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暗刀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约过十分钟。

    有五六匹马如狂风急疾而来,一下冲到马车前面,倏地又转身,堵住了去路。

    她怀中抱着一个外用金色绸缎,内用白布包裹、正酣酣入睡、小嘴露笑的婴儿。

    “苏哥,我们这是要到下一个小镇探寻么?”女声很甜,也很温柔。

    “嗯。”被称为苏哥的男子略一皱眉,叹口气,看了看红扑扑粉面婴儿,带着歉意道:“铃妹,对不起,让你们母女俩跟我一起受苦。”

    一名三十多岁,面孔极其黝黑、双目精厉、且身强力壮的中年人,带着一顶草帽,坐在车把中间正时不时挥鞭驱马。

    车身,则座落着用黑色布条吊帘,蓝色粗布围成的棚子。

    在车轮颠簸中,布条时不时颤抖分开,可以隐约瞧见里面坐中一男一女。

    “苏哥,为了爹娘惨死真相,就是受再......。”

    有点哽咽话语到这里,明显感觉马车速度放缓。

    随即车伕的声音响起:“苏公子,这里是岔路口,一条通往小桥镇,另一条通往平溪镇,您说朝哪个镇行驰?”

    “随便吧。”苏哥三字一吐,便不再言语。

    车伕稍一顿挫,手中缰绳一策,鞭一挥,向一条山路行去。

    第四章:暗刀

    日升丈高,光烈。

    树静叶垂,无风。

    官道上。

    车轮滚滚,天旱尘扬。

    男的身着青衣,体形魁梧,肩有包裹,脸帅气。

    女的一身绿衣,青丝高盘,双眸似水,面若艳花。

    他们正是桑无痕和依依在清心镇街道上看到的那一伙人。

    车伕见前方的路陡然被堵得死死,自然不会再行,缰绳一紧,马车停下来。

    坐在棚中的苏哥刚想起身看个究竟。

    她一见眼前场景,娇面微沉,朝刚才叫喊的一名体形稍胖,坐在马背上的年青人,带着一点怯意轻柔叫一声:“耿、耿师哥。”

    耿师哥看到她,本就严肃面容一开,当目光往下一移,突然一声惨笑,语无伦次道:“上官燕玲,好,好师,师妹,真好,好的很,想我一年内跑遍五湖四海,到处追寻苏启行踪,想把你从魔爪中解救出来,没、没想到你被掳走后,竟然与他苟且,有了孽种,你对,对得起泉下有知的爹娘吗?”

    “师哥,不是你想的那......。”上官燕玲分辩话语没完。

    “耿云,你说谁是孽种?”苏启大怒一声,脸色阴沉的可怕,钻了出来。

    耿云瞧到他,双目圆瞪,长剑一指,狂叫道:“你这王八蛋,杀我师父师娘,掳走我师妹之后,又迷惑她委身于你,实在让人可恨,可恼,不必废话,拿命来。”

    音一落,身子从马背一跃,手腕一旋,剑锋发出“嗡嗡”之声,带着凌厉杀气卷向苏启胸口。

    其余五人见状,也齐齐抽出腰间之剑,齐齐一纵。

    瞬间,形成一张剑网,一张在太阳光照射下,显得格外耀眼的剑网。

    “各位师哥,不要。”上官燕玲颤声阻止。

    可惜,如此场合,她的话又能起什么作用。

    而苏启心知今日必有一场恶斗,面对来势汹汹剑招,自也不惧。

    为防上官燕玲遭受误伤,他青衫一袂,身子腾空,手拿花哨铁笛迎了上去。

    在急速的横扫中。

    两方兵器相逢。

    “当”“当”之声不绝于耳。

    这一回合,苏启以一挡六,却丝毫不落下风。

    怀揣婴儿的上官燕玲心略一放。

    她清楚:本派“梅花”剑法虽凌厉无比,刁钻难防,但苏启跟自己在一起基本已懂剑法精髓。

    同时也清楚,他心地善良正直对几位师哥绝不会使用杀招。

    这种想法根深蒂固来自于二个字:信任。

    果然,随后对峙中,苏启无非用腾跃跳在原本不宽的山路上左右躲闪,有时逼得无路可避时,方才出招相斗。

    如此纠缠一会,满腔恨心的耿云自是大急,不由恶念一生。

    他原本攻击苏启的剑一偏,一扭身子,竟直刺上官燕玲。

    这一招,摆明想首先控制她。

    这一招,谁人又料得到?

