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教主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在如此僻静之地,竟然会有如此场景,的确令人有些意想不到。

    不过,对一个教派来说,像这样地方绝对是佼佼之选。

    相互一对视,然后齐齐仰头往大石仔细一瞧时,脸上露出惊喜之色。

    因为中间赫然刻有“冷血”二字。

    “柳前辈没骗我们。”

    偶尔,树叶上的雨珠滴落在身上,不禁有些凉意。

    随着时间推移,里面越来越暗。

    差不多过半个时辰。

    “是的。”依依一回应,又道:“这里也应该就是“冷血”教总坛之地。”

    “你实在聪明。”桑无痕笑笑,往上走几步,刚接近大石,目光一扫,发现大石后面很开朗,没有任何树叶及树枝遮挡。

    原来是一块空地。

    一块三面几乎全被峭壁包围的空地。

    它很大,差不多有二三亩。

    第三十一章:教主

    羊肠小路不仅窄,也很陡,地面犹如阶梯,由石块一层一层往上延伸。

    桑无痕和依依自然不能骑马。

    两人将它寄放在住户之中,轻脚而行。

    人一走在道上,便见两旁绿叶茂密直盖头顶,没有半点阳光。

    一块大石出现在眼前,把原本不宽小道足足占据了大半边。

    桑无痕和依依停下来。

    桑无痕目光一移,落在“冷血”二字上面。

    “敲么?”

    “当然。”

    两人一抬眼:在离自己十米处,也就是一面峭壁中间,一块岩石正缓缓打开,呈现一个跟大门一样的洞口。

    少顷,从里面走出两名年轻貌美的白衣少女。

    她们身子直直一立,朝桑无痕和依依一瞟,脸呈惊异,齐声道:“你们是谁,怎知晓把“冷血”教教门打开的方法?”

    桑无痕走前几步,站在空地中间,极为礼貌双手一拱,回答:“在下桑无痕,今有要事求见七巧儿姑娘及冷教主。”

    两人一愣。

    其中年龄大一点的少女,双眼一射:“难道开门方法——“冷情”护法告诉你们的?”

    一听口气,只要是人都知道七巧儿在教中职位。

    依依连忙接口:“不错。麻烦两位通传一下。”

    “这,这……。”少女面露难色。

    “我们请求令姐姐很为难么?”

    “有,有点。实不相瞒,教中诫律:不接见任何陌生之人拜访。否则,律规伺候。”

    一番话,绝对在情理之中。因为一个教派,不可能没有严格规定。

    桑无痕见此,诚恳道:“我们是“冷情”护法朋友,并非什么陌生人。”

    两名少女相互一望,一时拿不定主意。

    好一会。

    那名年龄稍轻少女,低头轻声对稍大女子说道:“李姐姐,既然他们认识“冷情”护法,不如我们进去暂不打扰教主,叫她出来接见,这样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与我们无关。”

    “嗯,好主意。”

    两人商量完毕。

    李姐姐面向桑无痕和依依,道:“你们稍等。”

    言完一转身,向洞内走去。

    约两分钟。

    她同一身花衣的七巧儿出来。

    当七巧儿一瞧,立刻面泛喜色,大叫道:“桑,桑少侠,依依姑娘,真是你们啊。”

    “没想到吧,七姐姐。”

    依依这样称呼最为恰当。

    “对呀。”她几步迎上,来到两人面前:“听少娟禀告说你们找我和教主有事?”

    “是的。”桑无痕神情严肃。

    “好,有什么事,进殿再说。”七巧儿笑了笑,又道:“想必你们找我纯属借口,真正要见的人是教主她老人家。”

    “姐姐好聪明,这都猜的到?”

    “预感吧。”

    她口吐三字,单手向洞内方向一伸:“两位请,我出来时跟教主说了,她老人家同意见你们。”

    桑无痕和依依不再客气,脚齐齐一迈。

    …………。

    一到洞口,往里一瞧,便见宛如白昼。

    原来,墙壁上每隔一米,有一盏油灯,它所发出的光芒明亮的很。

    洞内空间不是很大,也没有太多奢侈之物,唯有一些木椅整齐地摆放在两边墙角。

    如此境地,真让人感觉不到一丝神秘,仿若进入一个极为平常的山庄堂厅。

    此刻七巧儿轻盈着脚步,向一把黑色太师椅走去。

    太师椅上坐着一个人。

    一个一身黑袍,双目微闭,容颜绝对亮艳、绝对不超过四十五岁的中年女子。

    左右两侧,则恭敬地站着几名年轻、且并无表情的白衣少女。

    “教主,桑少侠和依依姑娘已经来了。”七巧儿大声的话语在整个空间飘荡。

    “哦。”冷笑君眼一睁,身子左右一动,双目一射前方。

    在离她不过五米的桑无痕见状,上前一步,双手一抱拳,极为尊重道:“在下桑无痕,见过冷教主。”

    “不必如此客气。”她柔柔一笑。“说实话,我哪是什么真正教主,在江湖上又有谁知道这个人,只不过自娱自乐自封而已。”

    话语虽轻描淡写,但却是大实话。

    一番寒碜之后。

    桑无痕和依依坐了下来。

    “我听巧儿说桑少侠是捕快。”

    “不错。”

    “很好,此次替巧儿叔叔的债务出头,的确令人敬佩,不知前来找我有何事?”

    见冷笑君如此开门进山,桑无痕自然也直奔主题:“在下只想请教几个问题,不知冷教主能答否。”

    “问问题?”她一呆。“什么问题。”

    “前不久您是不是派过人去了益州?”

    “你,你怎么知道?”冷笑君脸色一变。随即站起,双眸一厉道:“莫非?大护法秋一嫣在益州犯了案,你们前来就是向我要人?”

    “错了,冷教主。”

    “错了?”

    “对。她已经被人害死,我们来的目的想了解一些情况。”

    “你,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也许实在不相信这条消息。

    桑无痕很冷静地重复了一遍。

    冷笑君闻听,全身一颤,一下重重坐在太师椅上。喃喃自语道:“不可能。“冷血”教以“毒”立足,她基本得到我真传,使毒端得厉害,又怎可能随便被人杀死?”

    二字一吐,他伸出手,朝字轻轻拍了拍。

    这一拍,便听到不远处传来”轰轰”声响。

阅读铁血无痕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超级杀手在身边遍地异人的二十一世纪地府成神系统芬兰大亨女友来自新世界修真者穿越贝利亚奥特曼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