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殿前惊变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大师莫非有什么难言之隐吗?如果晚辈可以做到的话,一定帮忙。”凌风道。

    “有施主这番话,我也就放心多了。”苦乘道。

    “既然如此,我也没有什么遗憾了。”幽冥鬼叟道。

    “凌风施主,苦乘师兄请你上前一叙。”

    凌风抬头一看,见是苦乘旁边的心剑所说。

    “虽然蒋柔是我的弟子,不过关于他做的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情,我也有所了解。所以换个方面来说,我还得感谢你帮我清理门户呢?”幽冥鬼叟说道。

    前辈必定是有时相求吧,如果晚辈可以做到,必定全力以赴。”凌风道。

    他从对方的言辞中,早已猜出来了对方有事相求。

    凌风心道:“不知道苦乘方丈找我有何事?总感觉好像这件事情还没有结束一般。”

    “施主,我有重要的事情跟你说。”苦乘道。

    “不知大师有何要事?还请明示。”凌风道。

    “施主请到这边来!”

    苦乘带着凌风走到了距离群雄附近的一个厢房外,这个地方隶属于达摩堂。

    凌风走上前后,幽冥鬼叟感谢道:“二十年前的往事可以真相大白,这多亏了你的帮助。”

    凌风没想到对方突然间变得这么客气,连忙说道:“前辈不必挂在心上,能够看到你和少林的恩怨彻底了解,晚辈也特感欣慰。”

    “你的性子倒是和当年的苦色有点相似,不过我相信你的成就日后必定无可限量。”

    这话倒不是夸赞之辞,就凭凌风现在的资质,假以时日,的确是无法衡量他的武学修为。

    “多谢前辈吉言!”凌风抱拳道。

    “不错!我想你把我和燕儿合葬在一起。”幽冥鬼叟悲伤道。

    凌风看到他悲伤的神情,又联想到对方的经历,一口气答应下来了。

    “我给你讲个事情吧!”

    凌风一听,便明白此事可能事关重大,说道:“晚辈洗耳恭听。”

    ……

    西门恨本来就是为了宝物而来,只不过见到苦乘实力后,暂时打消了这个念头。不过现在在二妖的教唆下,夺宝之念又开始生出来了。

    他开始站出来道:“各位朋友,现在达摩法会也开不成了,就请大师们带我们去参观一下传闻中的“藏宝阁”吧。”

    心剑等人一听,没有想到对方竟然在这个时候开始趁火打劫,不由得又气又恨。

    “正所谓独乐了不如众乐乐,莫非各位身为出家人还不懂得这个道理吗?”西门恨笑道

    “住口!就凭你西门恨也配来打我少林寺的主意。”

    戒律院首座“心静”禅师性如烈火,见西门恨如此调侃少林寺,不禁开口怒道。

    “哼!我铁剑子今天就来领教一下你这个戒律院首座有多大能耐。”

    “锵”的一声清鸣,背后铁剑拔出,但见剑光一闪,直刺心静大师的咽喉。

    “好狠毒的剑法!”心静怒道。

    话音一落,他衣袖已卷起一股劲,手中袈裟已经抛了出去,“袈裟伏魔功”一经施展,便将西门恨包了起来。

    “好!”少林年轻弟子赞道。

    “好”字出口,“哧”的一声,西门恨的剑气割断袈裟,已经逃了出来。

    “没想到西门恨的“铁剑”绝技竟然连到了这般出神入化的境界。”心剑说道。

    “哼!赔我袈裟。”心静怒道。

    他大喝一声,“大力金刚掌”中的一招“金刚怒目”重重拍出。

    一股威猛霸道的掌风向西门恨席卷而来。

    西门恨知道“大力金刚掌”威猛霸道,不敢硬接,立刻抖剑变式一拖,向左斜闪七步。

    “躲得好!不过还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心静道。

    他纵身一跃,上前施展“龙爪手”,向对方的铁剑抓去。

    西门恨号称“铁剑子”,自然剑上功夫自有其独到之处。

    他不再躲闪,反而招招快攻。

    要知道铁剑本身笨重无比,可是在他手里却是如风之迅,雷之猛。

    一时之间,双方竟然谁也奈何不了谁。

    群雄看得无比震惊。

    ……

    大约百招过后,二人越打越激烈,并且逐渐有以性命相搏的迹象。

    而在场群雄看到这一幕后,突然场中有名剑客喊道:“这心静大师为何出手完全不像出家人呢?”

    “你懂什么?那还不是西门恨先下狠招的吗?”一名持刀大汉答道。

    “你放屁,你懂什么。”剑客怒道。

    “你说什么?”

