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蹊跷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不错,的确是。”

    桑无痕一回答,曲三和另一名叫青平的捕快已然到得跟前。

    不一会,被点了穴与依依昨日睡在一起的朱燕儿出现在桑无痕面前。

    他目光深邃地看了一下对方有点苍白的脸,很显然,依依刚刚才把她穴位解开,导致血液还不是很畅通。

    “下楼去罢。”四字一吐,转身而行。

    他低头看着街心来来往往行走的人们,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吐出。

    “无痕哥哥,我们什么时候押着朱姑娘回衙门?”依依站在他身后,说道。

    “现在已到辰时末,应该马上走。”桑无痕强打精神,语气干脆。

    三人出得客栈,准备开始步行。

    却发现前方行人纷纷躲避,紧接着,“嘚嘚”马蹄声响起。

    他们一聚眼神:只见有二名身穿捕衣,腰挎朴刀的捕快正向他们疾驰而来。

    “是曲大哥。”

    依依眼尖,一下认出跑在前面一个。

    第二十五章:蹊跷

    早晨的阳光不烈,空气新鲜。

    桑无痕此刻正站在走道窗口。

    由于昨夜问完朱燕儿,又向依依详细地讲了去山庄会见赵五爷之所有经过。以至于到一更才睡。

    故此,精神似乎有点没恢复过来。

    “好,我把她请出来。”

    言毕,脚步移向一房间。

    二人几乎同时紧勒缰绳,一跃而下。

    “捕头,我们分成四组正在找你,总算我比其他三组幸运。”曲三一立足,语气有点急切道。

    “曲大哥,现身此地就为了找我?”

    五竹镇?黄岭坡?不就是那个有破庙的地方吗?依依一思。

    “莫非发生了什么事?”

    “清晨范里长报案,有几个上街卖东西的小贩在山路坡边发现一具女尸,张大人希望你马上协助周仵作前去勘验。”

    “周仵作呢?”

    “正赶去的路上。”

    “好。”桑无痕一字一吐,指了指朱燕儿对曲三道:“此女就是杀害秋横、付一生及雷平几名兄弟的真凶——逍遥仙子朱燕儿,你们把她立刻押送衙门。”

    “是,捕头。”

    “记住,沿路不可为难她。”

    “放心,我们为人你又不是不清楚。”曲三裂嘴一笑。

    “嗯。”桑无痕微一点头,又道:“曲大哥,这里离黄岭坡接近一百里,为尽快赶去,还需要把你们的马匹给我和依依。”

    “这是自然。”

    二人一递马鞭。

    桑无痕和依依接过,然后极快飞身而上,长鞭一扬,“啪”地一声,马长嘶,向黄岭坡直奔。

    …………

    两人差不多只用一个时辰,就来到黄岭坡。

    当沿着山路走,在一处两面峭壁之地,看见路上有几名四散的捕快。

    桑无痕和依依一下马。

    “捕头,依依姑娘,你们来了。”

    几位捕快一聚,齐齐手握朴刀平胸,稍弯腰,行一个礼。

    “兄弟们辛苦。”桑无痕温和说一句,又道:“周仵作呢?”

    “那不是。”其中一名捕快用手往下一指。

    他顺着一瞧:坡下仅二十米不到,一块大石旁,一个人正俯身在查看。

    “依依,一同下去。”

    “好。”

    两人迈开脚步。

    坡度很点陡,且杂草丛生,令人自然难行。

    幸好不是多霜多露季节,杂草上没一滴水珠。

    不过,却有一条辗压痕迹。

    很明显,是死者翻滚时留下。

    “捕头,你来了就好。”周仵作见到二人,连忙立身打招呼。

    “查出什么没有?”

    他摇摇头道:“我也刚来不过几分钟,还没细查。”

    “嗯,我瞧瞧。”

    桑无痕站定,双眼往下一定:一名身穿黑衣,体形娇小,长发盖脸的尸体正斜卧大石旁。

    依依突然大叫道:“无痕哥哥,她,她极像我没追到的黑衣女子,也就是秋一嫣。”

    “什么?”桑无痕诧异一声,扭头望她:“你,你会不会看错?”

