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违约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谁知,这一躲闪,竟令扑空的风平、刘义似乎大怒。

    双目蓦透凶光,齐齐抽出长刀,齐齐一声呐喊:“看来,不给一点颜色瞧瞧,你是不会束手就擒。”

    吴奈弯着身子,一脸卑微。

    “不做?”花爷双眼一翻,脸色阴沉,露出厉光,一字一字从牙缝里崩出几字:“好大口气,只怕轮不到你自己做主。”

    “花、花爷,我,我已经答应……。”

    “原来是花爷光临寒舍。”

    “亏你还认得我,哼哼,很好,很好。”中间一位年龄稍长汉子冷冷一开口,又直言道:“你已经十天没露面,是不是想躲避一件事啊?”

    “没,没有。”

    他本来想说,答应了桑捕头,从此不再混迹江湖。

    谁知话未完,花爷大手一挥,声音响起:“我懒得和你废话,风平,刘义,给我把他抓住去见雷大哥。”

    旁边两位汉子闻言,也不回话,身子几乎同时一纵,直扑吴奈。

    吴奈心里清楚的很,自己去见雷老板绝无好果子吃。

    他连忙往后一退数步,刚想求情让他们放自己一马。

    第十章:违约

    此刻门外不大空地。

    站着三位腰挎鞘柄长刀、一身青色装束的彪形大汉。

    他们全都面无表情,一双凌厉的眼晴朝一间比较破烂屋子直射。

    吴奈从堂屋中走出来一瞧,脸上立刻堆满有点巴结笑容。

    “那人呢,什么时候交人?”

    “对,对不起,您,您跟雷老板说说,这件事可能我不会做了。”

    言毕,身形一跃,两把闪着冰冷寒光长刀一左一右直盖吴奈两边肩头。

    显然,想把他砍成残疾。

    这时,已经从灶堂走到堂屋门口想看看情况的春花,刚好瞧见这一幕,不由双腿发软,发出一声凄厉尖叫:“相公。”

    这连番滚动,堪堪避过对手刀锋。

    观战的花爷见风平、刘义制服不了吴奈,不由脸色瞬间铁青,口中恨恨大声言道:“既然你非要吃罚酒,那也怨不得我。”

    音落,手一动,长刀柄紧握一抽,然后平直一伸,手再极速化掌,将刀往前一推。

    内行人一看就知道,他是用内力聚于掌中,再发出去催动着刀身。

    这一招,没有深厚内力支撑绝对不可能做到。

    此刻。

    刀尖似长眼,也快若流星。

    朝刚刚站立的吴奈前胸飞去。

    从指向位置来看,摆明想置人死地。

    可惜。

    刀在半路。

    一条人影如风般在所有人眼前一晃。

    花爷还没来的及反应,刀背已然被对方五指捏住。

    “咣当”一声,断为两节直落地。

    他一惊,定眼一瞧:一张无比熟悉的脸离自己不过三米地方。

    “桑,桑捕头。您,您怎么来了。”

    “若无痕哥哥不来,岂不有人命。”

    身后,缓慢走出一袭粉红衣少女,自然是依依。

    桑无痕冷冷看着花爷:“花一树,同本地方人,你为何出手如此狠毒?”

    花一树闻听一脸尴尬,知道纵有天大本事,在堂堂益州捕头面前都不敢放肆。

    他期期艾艾地回答:“您,您误会,逗,逗他玩呢。”

    “是啊,是啊。”刘义和风平连忙站在花一树一起附和道。

    “你当我们眼瞎看不出来?”依依眸厉圆睁,口吐的话犹如利箭穿心。

    “不,不是,不是,捕头爷和姑娘千万别这么想。”花一树连连摆手,音带颤声。

    “既然不是,说说吧,为何如此对待吴奈?”桑无痕语气稍软。

    “这,这……。”

    “怎么?非要无痕哥哥抓你们到衙门心里才舒服?”依依严厉大声。

    “不会,不会。”花一树四字快速说完,手一指吴奈:“太具体我也不是很清楚,您要他说。”

    桑无痕目光转向面色呆滞的吴奈。

    说实话,吴奈有点发懵,不知今天走的什么运,在最危急关头,自己竟然被前日给下三条诫律的捕头救下。

    他略一回神,只得低声答道:“桑爷,是我不好,我违约在先……。”

    “不要啰嗦,讲详细事情。”

    “是,是。”口中吐出二字,又道:“半月前,我在“娇娘”阁喝花酒结帐时,发现老板雷先财唉声叹气。闲得无聊,便问他为何不开心。他说阁中姑娘太少,长的也不好看,吸引不了多少客人。仗着有点醉意,我无意回了一句:“雷老板,这么简单的事情还不好解决么?”他连忙问:“难道你有什么办法?”“当然有。”“说说。”我通红的脖子一梗,吹牛道:“现在外地漂亮女子多的是,我只要一出去,保证可以弄十个八个到你阁楼来。””

    依依听到此句,不由心里反胃,思道:唉,口无遮拦,大话说上天。

    “雷先财闻得两眼发光:“真的?”“我在这儿喝花酒不是一天两天,再加上又不是外地人,难道还会骗你?”见我说的不像假话,他连忙拿出一张一百两银票一递,诚恳说道:“吴兄弟,辛苦你到外地跑一趟,帮大哥弄几个来,事成之后,再赏银千两。”我本信口开河,没想他当真,但又拒绝不了眼前一百两银票诱惑,于是一捏在手,告诉他过几天等好消息。”

    “不仅好消息没等到,并且,雷先财连你都不见一个。”

    “是的。”吴奈低着头。

    桑无痕不再理会,转头对着花一树三人。

    “看来,你们今日是奉雷先财之命,前来打探情况?”

    “对,对。”花一树连连点头,又道:“不曾想,他见到我们说的第一句:这件事不做了。所以,我十分恼怒,想带去见大哥。那料他极不配合,被逼无奈才出狠招。”

    “现在我在这里,你们还带不带他去?”

    “不了,此事全凭您做主。”

    花一树自是圆滑之人,当然会顺着台阶而下。

    “既有如此言语,那我也不为难你们。”桑无痕双目直射花一树:“这样吧,吴奈把一百两银票还给雷先财,从此两清。如何?”

    “捕头爷,您所说一切算数,我们自当遵从。”

    “嗯,很好。”他迈向吴奈,手一伸:“银票呢?”

    “我,我当天、进、进赌场输、输了。”语言结巴之极。

    二字让脸色苍白、且没功夫的吴奈倏地生出一股斗志。

    他慌忙原地往下一蹲,整个身子一扑连连在地上滚动。

阅读铁血无痕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倾城时光,盛夏蜜恋LOL之我们又是冠军反派皇后攻略撸鬼大师假面骑士之咸鱼人生综漫:最强神灵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