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姥姥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他俯下身,眼晴朝里一看,可惜洞口太小,只能见江枫子背影和风姓汉子正坐在他对面的一把椅子上。

    “大哥,到底有什么要事如此神秘?”

    话没说完,依依感到柔若无骨的手被一股热浪卷袭。

    自己不由一飘,飘到屋子旁最暗处。

    “无痕哥哥,在这地方也听不见两人说话呀?”

    丫鬟闻言,极快掏出钥匙,“吱呀”一声门已开,接着,她迈步而进,屋中顿时光亮四射。

    江枫子和风姓汉子一起踏入。

    少顷,丫鬟出来,随后门重重关上。

    看着她口吐似幽兰,桑无痕松开玉手笑笑,黑暗中露出一排白牙。

    “谁说在这里偷听,跟着我走就是了。”

    音一落,身子一转动,来到屋子后面,随即,慢慢靠近印出有光亮、被白纸严严实实封着的窗口。

    原来无痕哥哥心里早就盘算好。依依一思,柔柔看了他一眼。

    桑无痕没在意,伸指一轻点窗口角边,便露出一个小小洞口。

    第十章:姥姥

    江枫子领着风姓汉子,穿过花丛、亭子及假山。七转八拐来到一处极为僻静、且不是太大的房屋前停住。

    桑无痕和依依隐敝在假山旁,依稀能看清楚门上面有白色三个大字“斋月堂”。

    这时,一个丫鬟来到江枫子面前,腰微弓,说道:“庄主,夫人知你们要到她清修之地谈事情,特让我拿来钥匙。”

    他点头,口中柔和吐出二字:“打开。”

    当丫鬟离去的脚步响起,在另一处假山蜇伏的黑衣人一个腾跃,飞上屋顶。

    “无痕哥哥,我们……?”

    “江弟,我们认识也不是一天两天,我也不拐弯抹角,此次奉“寒心”姥姥的指令前来。”

    “寒心”姥姥?她是谁?怎在江湖听都未听说过?桑无痕一思。

    “她,她老人家,有,有什么指令?”江枫子猛地站起来,语气恭敬、且激动之极,显然自己绝对没想到。

    “真的么?”

    “我虽不是“寒心”教“四大护法”之一,但在教主“寒心”姥姥身边也有几十年,难道还会说假?”风姓汉子一笑。

    “寒心”教?江湖上有这个教存在么?桑无痕心自问一句。

    “也是,也是。”江枫子连连说着二字,在屋中踱了几步,长叹一声:“当年要不是秋横、付一生和任旋风这三个卑鄙小人,也不至于让她老人家发如此大火。可惜,我一直在找三人下落,却音讯全无。”

    窗外的桑无痕一听一惊:江枫子与秋横三兄弟竟有瓜葛?

    莫非?从不留活口的朱燕儿挟持任旋风来到一清镇就是为了找他?为什么?

    不对,从刚才言语,任旋风三兄弟当年肯定是做过对不起他的事,应该躲都来不及,怎么会带朱燕儿找他?

    他一思,转头又念:你傻呀,是朱燕儿挟持,是逼不得已。若推断正确,其中就有重大隐情了?有什么隐情呢?

    唉,仅凭江枫子一席话,自己胡思乱想什么?等抓到朱燕儿一切都会明白,现在听他们谈话要紧。

    桑无痕静下心,眼晴看向屋内。

    风姓汉子正缓缓开口:“过去之事,到此为止,你也清楚,在教中真正有魄力、有能力的没几人,“寒心”姥姥说了,只要你把一件事办好,其它一概不究。”

    “也就是,让我重入“寒心”教?当四大护法中的“忠心”护法?”

    ““忠心”护法这个职位几年来一直空缺,想必“寒心”姥姥心里一直放不下你,若此次事情办好,应该会让你来当。”

    “风大哥,那到底什么事?”江枫子脸上露出笑容。

    “它重大之极,请必务小心行事,以免走露风声。”

    风姓汉子小声说到这里,突然停下,耳朵一竖,脸色微变,“霍”地站起,手倏地一扬,两道金光分别急刺房顶及窗口。

    他已经发现了有人偷听。

    桑无痕稍一愣,一斜身避过,便听见房顶凄厉惨叫,紧接着,筒瓦“哗啦”落地声响。

    与此同时,眼前窗口被人推开,一道白色寒光疾速向自己和依依袭来。

    两人本就不是来闹事,自然一退数丈。

    推窗之人见出招被对方轻易避过,身形一跃,手腕一舞,手中剑如闪电,极为凌厉地再次刺出。

    口中则大喊:“你们是谁?竟夜闯“天云”帮偷听谈话,简直找死。”

    江枫子声音。

    “江帮主,误会。”桑无痕拉着依依一边往旁飘一边说道。

    “误会?”两招落空,刚站定的江枫子一声冷笑:“你骗三岁小孩。”

    言完,身子腾空,手臂连连抖动,剑化着满天点点寒星,直扑二人。

    “无痕哥哥,教训他一下。”依依娇喝一句,也不等回话,纤纤玉手化掌一伸。

    “绝缘”掌中的一招已然发出。

    桑无痕想阻止,但来不及。

    一股劲风狂击飞身前来的江枫子。

    江枫子曾是“寒心”教的四大护法之一,武功自是不弱。

    见一个女子出招惊人,心中虽诧异,却也不惧。竟在半空中原地连翻几个跟头,卸掉了一部分掌力,然后剑一直,发出“嗡嗡”之声,直刺依依。

    面对咄咄逼人、且带杀气的剑招,依依心里怒气横生,她陡提一股真气,手臂一抡,化掌再次一伸。

    这一伸,道力绝非第一招可比,大有摧枯拉朽之势。

    江枫子一下感到不仅手中剑不能前进半分,而且整个人被一股强劲内力袭击似乎控制不了要向后翻的迹像。

    此女是谁?怎掌功如此厉害?

    他骇然暗道一声,随即气沉丹田,剑连忙一收,身子猛地一斜飘。

    心里明白的很:若不受控制往后翻,自己必定会重重跌落在地,败得很惨。!

    此刻。

    窗口闪出一个人影。

    显然是风姓汉子。

    他二话不言,手一挥动,无数金光似疾风射出。

    而斜在一边已经站稳的江枫子见此,也剑一抖,身一纵,飞向依依,大有不认输精神。

    他言完又仰头喃喃自语:“四年了,整整四年了。”

    “说实话,自从把最器重的你赶出教门,老人家心里也一直不舒适。”

阅读铁血无痕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十亿遗产[偶像练习生]Maniac-depressive这个反派萌吐奶[快穿]大唐之最强李元芳昧尸之谜浪寂天涯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