    “从服装及身材应该没错。”依依语气有点肯定。

    他仔细瞧了瞧。道:“从我们掌握秋一嫣的体貌特征看,的确有点相似。”

    “若你心里还有疑惑,大可翻翻她口袋,看有没有像任旋风描述在破庙受袭时,见到的那种像白色雾气之类的粉末。”

    “也不必如此着急,一步一步查看。”桑无痕言完,一弯腰,手一伸,掀开死者。

    呈现在自己眼前的居然是一张极其青黑,且布满小孔的脸。

    他目光又一移,扫了扫全身,发现纤纤玉手也是青黑色之外,再无其它伤痕。

    “秋一嫣到底怎么死的?”

    “中有毒暗器而亡。”

    “也就说被人杀死?”

    “对。”

    依依也弯身:“无痕哥哥,你能不能看出来,凶手使用的何种暗器?”

    “不清楚。”他用手捏了捏小孔周围,没发现任何异样硬物。叹一口又道:“可以肯定不是芒针之类及小剑所留下。”

    “奇怪,到底什么样物体可以令人面部出现如此小的孔?”

    桑无痕没回答,也回答不了。

    他又用手捏捏死者上衣口袋,从里面掏出一白色瓶子,摇了摇。

    然后拧开盖子,放在鼻孔中嗅了嗅,脸色迅速变得凝重:“不错,正是破庙中令人窒息的那种气味。”

    “也就可以证实她是秋一嫣啦。”依依为自己刚才猜测的对感到十分高兴。

    桑无痕点点头,脸露出笑意,语峰一转,道:“从尸斑看,秋一嫣已经死去两至三日,从时间上算,应该有一种推测:她那天一摆脱你,刚来到这条路上,就被凶手出暗器杀死,尔后一脚踢下山坡。”

    “你意思,当时有人专门争对她埋伏在路上?”依依怔怔望着他

    “不是。”桑无痕抬头,手一指前方:“这里三面都有分岔道口,凶手不可能算的如此准提前埋伏。”

    “对呀,既然这种情况排除,那还有什么可以合理解开她会在此地被害?”

    “有一种可能。”

    “什么可能?”

    “当时去破庙有两个人。”

    “两个人?”依依惊讶:“为何我只看见她?”

    “如此简单的问题还要我答?”桑无痕笑笑不回。

    “哦,明白了,我跃上房顶时,秋一嫣可能逃慢一点,才被发现。”依依稍一思,脸色一暗,又道:“若一切真实,此次“冷血”教就不止派她一人前来。”

    “聪明。想必她们和花步艳师姐妹一样,都是分散而寻任旋风。事情也巧,在秋一嫣准备去破庙潜伏的路上,正好遇见其中一个。两人自然在一起行动。只是没想到,接近成功时,我们突然出现。”

    “无痕哥哥的推理的确最为合理。但不明白另外一人为何要杀她?”

    “不知道。”桑无痕回答果断,向四周望一眼,神色坚毅,一字一字:“不必刻意去猜测杀人动机。”

    “为什么?”

    “现在我们可以肯定她被同伙所杀,那就证明,两人同属“冷血”教弟子。”

    “无痕哥哥,你莫非想去梓州清平镇万花楼?”

    “不然怎办?料想凶手已经逃离,要抓住她(他),务必去万花楼会会老板娘,探明“冷血”教具体在什么地方之后,再行事。”

    “有理。”

    依依一听,心吐二字,便不言语。

    用“大哥”二字,是桑无痕一直以来对他的称呼。

    “对,奉张大人命,请你立刻赶去五竹镇黄岭坡。”

阅读铁血无痕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青芜记火影之樱姬狂乱某美漫的氪星超人倚念归尘末世之兽来运转玉灵空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