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疑点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有可能。”

    “西风少娘具体又是谁的后人呢?”

    “没有,但心里有一种猜想:她要么是刘武,郑先和李斯三人之中的后人,要么是柳源的。”

    “从阴寒心心狠手辣的手段来分析:刘武,郑先和李斯的后人可以排除。”桑无痕走几步,转身冷静接口。

    “说的对,阴寒心若是的话,必定要和前辈联手擒朱青,因为在被刺伤胳膊时留下的一句话,足以证明她早就知道前辈身世。”依依补充道。

    冷笑君刚想说客气话。

    依依突然对她道:“前辈,我心里有一个疑问还没解开?”

    “什么疑问?”

    “如此推断,那就是柳源之后了。”冷笑君语气幽幽。

    “可以肯定。”桑无痕果断下结论,话峰一转问道:“前辈,您对“无影”派了解么?”

    “不了解,四年前只听秋一嫣说过秋横三兄弟是受这个派的掌门人西风少娘雇佣,其它一概不知,包括她究竟要那幅画有何用。”

    “若我猜测不错,西风少娘应该就是李斯,刘武和郑先其中之一的后人。”

    “也就说,她如果拿到画,都会想方设法找到黄家后人,也就是前辈,然后再交给她?”

    第三十八章:疑点

    “是的,我听后,立刻让她带几个人守株待兔,当秋横赴约发现情况不妙时,秋一嫣就想用强迫手段控制,谁知,结果竟让他跑掉。从此再无音讯,直到被人杀死,我才知道他隐居何处。”

    冷笑君言完,便住了口。

    显然,已经毫无保留地讲完。

    见此,桑无痕站起来,双手一拱,诚恳道:“虽然您的叙说与我现在查的案子无关,却解开了我心里所有好奇心,真的谢谢您。”

    “您查阴寒心这么久,有没有查出她背景?比如出生地,祖上是谁?为什么也会要那幅画?”

    嗯,问的好。了解透彻一点,未必是坏事。桑无痕心赞。

    桑无痕摇摇头:“现在基本捋清了争夺画的到底是些什么人,就算满足了。何必去深究这样毫无意义的事,因为,西风少娘并没犯法。还有更重要的一点:画在我手中。”

    一番话,依依顿觉自己有些问题的确问的有一点无聊。

    这时,冷笑君用期望眼神看着桑无痕,口中吐出话语:“桑少侠,能不能把画留下来?我想仔细研究一下,找出玉玺下落。毕竟几代人士都在为它奔波。放心,找到玉玺后我绝不会乱来。”

    桑无痕有点于心不忍又道:“这样吧,若洮州衙门了结了此案,我把它拿回来再物归原主,不知您可不可以等?”

    “桑少侠真是大仁大义,令人敬佩,莫说区区几月,就算一辈子又何妨。”冷笑君容颜一开道。

    “好,就这么说定。”

    桑无痕话音未落,依依声音响起:“无痕哥哥,还有一件事你也要答应前辈。”

    “还有事?”他头一低盯着依依。

    “山庄十几口人命,岂能袖手旁观?”

    “你意思:让我抓捕阴寒心,捣毁“寒心”教?”

    “不行么?难道你眼睁睁看着前辈用私怨手段来解决?”

    “行,行。可这是一件陈年旧案,且发生地又不在益州境内。的确有点麻烦,不过不要紧。”桑无痕有点自语说完,问冷笑君:“前辈,你原住址在哪儿?”

    “施州。”

    “也就说案发在施州?”

    “对。”

    “嗯,好办,我按衙门规矩来:书信一封给施州衙门李大人,会知一下,至于他派不派捕役手过来参与抓捕也无所谓,我会尽心。”

    “桑少侠真心替我做主,自然求之不得,但“寒心”教总坛及人员情况连我都没收集到一点信息。你有把握么?”冷笑君言语显得有些不相信。

    “前辈,冥冥之中早有安排,此案注定要无痕哥哥来破。”依依娇笑道。

    “什么意思?”

    “江枫子的家我和无痕哥哥知道。”

    “真的?”冷笑君大感意外,稍顿又言:“难怪你们的对话中没有“追查”二字,而是抓捕。”

    “当然啦,心里没数,岂能乱言。”

    “这就好,完全可以首先抓住他,再逼问“寒心”教总坛位置。”

    “还有我们正在追查的案子。”桑无痕接过话。

    “这么说来,桑少侠心里已经肯定他是杀秋一嫣及万湘湘母女的凶手?”

    “疑点太多,不敢肯定。但从目前掌握的线索及证据,却基本上都指向他,在我大脑中根本也想不出还有谁。”

    冷笑君闻听,自语道:“难道江枫子真为了怕暴露自己,竟如此残忍连亲女儿都杀?”

    “可能,可能——江枫子用風雨文学之后,下手太快。万湘湘还没来的及讲万晓晓是他女儿。”依依分析。

    “嗯,这种推理极为合理。”桑无痕赞一句,又道:”只是用书信约万湘湘,其中就有一个很大谜团:他怎知道万湘湘住在梓州清平镇?”

    “你傻呀,肯定是从秋一嫣口中知道的呀。”

    依依好像说的很对,可能秋一嫣一直同情万湘湘与江枫子之间的事,故此,在去破庙路上遇见江枫子时,抛开了小姐与阴寒心的一切恩恩怨怨,对他没有一丝恶意。

    这样两人自然会谈话,江枫子也自然问了万湘湘的住址。

    可是,又有好多事解释不通,比如:两人一起去破庙潜伏,画没到手。江枫子有什么理由把她杀死?

    莫非?是一种误杀?

    还有,秋一嫣跟他讲万湘湘的时候,难道不提万晓晓身世?

    如此一想,桑无痕突然觉得此案错综复杂。

    “知道前辈不会,可它暂时是证物,之所以还在我手里,实则——洮州衙门还没派人来提走任旋风。”桑无痕怕她不明白什么意思,解释道:“因为,他们三兄弟为画在洮州犯案杀人,益州衙门是无权审问判罪的。所以,最终它会跟去做呈堂证据之用。”

    一听此话,她脸呈一暗,显出失望之色。

阅读铁血无痕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超神学院之重铸天庭系统之超级警察主神崛起软饭王之最强特种兵从超神学院开始万界登录之全知全能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