    “呛”的一声,大汉已经拔刀飞起,向那名剑客头顶砍去。

    “锵”的一声,那名剑客也是受理丝毫不慢,一剑斜刺了过去。

    “铛铛”,二人刀剑相交。然后分别开始以命相搏。

    奇怪的是既他们之后,群雄纷纷开始混战了起来。

    更为严重的是连少林弟子也开始互相残杀起来。

    心剑渐渐发现事情的不妙,大惊道:“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

    “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心湖在一旁道。

    “只是感到心中自有一股怒火无处释放,只想找人打架。现在除了我们这些首座之外,其他人都开始变了性一样。”心湖接着说道。

    “难道是中毒了?”心剑道。

    “可是是谁下的毒呢?”心静道。

    “哈哈!是我们。”突然阴险的笑声答道。

    心剑等人抬头一看,见竟然正是幽冥鬼叟的手下“雁荡二妖”。

    “幽冥鬼叟你为何这么做?”心剑怒道。

    幽冥鬼叟这个时候也才发觉到事情的诡异之处,怒问道:“你们两个狗东西搞什么鬼?”

    李通道:“老东西,你别管,反正知道我们在帮你就对了。”

    “原来真的是你们两个家伙搞得鬼,信不信我杀了你们。”幽冥鬼叟怒道。

    “如果是平时,你肯定有这个本事,不过你现在废人一个,还是省省吧。”李全笑道。

    “岂有此理,你们是如何放毒的。”心剑怒问道。

    “啊啊”惨叫之声不绝于耳,大雄宝殿前已经因为众人互相残杀,开始遍地流血了。

    “那得多谢西门恨这个蠢货拖住心静和你们了。”李全道。

    原来当时雁荡二妖在一旁看到心静与西门恨打的得热闹时,心中喜道:“是时候放出宝贝了。”

    二人从手里分别掏出药瓶,分别放出一道红烟和白烟。

    众人正在专注着心静与西门恨的比试,自然无瑕关心二人。

    可是众人不知道那红烟是传闻中令人失去心智的“嗜血雾”。中此雾后,人会变得易怒嗜血,变得爱好杀人。

    心剑怒道:“岂有此理,还不……”刚说到这里,突然间大声咳嗽,跟着双眼剧痛,睁不开来,泪水不绝涌出。

    他大吃一惊,一跃而起,闭住呼吸,连踢三脚。

    李全没想到心剑说动手便动手,身手而且这么快,急忙闪避,但只避得了胸口的要害,肩头却已被踢中,晃得两下,借势后跃。心剑第二次跃起时,身在半空,便已手足酸麻,重重摔将下来。

    “不好,还有另外一种毒!”心剑惊道。

    等到他往四周一望,见众人此时已经眼睛刺痛,泪水长流。

    接下来“咕咚”、“啊哟”之声不绝,众人不再互相残杀,开始纷纷倒地。

    就连武功高强的心静与西门恨也不例外。

    “没想到吧,那蓝色烟雾是另外一种毒,那是赫赫有名的“绮罗迷魂香”。”

    “可恶,连我唐傲竟然也中了你们的招。”一旁倒地的唐三公子怒道。

    “雁荡二妖,你们不怕我们杀了你们吗?”石坚夫妇道。

    “久闻石夫人是江湖上的美人,我今日正想尝尝鲜呢?”李全道。

    “老二别急,等把正事办了,这里的女人还是挺多的,到时候一个个慢慢享受。”李通道。

    “好!大哥说的是。”李全道。

    话音之中,一股阴险好色嘴脸一览无遗。

    “恐怕你们没有这个机会了!”

    “什么人?”二妖惊道。

    “怎么了?这么快忘掉我了吗?”

    二妖抬头一看,大惊失色道:“凌风,是你。”

    原来这个说话之人正是凌风,而且身旁还跟着苦乘禅师。

    二人没想到就离开一段时间,殿前竟然发生了如此大的变化。

    “不用废话了,把你们的幕后主使者叫出来吧。”凌风道。

    “是你自己找死,就别怪我们了。”李通道。

    “前辈,你可以出来了!”李通喊道。

    “废物,这点事情还要我亲自出马。”

    一个老者声音传来,不过其中声音气势宏亮,竟然蕴含了“狮子吼”内力。

    “看来他真的来了!”苦乘在一旁叹道。

    “哈哈!没错,我又回来了。”

    一个老者从天而降,落在众人面前。

    凌风抬头一看,见对方满头白发,面貌丑陋,却是和尚打扮。

    他心中一惊,脱口而出道:“你是火工头陀!”

    (本章完)

    就在凌风和苦乘走到附近谈话之时,大雄宝殿前的一场危机已经开始悄然来临了。

    雁荡二妖见凌风和苦乘走到一边后,怂恿起西门恨道:“现在苦乘和幽冥两个老家伙都已经身负重伤,再加上凌风被支开了,真是控制少林群僧的大好时机。”

阅读风临诸天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hello!首席老公哥儿晋升之路反派要做女装巨巨[穿书]异灵殊途最后的三国2:兴魏九尾月华录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