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迷局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江枫子身子一坐正。

    “桑捕头。”

    她姓秋名芸,是江枫子生活了六七年的夫人。

    “没什么。”江枫子轻轻挥挥手。“下去吧,我想一个人静静。”

    “是。”秋芸如奴婢一般,身子一弓,一退而去。

    山庄里的阁楼、厢房虽灯明如昼,但空间却没一丝凉意,反而有一种燥热。

    燥热。

    使刚吃完饭的江枫子在卧房里阴沉着脸,双手反背走来走去。

    时间缓缓消失,约十分钟。

    可能感觉踱步有点累,江枫子坐下来,脸色依然凝重,端起茶杯,慢慢品尝了几口。

    这时,房间门口出现了一名丫环。

    “老爷,有人找您有事。”

    “谁?”

    第三十九章:迷局

    山庄名叫“天云。”

    因它是天云帮总部。

    故而被江枫子取了这个名。

    此刻,日落月升。

    “夫君,有心事么?”

    一位三十几岁,身材苗条,满脸妩媚的女子端着茶走进来。

    “桑无痕?找我什么事?”他口吐三字,站起来。

    “不清楚。”三字一吐,便转身。

    …………。

    秋芸则静站一旁。

    可能跟性格有关,不喜欢说话,也不知怎样招呼客人,所以没言语。

    随着楼梯上的脚步声响起。

    江枫子迈下的一刻,脸上迅速堆满笑容,双手一拱。

    “不知桑捕头驾临,有失远迎,见谅,见谅。”

    桑无痕没动,目光稍一厉,冷冷吐出几字:“能再次见到江帮主,实在好的很。”

    江枫子闻听,顿觉言语之中带着刺。

    他收起笑脸,一到堂厅随身坐下。

    “不知桑捕头此次前来找在下何事?”

    “难道你心里不镜明?”依依连忙道。

    “依姑娘真会说笑,我又不是大罗神仙会掐指而算。”

    “不必装懵,我没功夫和你绕圈子。”桑无痕又冷冷道:“若你不想吃苦头,必须老老实实“供出”两件事。”

    “供出”二字含义绝非一般。

    江枫子自然懂,脸色一沉:“桑捕头,什么意思?”

    “还装蒜。”依依有点怒:“秋一嫣,你认识吧。”

    “见过一面,没深交,后来听人讲起她我才知道姓名。”一脸诚实。

    “听万湘湘说的吧。”

    “你们怎么清楚?”他一惊而立:“莫非见过她?”

    “的确见过她,否则,我们没有理由……。”

    依依后面三个字“来找你。”还没吐出来,江枫子一个箭步,脸色焦虑,来到她面前,身子微弓,用几乎哀求的口气:“依姑娘,请你,请你告诉我,她,她现在在哪儿?”

    如此神态及言语,实在让人不出他在做作。

    依依本来信心满满认定对方是凶手,循循善诱几句之后,再直奔主题,他必定会招供,哪料会有此一着。

    她不禁一愣,一时之间不知说什么好。

    而桑无痕一见心里一“咯噔”,感觉见面的下马威可能会失效。

    于是语气稍柔和一点问:“江帮主,难道,你真不知道她在哪儿?”

    江枫子见问,摇摇头,低沉道:“十年前,我和她两情相悦,发过誓言要长相厮守,谁料,有一天约会之后便音讯全无,从此不知所踪。”

    听他语言意思:自从草屋有肌肤之亲后,他们还见过几次面。桑无痕一思。

    “我苦寻四年之后,终于心灰意冷,才草草地跟秋芸生活在了一起。说实话,一直到现在,我都无时不刻在想着她,也时时派出帮中弟子打探她下落。”

    言此话,丝毫不顾及站在旁边夫人的感受。

    “你没说谎?”桑无痕盯着他

    “本人从不言假话。”语气斩钉截铁。

    “好,我问几个问题,你有没有“黎花雨”暗器?”

    “有,但从来不使用,因为,这是湘湘给我的唯一物品。”

    若两人真有感情,话的可信度极高。

    “那你有没有对别人提起过你们两人在草屋之中的事?”

    想排除江枫子,这是桑无痕必须要解开的疑惑。

    他闻得,双目突然凌厉一聚,随即暗淡下来:“想必,我和湘湘的一些细节,桑捕头都调查的清清楚楚。”

    “不要东扯西拉,回答我问题。”

    “当然没有,两个人隐私岂能让别人知道。”江枫子抬高声音一回应,接着话峰一转道:“桑捕头把此事调查的如此清楚,意欲为何?”

    “不妨实言告诉你,万湘湘和你女儿万晓晓已经被人杀害。”

    话,似乎犹如炸雷,震的江枫子身子一抖。

    不过,他有点颤声,有点怀疑耳朵刚才是否听明,问道:“你,你说什么?我,我有一个女儿,并且和湘湘一起已经死啦?”

    “不错。”

    一经证实,江枫子一个趔趄,目光直直,口里大叫:“不可能,不可能,你骗我,你骗我。”

    “这是事实,并且我还怀疑你就是凶手,才到山庄来。”桑无痕厉声回道。

    “难怪桑捕头见我时有如此冷冰话语,原来这样,原来是这样……。”他不断重复最后几个字,脸上显出极为痛苦之色。

    李芸一见,连忙去搀扶,随手把他整个躯体往太师椅一移,慢语轻言道:“夫君,你平复一下心情好不好?以免伤了身子。”

    江枫子仰靠了一会,脸上浸出泪水。

    这一幕,让桑无痕和依依几乎同时彻底否定他是凶手。

    因为心里都明白:一个人就算伪装的再好,也不可能有真情流露的一面。

    约五分钟。

    江枫子终于坐正。

    李芸拿出手帕一递。

    他接过,擦了擦眼角,有点哽咽对桑无痕道:“母,母女俩在哪里遇害?桑捕头为,为什么要怀疑我,我是凶手?”

    “草屋。你们两人订情的那间草屋。所以,有绝对理由怀疑你。”

    江枫子一听,黯然一声:“我明白了,想必你们经过查看现场,得出结论:母女俩以赴约形势到的那里,并不是受到了某个人挟持。”

    “对。”

    “也就说,能够把她约到草屋的除了我,再无别人。”

    “心里清楚就好。”

    “桑捕头的确怀疑的有道理,也的确是让人百口难辩的一件事。”江枫子低沉说完,音量提高,有些激动:“我为什么要杀害她们?还有,尘世里,你听闻过亲爹杀害女儿之事么?”

    堂厅里。

    桑无痕和依依面无表情坐着喝茶。

阅读铁血无痕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道系少女偶像练习生之偶像的亲妈粉系统她很不讨喜神级编剧金装蟋蟀之强者之路水浒攻心计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