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艳花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感觉铃姑娘一向老实本份在这里挣钱,从来不与公门打交道。”香翠说到这里,话峰一转:“莫非她做错什么事么?”

    “不要瞎扯,我们此次来有事。要老板娘下来。”依依忍不住,怒道。

    女子闻得话语,脸色一变:“公子爷,你弄清楚一点,这是喝花酒地方。”

    “真的吗?”桑无痕从腰间拿出一黑色令牌(腰牌)递给她。

    桑无痕一身青衣带着女扮男装的依依,没理会门前几名热情对他们打招呼的女子,就直奔堂厅。

    还没站定,一个娇滴滴声音传进耳朵:“两位公子爷,好面生哦,来本阁喝花酒么?”

    桑无痕一抬眼:一名三四十岁,颇有姿色,扭着细腰的女子从台阶姗姗而下。

    女子一见,立马堆满极为正经笑容,身子稍弯:“桑捕爷,对不起,您没穿捕衣,怪妇人眼拙。请问您有什么公事?”

    “看来,你就是老板娘?”

    “对,对。贱名叫香翠。”

    “段铃,你认识吧?”

    “您来找她?”语气略有惊讶。

    第三章:艳花

    “迎宾”阁。

    黄昏之时的姑娘们格外“美”,个个浓妆艳抹,打扮妖冶。

    有的站在门前对行走在街道男子抛媚挤眼,卖弄风骚,有的在大厅内与客人就餐投怀送抱,调情**。

    烟花之地,这样场景自是平常。

    “请问谁是老板娘?”

    “公子爷,难道想让老板娘陪么?价格很贵哟。”她妖媚一笑,十句话不离本行。

    “说那么多废话干嘛?你只要把段铃叫出来见我们就可。”依依不满道。

    “是,是,我错,我错。”香翠忙不迭回应:“可您们来的实在不巧,段铃姑娘半小时前已经被一个人带走。”

    “被人带走?你们“迎宾”阁可以随时带走一个姑娘?”依依问道。

    “也怪我当时财迷心窍,没问姓名。”

    “为什么?”

    “说实话,你们也清楚,像我们这样地方,一般不会让女子进来。但我真不知她是如何到得铃姑娘房间。”

    句子中看似答非所问,实则已经吐露出答案。

    “你说她是女子?”

    “对,当时我见她拉着铃姑娘下来,并且出手阔绰,所以消除了戒备心。”

    “女子穿着什么装束?手中拿什么没有?”

    “身穿白衣、脸蒙白轻纱。至于手中拿的什么我没仔细看。”

    逍遥仙子?

    两人同时心里赫然蹦出四字。

    桑无痕则思道:逍遥仙子为何要找她?难道目的和我们一样?为什么?

    莫非?她此次前来杀人不只针对秋横?而是他们三兄弟?

    从香翠嘴里得到的情况来判断,大有可能。

    想必逍遥仙子在追查不到任旋风的下落,知道了段铃是他相好,于是来到“迎宾”阁挟持、或者用重金收买,由她带着自己去寻找任旋风可能藏身的地点。

    一思至此,桑无痕语气中充满严厉:“她们去哪儿了。”

    可能话声过大,引得大厅内一些喝花酒男子不约而同盯着他。

    “各位公子爷,没事,没事。你们继续。”香翠朝他们笑笑,然后对桑无痕说道:“我也问过二人,段铃嘴里只嘀咕一句说去黄岭坡,要很晚才回来。”

    “黄岭坡?离这里多远?”桑无痕问道。

    “大概二十里,往东方向行。”

    “一听名字就知地盘较大,她没说到黄岭坡哪儿么?”依依插言。

    老板娘摇摇头。

    两人一对视。

    “无痕哥哥,事不宜迟,我们应该马上追去。”

    “这还用说。”

    ………

    夜临,不算太黑。

    在一处空间内,有人点亮了蜡烛。

    当亮光照向一尊布满灰尘的大佛像时,便让人猜的出,这里是一座早已没有香火的庙殿里。

    否则,大佛像就不可能有那么脏。

    从只有十几个平方来看,整座寺庙面积应该很小。

    点蜡烛的是一名体形精瘦,四十左右男子。

    从一身有点邋遢装束及头发看,并非庙中僧人或者主持。

    想必寺庙中早无僧人,他只不过借住而已。

    此刻,男子轻步关上有点残破的庙门,然后走到大佛像左边墙角一块布帘前,用手一掀,向里一迈。

    显然,庙里结构他熟悉之极。

    也显然,他住此地不是一天两天。

    里面并不宽敞,横摆着一张床,紧靠床边有一张小桌子。墙角,则有一个大大蒲垫,想必以前的主持或者僧人,在临睡前打坐念经之用。

    男子把手中蜡烛放在桌上,准备宽衣解带睡觉。

    “旋风哥,你在么?”

    突然,一名娇滴滴女子声音从门外空地传来。

    他一听自然熟悉是谁。

    奇怪,铃姑娘怎会寻到这里来?莫非?生意真的难做么?

    管它,自己长夜难捱,她能到来求之不得。

    “我在呢,你稍等一下。”

    几字一吐,手拿烛光转身出去。

    当庙门缓缓打开。

    面对一名只有二十几岁,长得几分骚艳的女性面孔。

    “铃姑娘,你……。”

    他本来想说“你来了”,话到一半停住。

    因为透过蜡烛光亮,看见她身后站着一名轻纱遮面、手拿玉箫的女子。

    在孤宁独处庙空地,一下出现自己极为陌生之人,他还是感觉到一丝诡异。

    “旋风哥哥,你真在这里呀,太好了。”

    “有事么?”男子一瞬间打消心里邪念,很正经问道。

    “我没事,是这位姑娘找你,我带她来而已。”

    “你带她?收了不少好处吧?”

    “哥哥真会说实话,像我们这种女子,没有银子的事肯定不会办啦。”段铃一笑,面如妖花。

    “不知这位姑娘找在下何事?”旋风沉着脸,心里隐约有一丝不对头。

    “难道就在外面说么?”女子声音柔和,双目绝无恶意射他。

    “你想在里面谈?好,只要不嫌弃,请。”旋风一下把大门全开,身子一侧,手作了个请式。

    女子玉足一迈,到得殿内,向外面正准备进来的段铃说道:“段姑娘,谢谢你带我找到任旋风。”

    言完,玉箫一扬,芒针倾巢而出。

    段铃还没反应过来,胸口有一种撕裂之痛。

    紧接着整个身子不由自己控制,猛一颤抖,然后往下一蹲倒地,就再也没有动静。

    “不是,捕爷,您们知道,谁都喜欢银子,她带铃姑娘走时给了我一百两。”

    “她是谁?”

阅读铁血无痕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当世界都瞎了以后抖音之我真不是你们老公重生校园:神级女学生凤逆山河独家萌宠:陆少请自重相公是个引魂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