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碧瑶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想听听你的手揪我开不开心。”

    如此幽默之语,让她大乐:“你傻呀,手又不是心,怎感觉的到?不过,揪你很舒服是事实。”

    生意人就是生意人,大脑里无时不刻想着银子。

    “是啊,闲着无聊,想喝喝花酒。”

    “公子爷稍等,我马上开门。”语气明显开心很多。

    “轩乐阁”大门紧闭。

    “敲么?”

    “当然。”

    依依用手一轻揪桑无痕胳膊,怪嗔道:“你就喜欢欺骗人家。”

    “若不这样,她岂不是还要多问几句。”

    “对,算你回答正确。”她又轻揪。

    桑无痕一把抓住柔弱无骨的玉手,放在耳边。

    这奇怪之举动,令依依不解:“你,你想干什么?”

    第二十二章:碧瑶

    …………

    桑无痕和依依从“清海”山庄一出来,便直奔“轩乐阁”。

    由于两者相距不过三四里,两人到达很快。

    此刻已是丑时,

    桑无痕伸出手用力拍打,同时口中大声喊着言语:“双老板,开开门。”

    半晌,里面传来有点睡意未尽声音:“谁呀,深更半夜,难道还想喝花酒么?”

    桑无痕刚想调笑一句。

    “吱呀”开门声响起,随即一道光亮从里面传出,青丝有点蓬松的双风花探头盯着自己。

    “捕,捕爷,原来是,是您啦。”语音有点颤抖,显然大感意外。

    “您找她,她,喝,喝花酒?”双风虽如此反问,但见对方阴沉的脸,心里隐约感觉不妙。

    “不要太多言,马上带我们去见她。”依依厉声道。

    “是,是。”

    双风花连忙点头,在两人前面向楼梯走去。

    到得二楼,便见偏窄走道的墙壁两边都有固定油灯,油灯在寂静的空间中散发着救强光芒,照耀着一间一间被紧紧关闭的房门。

    双风花大约走了十米停下来。

    “捕爷,碧瑶就在里面。要不要喊她起来开门。”

    “不用,你打开它。”语气低沉,且带威严。

    她一闻得,哪敢再多话,手从腰间拿出一大串钥匙,然后选出其中一把插入锁孔。

    与此同时,依依也从口袋掏出打火石和一支蜡烛点燃。

    因为清楚里面一定不会有亮着的灯。

    如此心细,让桑无痕暗赞。

    随着双风花手慢慢转动到一定程度一推。

    房门已开。

    依依迅速一闪而入。

    当烛光照亮整个房间,首先投入眼前的一切,不禁令人一愣:一张圆桌上,几个盘子呈四方摆放,盘内之菜所剩无几,一个白瓷雕花酒壶放在一边,两个酒杯伴随。

    桌边,一个人头斜靠着双臂而俯,一动不动,好似正酣睡一般

    由于角度,看不清对方面容,但从头上精致发簪猜测:应该是一位女子,也就是此次的目标:碧瑶。

    依依玉足一飘近,用手推了推双眼紧闭,面貌安祥的她,嘴里发出一句:“碧瑶姑娘,你醒醒。”

    因为见她已成瓮中之鳖,言语称呼也甚不算严厉。

    可惜,没任何回应。

    依依顿感异常,玉指一伸她鼻孔,倏地脸色一变,扭头骇然一声:“无痕哥哥,她,她死啦。”

    “啊。”桑无痕一惊,立马大步一跨,来到碧瑶跟前。

    而站在门外的双风花闻听此句也冲进来,大叫:“怎会这样,怎会这样?亥时都是好好的。”

    人刚到房中间。

    依依声音响起:“老板娘,不要过来,站在那儿别动,等无痕哥哥勘察完现场会找你问一些话。”

    双风花自然不敢违意,只得立住,一双丹眼充满疑惑紧紧盯着桌子。

    此刻,桑无痕阴沉着脸,用手活动了一下死者头部,没发现一丝异样。

    他又仔细看了看桌子上的残物,拿起空无一滴酒的酒杯,嗅了嗅。然后,瞟了瞟整个房间,叹一口气,下结论道:“她是在亳无防备情况下,中毒而亡。”

    “也就说,碧瑶与客人对饮时,客人趁她不注意之时在酒中下毒,从而将她害死?”

    “从桌上情形看毫无疑问。”

    “碧瑶是一位身怀一流剑法的女子,怎那么容易就中人暗算?”

    “不奇怪,此毒无色无味,并且,凡中它者直到死都不会感觉哪儿有半点不适。”

    “难怪碧瑶像睡着了一般。”依依自语,又问道:“既然你如此熟悉,想必知道它一些来历。”

    “不错。”

    “讲讲。”

    “你认识胡天彪么?”

    “胡天彪?”依依惊讶一声:“”你是不是说的擅长制毒而臭名江湖,人称“毒绝手”的胡天彪?”

    “对。”

    “难道此案是他所做?”

    “聪明。”

    “天下间使毒之人,数不胜数,为何能一口咬定?”

    “因为,碧瑶的死状,极符合他研制的一种毒药“销魂死”。”

    桑无痕一句说完,对着双风花:“老板娘,碧瑶接待的最后一个客人,是不是眉心有一颗痣、个头不高、身材健壮、约五十上下的中年男子?”

    双风花点点头:“此人在亥时来,点名要碧瑶服侍。”

    依依见她肯定了桑无痕描述,思道:看来真是胡天彪。

    “你知不知道,他什么时间走的?”

    “捕爷,本阁楼一向很多人,我真不清楚。”

    “他来的时候有没有伴?”

    “没有。”

    “好了,我的问话已完。”桑无痕稍停顿,话锋一转,带着命令口吻:“双老板,麻烦你从现在起守护现场,不准任何人入内,一直等到衙门仵作到来,明不明白?”

    “明白,小女子明白,请捕爷放心。”她慌忙答道。

    “无痕哥哥,我们干什么去?”

    “到衙门。”桑无痕三字一吐,脚往门外一迈又道:“从胡天彪亥时来的时间到现在算,仅仅不过二个多小时,我想招集兄弟们尽快全城搜捕,说不定能逮到他。”

    “这想法可行。”依依跟在后面。“无痕哥哥,你说他为什么要杀碧瑶?会不会就是?”

    “依依,暂且什么都不要想,既然我们已经肯定凶手姓名,现在重中之重考虑怎样抓他归案。”

    桑无痕打断她话,脚步急匆,边走边说。

    也对,只要胡天彪归案,一切疑问自会解开。

    依依一思。

    “碧瑶在哪个房间?”桑无痕一脚迈进,直奔主题。

    这次主要是来抓捕,自然不会太多废话。

阅读铁血无痕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镇恶大军阀的小顽妻甜甜小萌妃:冷帝心尖宠神女归来:爹爹,抱抱演宋假装会抓鬼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