    站在马车上的上官燕玲根本无法躲开,她花容失色,失声一叫:“师哥,你...。”

    “原谅我,师妹。”

    耿云口中吐着话语,手中之剑没一点收缩,依旧直直刺向她肩膀。

    眼看剑尖已到。

    斗招缠身的苏启百忙中一见,脸色大暗,再也不管有何凶险,在剑网之中,身子硬生生一飞,飞向上官燕玲,然后,运足真气,铁笛一挑。

    “当”的一声,剑已然荡开,由于罡气太强,耿云似乎承受不住,剑荡开同时,整个身子也被震的往后一退数步。

    苏启暗松一口气,可就在这一瞬间,背后“唰”“唰”之声响起,紧接着,感觉一阵疼痛,一种凉意由上至下而窜。

    中招了,幸好,皮外伤。

    他心一念,急疾转身,铁笛如闪电点向伤自己的两名年青人额头。

    年青人稍一愣,随即身子直挺不再动弹。

    见一招制服两个,其余之人,包括耿云,心里有了一些忌惮,互相一觑,自然不甘心,全都身子一奔,手中之剑齐齐再上。

    苏启不敢大意,上前几步,铁笛如旋风一样相迎。

    正当将他们逼退数米时,突地身后一道寒光。

    “苏哥,小心。”上官燕玲惊骇一声。

    显然来不及阻止,方在情急之下提醒。

    可,已经迟了。

    寒光“哧”地一声,进入了左肋。

    是一把刀,一把小刀,红色刀把露外显得格外肃杀。

    苏启一阵剧痛,一个趔趄。

    “夫君。”上官燕玲悲切大喊一声,娇躯一飞,一手抱婴儿,一手拿剑疯狂出招刺向偷袭之人。

    此人见势不妙一个翻跃,已然和被苏启逼退之后的耿云等人站在了一起。

    上官燕玲一招落空,自担心夫君伤势,稍一收剑,将他一扶。

    苏启深吸一口气,将真气聚拢,身子一立,安慰轻吐一句:“玲妹,无大碍。死,死不了。”然后,朝偷袭之人一扫,恨声道:“你,你。”

    原来,竟是车伕。

    “苏启,没想到吧。”车伕“嘿嘿”一笑:“你昨日晚上向我预订马车时,我便连夜派一个兄弟送信给了侄儿耿云,否则,他们怎会一下子可以准确无误地将你拦住?”

    “对,算,算我失策,真没考虑周全。”

    苏启手陡然抓住插在左肋的刀把一抽。目光一厉,咬牙沉声道:“不要以为一把小刀就可以要我命?”

    “是吗?”耿云一声冷笑,:“小刀虽不可以要命,但你全身剑伤,哪怕还有“催魂”杀没使出,我们又岂能畏惧?”

    说完,大叫一声:“叔叔,师弟们,齐心杀了他。”

    几人闻听,当然毫不客气,几把剑又编织成一张网飞扑。

    苏启一瞧,脸露杀气,凶光一射,铁笛口往嘴边一送。

    “夫君,不要。”上官燕玲凄厉一叫:”我们宁愿死在师兄们手下,你也不能犯如此大错。”

    她心里知道:若真使出“催魂”杀,这里没有任何人可以抗衡。

    与此同时,怀中虹儿可能刚醒而受到惊吓,“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苏启一怔,用柔和目光一瞟虹儿,铁笛一放,面对强劲剑风,倏地把上官燕玲肩头一抓,往后一飘数米,口中吐出一字:“我们走。”

    一名男子沙哑声音狂吼:“苏启,出来。”

    玲妹闻得声音,抢先一步扒开布帘,现身出去。

阅读铁血无痕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男主就不能怕鬼吗惊世剑侠:傲娇大师姐快穿逆袭:攻略反派99式王牌出击:校草殿下,晚上好异界的网吧疯子改明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