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分析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桑无痕点点头,目观正在清水游动的鱼儿,不自然苦笑了一下。

    “既然排除朋友,我真有点不明白,益州人口很多,凶手为何偏偏用重金雇佣他?难道,仅仅是一种巧合?讲真,捎口信这种举手之劳的事,出一两银子都大把有人做。”

    “不是,我经常一个人在这里观景沉思。”

    此言一出,依依娇面微沉:“你意思:我不该来?”

    “瞎说。”桑无痕见她似乎生气,脸瞬间又带笑容道:“对不起啊,请别多心,其实,巴不及得你陪我。只不过,我习惯了在此地不说话思考一些事情。”

    一群群鱼儿,或排队形,或相互嬉戏往下游动。

    桑无痕静坐溪边一棵大槐树下的一块光滑岩石上,双目时不时遥望四周苍翠挺拔,绿叶成荫的树木,时不时紧盯正流动的溪水,一言不发。

    良久。

    “逗你玩呢。”依依闻听容颜一开,又道:“思考什么?是不是感觉秋儿被杀、周一天失踪之案有点摸不到头脑,没有一点抓手?”

    “对的。”

    “你难道真相信吴奈所说的话?”

    “可信度百分百。”

    “那就说明:找秋儿捎口信给周一天的人根本就不是他朋友。”

    第十二章:分析

    山路旁。

    一条溪流,由上至下蜿蜒曲折。

    水清澈,一览无余。

    底面或圆或椭的卵石静静而躺,一年四季享受水流发出的悦耳乐声。

    站在他旁边,原以为两人兜风观景,心想肯定有点浪漫情调的依依终于打破寂静。

    “怎么啦,无痕哥哥,看你脸色严肃,又不开口说话,心情很不好么?”

    “依依,你真聪明,它正是本案最大疑点,我努力想用各种理由分析来化解它,但都感觉漏洞太大而行不通。”

    “会不会你思路出错?”

    “我用各种理由都想不通的事,肯定是思路出了问题,只是,怎么想也想不出究竟出在哪儿?”

    “你呢?”二字并非带着故意,而是实实在在想听她说。

    “有点怀疑。”语气没带半点拖拉。

    “理由。”

    依依稍一思索,煞有介事回答:“第一,事件不可能这么巧。在我们想抓捕之时,周一天就接到口信。第二,秋儿之死的案发时间,恰好是我们离开“天云”山庄之后。这样给人一种合理推测:凶手一定知道我们第二天要付出行动,所以才在半夜实施一系列计划。”

    桑无痕听完朝依依娇艳面孔看一眼,叹口气道:“说的的确不错,其实,早在看见秋儿尸体时,我心里就有这种推测。”

    “为什么不对我讲?”依依一脸尴尬神情。

    “没把握的事,讲有什么用。”

    “为什么没把握?”

    “你有半点实质证据可以支撑这种推测么?”桑无痕反问。

    依依想了一下,摇摇头。

    稍顿有点失望自语道:“假如一切属实:在“天云”山庄,凡听到我们对话的人,其中之一毫无疑问是凶手。并且要查出他也极简单,当时大厅里除江枫子、阴寒心之外,仅剩风一笑和两名丫鬟。”

    “就按你这种结论来聊,杀秋儿凶手未必是其中的人。”桑无痕顺着她道。

    “为什么?

    “秋儿被一剑划喉所杀,我虽看不出剑法名称,从留下的划横来瞧,绝对又快又凌厉,在山庄听我们对话的人之中,只有江枫子使用剑,你和他交过手,他剑法有如此厉害么?”

    “还真没有。”

    “所以,凶手应该是接到了其中之人发的指令。”

    依依听到这句,露出笑脸,大声道:“无痕哥哥,好像很正确。”

    “什么好像,以我们知道事实来推,这样才算说的通。至于实际情况是不是这回事,那又另当别论了。”

    “所以,现在重中之重,唯有追查杀秋儿凶手,待抓住他,方能解开我们所推测的对不对?”

    “是的。”桑无痕二字吐出,站起来走了几步,又道:“表面看,我们推论的确合情合理,但没有证据之前谁也不敢下判断。”

    闻得此句,依依再无话语。

    桑无痕抬头眼观了一下四方,凝神一处自言道:“我到底该从哪儿入手查他呢?”

    言毕,低头看了看溪流,突然有一种想发泄的冲动。

    于是单手掌缓缓朝溪流一伸,瞬间水呈旋涡,紧接着形成一股白色柱流,卷着鱼儿向掌心毫无劲道飞来。

    他并没有使出“吸魂掌”一招中的下半式,而是顺其自然。

    待水柱跌落在地面。

    无数小鱼儿便活蹦乱跳似翩翩起舞四处分散,在太阳光线照射下,闪烁了一片耀眼银光煞是好看。

    “好多鱼儿。”

    依依惊喜一大叫,身子一俯,手一伸,拿起一条小鲫鱼,放在掌心,仔细瞧它可爱小嘴一张一合呼吸。

    “这下好了,无痕哥哥,把它们全拿回家,中午让梅姨煎一碗新鲜鱼吃。”

    “好啊,你说咋办就咋办。”

    “那你还不快捡?”

    “用什么东西把它们带回家?”桑无痕盯着她似笑非笑问道。

    对呀,我怎没想到这一层,这么多鱼,用手拿能拿几条?

    “那你还不快想想办法,现在天热,鱼容易死,也极容易发臭。”

    依依双眸斜射他,带着娇嗔口气道。

    “嗯,说得有理。”桑无痕几字一吐,身形一跃,直飞岩石旁边那棵大树顶端。

    没等人反应过来,身影已然飘落。

    手上拿着一根又细又长、看似很硬一般人折不断的树枝。

    “它何用?”

    依依不明就理,自然诧异。

    桑无痕笑笑,捡起一条鱼,然后,用枝头直插它身体中间穿透,再往下一滑。

    就这样,一条条鱼依次而进,很快在树枝中形成一串。

    嗯,这办法不错。依依心赞一声。

    约五分钟。

    鱼已然穿完。

    桑无痕提着树枝,对依依说了三字:走,回家,便迈脚走向上山路。

    刚到路中间。

    倏地感觉身后有人悄无声息向自己奔来,并且,不止一个。

    “嗯,这个问题目前来讲,的确令人头痛。”依依也有点沮丧。

    突然,她双眸直盯桑无痕,好像脑门大开,问道:“那你怀不怀疑秋儿为捎口信而死。跟我们要抓捕周一天有关?”

阅读铁血无痕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人王杀神白起在都市妻迷心窍总裁再爱我一次考官皆敌派流年恰雪绒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