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仇恨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当我心里肯定她是凶手之后,带着秋一嫣和万湘湘四处打探“寒心”教总坛想去报仇。谁料,一个月后,总坛没找到,却偶然在一村庄相遇,当时,我二话没说,挥招直扑。可是,不仅她手中寒心枪难防,且四大护法个个武艺高强,一番缠斗之后,秋一嫣受到了重创。正是这一战,让我心里清楚一件事,想报仇,绝不容易,必须从长计议,若再盲目行事,不仅自己性命难保,可能会连累秋一嫣和万湘湘。狂热的大脑一冷静,我决定首先完成祖辈的遗命再说。”

    “所以后面有了在小镇上所发生的事,从而导致万湘湘与江枫子之间的情爱。”桑无痕替她而说。

    冷笑君说到这里突然停顿,稍时,深吸一口气,再缓缓吐出,似乎想努力克制自己的一种情绪。

    桑无痕暗思:看来,接下来的叙说可能是她心里永远的软肋,否则,不会有如此举动。

    到底要讲什么呢?唉,算了,多思无益,静听就可。

    “阴寒心也绝非等闲之辈,她一嗅之下,便知有异,一憋气,挥动手中之枪,带着寒气冰霜急刺我们。与此同时,惊魂未定的朱青见两方恶斗,连忙一转身扒开一花布帘门,消失在堂厅之中。我避过枪尖一瞧,自然大急,但阴寒心如此拦截,几乎不可能有追赶机会,于是心一横,掏出一把含有剧毒的小剑,身形一跃,不管三七二十一向她而去。当时感觉自己快到极点,在阴寒心看见剑尖时,可能来不及换招,手中枪倏地一直,“扑嚇”一下竟点中我肩上穴位,顿时整个身子一麻。不过,我的小剑也随之进了她胳膊。”

    “啊,两俱败伤?”依依不禁惊讶一声。

    冷笑君没理会,继续讲述:“阴寒心见此连忙收枪一退,一只手捂着伤口,抛下一句恨恨之语:“我阴寒心今日总算领教了你冷笑君的毒招,好,后会有期。”。音未落,身子一纵,从我们头顶一飘而去。秋一嫣及万湘湘没追赶,快速移步到我面前,齐声焦虑问道:“小姐,你,你怎么样了?”“不碍事。”我回应三字,暗提一口气,冲开了穴位。然后奔向布帘,一掀开走进去,发现是一间卧室。可令人傻眼,房间里一面墙已呈开形。我们一涌而入,站定一瞧:原来是一条一眼望不到光、黑漆漆的暗道。”

    此刻,冷笑君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又停顿一会,才脸色呈暗地开始了叙说:“当回到家中,等待我的却是撕心之痛:原来,就在我们从江州平安镇返程的那一天晚上,阴寒心带领着手下七八个,将山庄里十几口人几乎全部杀死,包括爹娘,唯一一个活口是家仆。”

    “前辈,恕我冒昧直言,您当时并没在现场,怎如此肯定凶手是阴寒心?”依依不禁脱口而出。

    这个问题也正是桑无痕心里疑惑。

    “家仆讲她们虽都蒙着面,但在爹问的时候,已经报了名号,说什么“寒心”教教主阴寒心来报胳膊中毒之仇。并且我也到衙门领爹娘尸首时查看过,身上的确全是枪刺痕迹。”

    “看来,真是了。”桑无痕吐出一句,满脸怒意。

    第三十七章:仇恨

    “她不是“寒心”教教主么,怎只有一个人?”

    明显一句废话,桑无痕暗笑:教主怎么了?难道没有落单的时候?

    冷笑君摇摇头,表示不清楚:“当时的确孤身一人。就在她如风一样接近朱青的那一刻,我和秋一嫣及万湘湘虽说前去阻止已经来不及,但绝对不甘心此次来又要落空。几人像心灵相通,齐齐手一挥,“黎花雨”如风暴卷尘般涌向她背后。由于堂厅空间不大,想避开肯定不易。阴寒心似乎知道这个道理,她干脆不避,身子一转,胳膊朝前大幅度一旋,手中黑色之枪便形成一个巨大旋涡。瞬间,“黎花雨”纷纷落地。我们一招不成,又极速拿出用瓶子装着的“亡风散。”然后拧开瓶盖,身子一飞,撒向阴寒心。”

    “亡风”散?看来,就是在破庙之中见到的那种使空气产生毒气,令人窒息的白色粉末。桑无痕一思。

    难怪朱青在见到前辈的那一刻,叫妻儿快进卧室。桑无痕心一念

    “显然,朱青正从这里向外逃走。“小姐,怎么办?”此情此景秋一嫣问道。我脚一迈,口吐一字:“追。”。暗道真的很长,幸运的是地面无杂物,追起来也算顺趟。大约十分钟之后,到得洞外,当我抬头一望,心顿时凉一截。四周全是一人多高的杂木,树枝叶密集的根本看不见前方一点东西。如此之地,只要踏进去,可以说没人找得到。看来,朱青买下山庄修暗道时,早就勘察好地形。故此,才把出口放在这里。经过一番仔细考虑,我决定放弃追赶,准备在山的周边打探。然而几天过去,我们几乎围着整座山的山路走了一圈,没有寻到有关朱青的任何线索,无奈之下只得带着沮丧离开。”

    “我在前面已经讲过,当然能连接的起来。”冷笑君一句回应又道:“成立“冷血”教之后,经过几年发展,手里终于有了一批弟子,本想率众去报仇雪恨,可派出的弟子不仅查不出“寒心”教总坛位置。甚至关于“寒心”教的一点消息都没有。”

    “不对吧,前辈,四年前,您难道不是听说:一,江枫子要去朱青那里取画。二,秋横三兄弟受人雇佣准备半路拦截,冒名去取之事后?指派秋一……。”

    “根本没有。”冷笑君极快打断依依说话,又缓缓言道:“事情是这样的:那时节,秋一嫣在三里镇替教派拉人,有天晚上在街心无意遇见了秋横。两人以前关系一直不错,于是便邀请他喝酒。酒过三巡,秋横有点醉意地将受雇之事讲了出来。秋一嫣一听,自然暗喜,连忙骗说:“秋兄,你冒名去取的这幅画我听闻过,它含有惊天大秘密,据说是一幅宝藏图。你若成功拿到手,何必给雇主。拿来我看看,说不定能帮助你看出宝藏藏身之地。”谁人都想发财,秋橫自不例外,毫不犹豫地答应,可惜的是,防范心也强,在拿到画的那天晚上,他前去赴约,当看见在酒店不止秋一嫣一人时,瞬间像明白了什么。”

    “也就说,秋横冒名去取画的同时,秋一嫣已经向您禀告了?”

阅读铁血无痕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大妖精[红楼]贾大帝师反派高能[快穿]我儿奉先何在篮坛囧神招魂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