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山秀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不瞒捕头,知道。”

    “说。”面呈喜色。

    “刘山被你侄儿所杀?”

    “看的出来不奇怪,他左耳朵上血迹已经说明一切。”刘斯叹口气,又道:“谁知,刚杀死刘山,你在外面报姓喊门,不得已,我和侄儿稍稍处理了一下尸首,各自又在房间拿一套衣服穿在身上,来扮成已死的张树和刘山,想敷衍你一会后趁机逃掉。”

    听到这里,基本已明。

    原来风一笑在信中将我的情况写出来,刘斯才知道。桑无痕心一念。

    “我看后,一番仔细斟酌,最终确定选驿站下手。于是每天跟到下午,就会快马加鞭,提前一步沿途寻找他要落哪个驿站住宿。”

    刘斯稍顿又道:“虽然自己武功完全可以摆平驿站里一些衙差。但每次见到里面来往的人员较多,观察之后还是放弃。实在怕出半点差池,让夺画不成功。”

    桑无痕手一伸,有点威严道:“把画拿出来。”

    刘斯侄儿闻得,没丝毫犹豫,立刻从口袋里拿出已经卷成圆长形油纸。

    他打开一看:不错,是自己经过手的那副火画。

    “刘斯,风一笑住址?也就是“寒心”教总坛地址,从你一些言谈,应该知道吧。”

    桑无痕把画一收,问。

    第三十五章:山秀

    “既然你们沿途都跟着他,为什么会跟一千多里才动手?”

    “由于刘山一直走车马人多的官道,且从不夜里而行,住宿都在驿站。所以我和侄儿没有半点机会。若不是风一笑催促,只怕我们现在都还没下定决心。”

    “风一笑催促你们?你们的一点一滴行动难道他了如指掌?”

    “不是。”范斯解释道:“在跟踪刘山路上,我曾给风一笑写过一信,讲了一下具体情况。他回复我说,必须马上动手,否则,到益州境内,就算成功,麻烦都很大,因为,益州有个捕头姓桑名无痕,不仅武功端得厉害,而且破案无人能及。”

    嗯,他做事真的极为慎重。桑无痕一思。

    “所幸,经过这家时,我在外面发现屋里没什么吵闹声,只有一个人影晃动,立即让侄儿装成朝庭微服私访的官员到得堂屋,当张树向我们要令牌看,我便以闪电般的速度杀了他,而后,将尸首藏在澡堂。等了一会,刘山果然来住宿。”

    “离这里不足两百里地、与益州境内相邻,一个叫“花清”镇的地方。”

    “还是矩州境内?”

    “对。十年前“寒心”姥姥感觉住在主山山顶不好,就搬迁到四周全是平原的“花清”镇。”

    “原来如此。”桑无痕口吐四字,又道:具体在“花清”镇什么地方?”

    “小镇东北方向,约十里。四面没住户,有一座很大,名叫“心源”的山庄。”

    “你意思:“心源”山庄就是“寒心”教总坛?”

    “不是我提它干嘛?”刘斯反击极快,又道:“风一笑就是山庄总管,深得阴寒心信任。”

    这句话,不用说,桑无痕心里清楚的很。

    他朝黑漆漆的外面看了一眼,脸色微沉一思:今夜只能在此住上一宿,明日把二人送到矩州衙门后,再去“清花”镇抓捕风一笑。

    绵竹镇。

    中午。

    无风,亦无雨。

    街路灰白烫足,屋顶静肃冒烟。

    好一幅灼热画面。

    “太和”粮油店。

    较大,两间门铺相连。

    门顶一张用麻线织的成一块大布向外延伸,来遮挡太阳光无情的侵袭。

    内较黑。

    只能依稀而见,大小不一的麻袋和布袋装的米,层层而叠,让整个空间看似走道都没有。

    老板娘唐山秀身躺进门口一张竹椅上,微闭眼,肉肉肥手一只拿一块西瓜往嘴里送,另一只紧握扇子拼命朝脸上下起伏晃动,让盘的有些凌乱发丝左右伏摆。

    正无趣中。

    天莫名一暗,她身子稍正一看:三个人,二男一美貌少女,脸有汗,色冷峻已然站在眼前。

    他们正是依依和曲三及秋武。

    “捕,捕爷,您,您要粮油么?”

    当瞧见对方装束及腰间没鞘的朴刀时,唐山秀慌忙停扇硬咽嘴内西瓜站起问候。

    说真,心里有点紧张,开店十几年,还从未有捕快到访过。

    “你看我们样子是来买粮油的么?”依依冷眸直盯,令人感觉到一丝寒意。

    “不,不像。”唐山秀语言结巴,刚刚被扇子风吹的额头冒出了汗。

    这时,屋里走出一名身穿青衣、手拿折扇,体形中等、精瘦的中年男子。

    他来得四人面前,微微一弓。

    “不知各位捕爷光临寒店所谓何事?要不?进店坐下详谈?”

    显然是“太和”粮油店老板。

    见语言客气,带着满腔恨意的依依心里稍稍一软。

    她摆摆手,二字一吐:“不了。”

    然后面向唐山秀。

    “你还认得我吧?”

    “姑,姑娘,您,您是哪位?”她睁着一双迷惘的眼,看了看,摇摇头。

    也对,女大十八变。早已不是小时候那圆圆脸蛋模样。

    这一点,依依瞬间明白。

    “那你记不记得五、六年前,粮油店老客户商清凤?”

    “商清凤?记,记得。”唐山秀脸色一愣,又仔细瞅了瞅:“你,你是她女儿依依?”

    “不错。”

    “你,你娘现在怎样了?”

    “应该我问你才对。”依依双眸一厉:“说,五年前,在同一天,你把我家地址除讲给了吴仙菊之外,还有谁?”

    “难道你,你就是为此事而来?”

    “不必废话,回答我问题。”语气甚是呈硬。

    老板见此架势,连忙搬来几把木椅,放在三人身后。

    “姑娘和各位捕爷请坐,有,有什么话和气和谈,和气谈。”

    依依哪有心情理这样客气之事,双眼直盯唐山秀,等着她答复。

    “都怪我嘴贱,祸从口出。”唐山秀嘴稍一撇,有点哽咽说一句,身子便重重往下一坐,竹椅发出“吱呀”颤声。

    “我想问一句,这些细节上的事?你怎会如此清楚?”

    “风一笑是我年少时的师弟,哪怕成人后他一直帮阴家做事,我们关系都非常好。”

阅读铁血无痕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空间穿越之古灵凤逆山河萌萌爱:甜甜青梅,好Q弹!清穿女重生纪事快穿之游戏逆袭沙场醉郭嘉传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