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马迹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也就可以断定:在江州平安小镇旧山庄,阴寒心与冷笑君打斗时,凶手一定在某个角一路目睹了二人两败俱伤的过程,否则,他(她)杀冷笑君家人时候,就不会有为报胳膊受伤报仇的话语。

    还有,这个人应该和阴寒心、或者“寒心”教有仇,否则,不会无缘无故嫁祸。

    “当然。”

    “湘湘也问过我,我曾告诉她,根本与姥姥无关。”

    桑无痕一听,心头无疑一震。

    “此事你要怪就怪寒心姥姥,若不是她,我相信,万湘湘绝对会跟你长相厮守。”依依说道。

    嗯,聪明,话题有意引向“寒心”教之事。桑无痕心赞。

    “关姥姥何事?”江枫子几字一吐,又伤感道:“从依姑娘话语中我知道了为什么湘湘会无缘无故消失,从此不见:一定为姥姥抢画之事,冷笑君怀恨在心,故此而分开我们。”

    依依连忙厉声说道:“你是不是想故意隐瞒,凶手做案时,把名号已经说的清清楚楚,难道这还有假?还有,万湘湘为何不对冷前辈讲你告诉她的话?”

    可能讲了,冷前辈不相信,故此,在对我们叙说时没提而已。桑无痕心一念。

    “依姑娘,请相信我,此事一定有蹊跷,听湘湘讲,去山庄做案的有十几个人,如此大架势,就算我没参与,难道会不知道?再者,我跟随姥姥差不多二十年,其中做了十几年护法,若真是她做的,我不参与那也绝不可能。”

    江枫子直直看着她,眼神之中透露真诚。

    嗯,有理。桑无痕承认,又转思:若他所说一切都是真的,那么施州山庄血案就有人冒名嫁祸而做。

    第四十章:马迹

    “的确没有,只因秋一嫣在益州境内被人杀死之质,我们顺着摸排,摸排出万湘湘与她是姐妹,所以赶去梓州清平镇,才发现她们母女俩已经死于草屋之中。”

    “也就说,湘湘十年来一直住在清平镇?”

    “是的。”

    “我几乎找遍大半宋境,怎没想到啊。”江枫子怆然泪下,长叹一声:“只能说与她今世无缘。”

    “错了。”依依语气有点冷:“难道十二年前,阴寒心率众在施州做过什么事,你心里不清楚?”

    “你是说,冷笑君一家人被害之事吗?”

    一思至此。

    桑无痕问道:“你知不知道,你教有什么仇家?”

    “没有。”江枫子摇摇头,又道:“除了寒心姥姥有指令,教中弟子很少在江湖胡乱走动。”

    “好像也没有。不过,不敢确定。”

    “为何?”

    “姥姥有时喜欢独自在江湖上遛达。故此有些个人隐私,我不清楚。”

    “那你能不能把“寒心”教总坛位置讲出来,我想会会她。”

    “不行。教有教规,不可破律,否则,教法伺候。”江枫子回的干脆之极。

    桑无痕虽理解,但为了案子,有些事自己必须要摸清楚。

    他正色道:“江帮主,我也是为“寒心”教好。你应该知道,冷笑君一直认定是寒心姥姥领着手下杀了她爹娘。若我通过了解姥姥,从而能抓住凶手的话,不仅可以让真相大白于天下,而且也洗清了你教之嫌疑。岂不两全其美?”

    江枫子闻言,瞬间沉默。

    好一会,他才开言:“桑捕头,你这要求的确令我为难,教规真正不可破。不过,想见姥姥,不一定非要到“寒心”教总坛。”

    “此话怎讲?”

    “过几天姥姥可能到我这里来,到时,我派人到衙门通知你如何?”

    桑无痕一听看了看漆黑的门外,站起来,缓慢吐出一句:“好,本人静等消息。”

    江枫子见他有点不相信神情,立刻道:“桑捕头,请放心,绝对不会等很久。”

    “但愿如此。”

    说完向依依瞧了一眼。

    “走么。”依依自然懂。

    “不走?还能怎地?”桑无痕露出难得笑容。

    “夜已深,两位何不在此住上一宿。”江枫子挽留。

    “谢谢江帮主好意,我们还有事。”说完,转身便走。

    其实,这句话无非是借口而已。

    桑无痕觉得经常打扰别人不好。还不如到镇上找一家客栈休息心里舒服些。

    这就是性格,有点怪的性格。

    两人刚走到门口。

    “桑捕头,请稍顿足,我、我忘了问一件事。”

    “说。”

    “湘湘和女儿的尸首在哪儿?我想去看看她们,顺便接回来以夫人之名好好安葬。”声音有点沙哑。

    依依闻得之言,鼻子顿觉莫名一酸,心叹一声:江枫子真算有情有义的男子。

    桑无痕定定看了看他,凝重缓缓道:“可能在梓州衙门。”

    “谢谢桑捕头告之,也希望你们尽快抓住凶手,以慰母女俩人的在天之灵。”

    “一定会的,请江帮主放心。”这句话,几乎一字一字说出。

    …………。

    接近子夜的明花镇寂静。

    街心已无人影。

    桑无痕和依依从山庄出来,自然直寻镇上客栈。

    不过,运气极好,有一家名叫“四来”的大门还敞开着。

    两人一进去。

    柜台后面的老板娘就热情打招呼。

    通过付银。

    桑无痕进了一单独房间。

    在房间里,他毫无睡意,时而坐下,时而双手反背走动,时而定望窗口。

    也对,追查至今的秋一嫣案似乎陷入停顿,像他这样心思慎密之人若不通过大脑把案子整理出一点头绪,没有睡意最正常不过。

    差不多折腾了半小时,外面响起敲门声。

    接紧着,轻柔之音传来:“无痕哥哥,睡没?”

    “没呢。”

    “我也睡不着,能不能和你聊聊?”

    “好。”桑无痕脚一迈,打开房门。

    依依一闪而进,双目柔柔定他脸,轻启玉珠:“无痕哥哥,是不是秋一嫣之死的案子,让你睡不着?”

    “对。”桑无痕极快吐出一字。

    “我也是。”她低声:“在房间里一直在想两个问题,若能解开,此案凶手就会呼之欲出。”

    “哪两个?”

    “一,凶手杀秋一嫣动机摆明不是为了画,她的动机是什么?二,既然排出江枫子,那么又有谁能约万湘湘能到草屋?”

    “不错,这正是我在重中之重考虑的问题。”

    这一番言,令人绝对深信:因为冷笑君派弟子查了这么多年,都查不出”寒心”教一丝线索就是最好的证明。

    “那寒心姥姥本人呢?”

阅读铁血无痕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九天龙剑重生废柴仙尊小姐擅战我的美人学长燕堂春好最强神话吞噬系统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