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对招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与此同时,稍感肩头疼痛的刘山趁机身子往下一扑,一个翻滚,已然滚出四五米之远,然后极快立身与张树站在了一起。

    桑无痕一招相迎便停住。

    可惜,桑无痕手指还没捏。

    便感觉到身后,一股强劲飓风挟带呼啸之声卷来。

    显然对方内力浑重无比。

    语气故作惊讶,当用手一抹,看见指上鲜红之色时,刘山蓦地往外一飞,口中大叫:“叔,快出来联手杀了他。”

    音未落,早知有异常地桑无痕身子一纵冲出,右手化利爪,抓向他。

    今日之“无形”手。不论道力,还是速度,绝非以前能比。

    也显然,只有掌法方有如此威力。

    他微一侧身,看都没看,左手一聚内气一迎。

    “嘭”地一声巨大声响。

    一条人影,被震得连翻几个跟头,向后退去。

    不用说是“驿长”张树因承受不了对掌内力冲击而造成。

    第三十四章:对招

    “什么话?”

    他微微扭头,目光透露一点凶看着桑无痕。

    “你左耳旁是什么?”

    “左耳旁?”

    所以,去如闪电。

    所以,刘山还没站稳,五指已然到了肩头。

    此时天快大暗,对方模样已经有点模糊。

    他语气极冷,也极沉声:“你们是谁,为何假扮驿长及衙差?”

    “是谁,暂且不讲,假扮他人纯属你逼。”

    闻听此句,结合那一声微弱的惨叫,桑无痕脸上一怒。

    “明白了,你们在里面杀了真正的张树和刘山。不曾想刚作完案,就听到我在门外喊。于是一加思索,两人扮成他们想接待我之时趁机溜掉,谁知被刘山左耳旁血迹出卖。”

    “捕头果然是捕头,分析的一点不差。”张树一语刚完,身子向前一扑,手中多了一支乌黑烟斗,挽着黑色之花,越旋越快,越快花盘越大,向桑无痕面前各大死穴点来。

    他知道,自己掌法绝非对手。

    也知道,想要全身而退,只有拼力一搏。否则,面对如此强劲对手,基本没有半点机会。

    这一出手,自然是杀招。

    一旁的刘山也大刀一抡,脚一冲飞天,呈铺天盖地之势直劈。

    两个人,两招,速度也真算极速。

    桑无痕面色一沉,手掌缓缓一伸,“吸魂掌”悄然发出。

    很明显,天快黑定,他不想浪费时间缠斗,怕有变故,所以,尽快控制他们是唯一念想。

    这念想,绝对成功。

    “吸魂掌”也绝对奏效。

    当它所发出的吸引之力,让出招到半路的“张树”和“刘山”瞬间脸呈惊骇,努力扭动身躯想控制自己。

    然而,结果自不理想,整个人还是不由己、犹如僵尸一般飘向对方掌心。

    桑无痕一见,掌一收,迅速化指,点中对方眉心。

    一刹那,两人呆若木鸡,动弹不得半分。

    “桑,桑捕头好手段,我们叔侄俩栽在你,你手里心服口服。”“张树”面如死灰,语带绝望。

    桑无痕没理会,两手分别一把抓住各自肩头一提,再往堂屋一飘。

    待把他们放在椅上坐下。

    “说,张树和刘山尸首在哪?”

    “因你来的正是时候,我们没有太多时间理处,就放在澡堂的澡桶里。”

    “带我去看看。”桑无痕手指一直,解开刘山穴道。“若想跑,小心我不客气。”

    “不,不敢。”他耷拉着脑袋,向刚才出来的房门走去。

    一踏入内,便是一条不宽走道,墙两边各有三盏油灯。

    走道不长,很快到得尽头,尽头豁然开朗,摆放着十几个澡桶,显然,这里是专门洗澡之地。

    此时空气中迷漫着淡淡血腥味。

    越随着刘山走,血腥味越浓。

    他到一个澡桶边停下,没言语。

    桑无痕朝里一看,有两个下半身被血水浸泡的人倚躺在桶内。

    “抱出来,好好放在地上。然后找白布或者是白毛巾把他们盖上。”

    这样处理,是对死者的一种尊敬。

    刘山不敢违命,一一照做。

    “他们在同一时间被杀害的吗?”

    “不是。我和叔叔范斯冒充矩州官员以歇息为理由先杀的张树。”

    “为什么杀他?”

    “全因为刘山。”

    “也就说,你们此行目标就是刘山?”

    “对。”

    “理由?”

    “具体原因不明,叔叔知道。”

    “好,出去。”

    二人出得澡堂。

    桑无痕解开范斯穴位,站立着面对他,冷冷开了口:“说说为什么要争对一个小小衙差?”

    “既然行事失败,我也不想隐瞒什么。”范斯叹一口气:“你大概也知道风一笑这个人。因为就是他给我讲过你身手如何厉害。”

    “是不是“寒心”教中的风一笑?”

    范斯点点头,又道:“十天前,风一笑叫我不管用什么手段,也要帮他在洮州衙门里拿到一副指证任旋风的画。当然事成之后有一笔可观的酬金。”

    “拿画?”桑无痕一怔,心悟道:算算日期,十天前,我曾在“天云”山庄对阴寒心讲过画已做为呈堂证供交给洮州衙门。

    也就说,风一笑是听到我说的消息之后,才雇请他们。

    看来,风一笑幕后所做的一切,包括冷前辈父母一案,都应该与画有关联。

    悟此,他又静听下去。

    “可惜,衙门守备森严,我和侄儿虽用金钱买通了一名叫王五的捕快,但始终没有如尝所愿得到画。正当有点心灰时,王五告诉我一个消息:衙差刘山奉周大人之命把画送回益州。”

    送回益州?想必任旋风之案已经了结。周大人遵照我曾吩咐的事来执行。桑无痕心一念,倏地一个疑问涌上心头。

    他睁大眼睛,打断范斯话语:“你意思:刘山为送画才在此地被你们所害?”

    “是的。”

    “胡说,从洮州到益州沿途哪会经过矩州?它们方向都不同?”语气充满怒意。

    “当初我和侄儿骑着马沿途跟着他也莫名其妙。到得矩州后才明白,原来他回老家办了一点私事。之后,才往益州方向而行。”

    这么说还算有理,可能刘山觉得送画之事不是那么急切。桑无痕疑问释开。

    “这么说,你们认识我?”

    “不错。当你在门外报出姓名时,我们不得不伪装,因为,知你掌法格外厉害,今日一见,果然不假。”“张树”心有余悸。

阅读铁血无痕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权御陛下反派高能[快穿]冒牌愿望店灵异第九局慕年华明日邪神:异瞳修仙者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