事实我是在骗他。

    “好吧,既然他父亲同意。不过我还是坚持将遗体带回警局。”我没理他走近了蹲下身子,我的手在牛宝尸体各处按了按,这双被导师称为最稳定的手也因为内心的痛苦颤抖起来。

    另一边公输策开始观察四周顺便检查同事采集的标本。

    “这些死青蛙怎么回事!”公输策问起在场众人。村民们面面相窥纷纷表示不知

    。“我知道,这是金宝干得。”一旁小妹举起小手声音细微道。

    金宝早就想拉着金元开溜的,只是村长以作证为由留下了他俩,当然蛋大小妹也不例外。

    公输策看向金宝心道:“好一个心狠手辣的小孩儿。”不过因为与本案无关他也没有多问。

    “喂小妹妹你怎么了!”却是小妹说完话斜斜倒在地上。

    “怎么回事!”我听到身后惊呼回头一望不禁一声怒吼,脸上少有地露出残暴的表情。

    公输策叫了小妹两声又探了探她的鼻息欲言又止道:“晕过去了,还叫救护车吗?”他摸了摸小妹额头确认没有发烧便抱起她,毕竟地上有凉气。

    我感激的看了他一眼,因为我之前抱过牛宝的尸体,现在也是徒手在检查尸体实在不便碰小妹。

    “不必了,等下交给我。”我沉下心低下头继续检查牛宝尸体。

    “是溺死不是抛尸,死亡时间不超过一周。身上有多处新旧不一的刀痕,但都不致死,想必凶手不是第一次折磨他。衣服很完整,没有扭打迹象。”我平静说完看了阿牛一眼。

    阿牛在一旁咬牙切齿悔不当初,“那几天发现牛宝异常我就应该问清楚的,为什么为什么我没在意!!不过一个婆娘我居然就冷落了牛宝,我对不起啊!”

    “人死不能复生,晚上我有事找你商量。”说了这一句我也不管阿牛答不答应径直走向公输策。

    “策,帮我把小妹报到我家。”

    “嗯,走。我这次申请这个任务就是记得你在这个村,我估摸着暑假你应该在家就打算顺便看看你,没想到,唉。”

    “嗯。”我和他离远了众人,我问道:“那会儿你想说什么?”公输策看了我一眼又看向前方道:“你这妹妹像是吃了迷药,当然强效安眠药也是这种模样,多休养一段时间就好了,我怀疑是那个小孩儿。”

    “哦。”我心里有计较,便没再多说。

    “策,你不是在市里吗,怎么调回来了。”

    “嗨,在那种大地方太费脑子了,我还是回县里吧,地儿小,事儿少。”我知道他说的事儿少什么意思,笑了笑没做评价。

    “你和杏子,现在是个什么情况,我还一直惦记着你们的喜酒呢,是不是就等着我们工作有钱了才办呢啊,就等着我们封大红包是不是!肯定是这样的无耻!”

    “哈哈,哪儿敢!”我打了个哈哈,也就只有和老友才能这样轻松。

    走在乡间小路上,公输策这身装扮还是非常吸引目光的,不过现在街上只有一些老头老太太,我又长时间不在家想来都看我脸生便没人搭话。

    回了家我爸妈都不在,我松了口气,要是被他们发现小妹晕过去少不了打我一顿。

    我让公输策把小妹放在兼厨房亦兼客厅的长椅上,将自己身上清洗干净接着回我屋取了一剂细长白色纸袋的药,撕开倒进小妹嘴里,稍微喂了点水,等她咽下去,只过了三十来秒皱着的细小眉头便舒展开来。

    我随口解释了一句:“这是我导师的专利药品,回复精神用的,市面上不流通。”

    “可以啊你小子,混上研究生了?”

    “这是实力好伐,衰仔!说说你跟章晓现在咋样着呢?”

    “分了呗,还能咋样。异地有几个不分的,一个月两个月的见次面最后发展的和泡友都差不多了。”公输策自嘲了一句催促道:“你跟杏子赶紧的吧,耽搁久了可容易出事儿!你要不愿意让给我,这乖巧的小闺女娶回家肯定好管啊。”

    “呵呵呵。”我摇头失笑,“管她?她得把你家底儿管没了!”“怎么说?”“外面的世界太精彩。”

    我把小妹放我爸妈屋里,想来小妹睡到中午也就该醒了,最后给她备了杯水便和公输策往回走。

    “咱们哪会儿搓一顿吧!”公输策提议。

    “可以,后天吧,我和杏子去县城做汽车去市里,去早点一起搓一顿,我请客。现在说说正事儿吧。”

    “正事,你是说!”

    “我怀疑牛宝的死和我村里一户姓金的有关,他们可能在我们村子招童工,而且是瞒着村里人干的。”

    “你既然说了那估计错不了了,不过要调查的话还得下午我开了调查令再说。”

    “嗯,动作快点,我可不想他们跑路了。”

    “交给我吧,对了,你报尸检班儿真考了满分?”

    “当然假的,根本没报过。”

    “你这小子!”

    “同志,能问问你和死者什么关系吗?”公输策半蹲在地,尽量把语气放缓。

    “这是我儿子。”阿牛木然道。

阅读黑暗救赎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超级散户男人禁地3才不要和老板谈恋爱超级机器人工厂英灵之剑医武至尊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