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婆婆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对,对。”冰霜儿倏地像小孩一样,一把拉着二人往屋里拽。

    依依顿时满脸通红。

    “巧的很,晚辈在屋前山路上遇到山贼,若不是冰老前辈出手相助,只怕性命都难保。”桑无痕抢先答道。

    “过去的小事不要再提了。”冰霜儿阻止秦秋燕再问话,指了指依依:“这位姑娘是……?”

    “晚辈依依,无痕哥哥朋友,见过老前辈。”她稍俯身,连忙答道。不过,没说自己姓商,以免老人家分不清,闹出两人都是桑家后人。

    她睁着一双精明的眼睛打量,当看清眼前之人,自己竟救过,不禁呆道:“啊,伢儿,你,你就是夫君之后?”

    “冰老前辈,晚辈的确不假。”桑无痕此刻心情虽复杂之极,但也不想有失称呼礼节,故而双拳一抱,口中用“前辈”二字。

    冰霜儿闻言喜颜大开:“难怪昨日早晨老身见你,心里自然生出一种亲近感。”

    “姑娘貌美如花,言行懂礼,伢儿有你陪伴真正幸运。”

    一句话,依依听得脸起红晕,娇羞可爱。

    秦秋燕怕冰霜儿一味说话,喜悦的忘记身在什么地方,提醒道:“师父,通过您无意之中救他的事情来看,足以证明你们缘份非浅,天快黑了,还站干嘛,进屋再说啊。”

    桑无痕闻言心叹一声:缘份?应该是了。

    本来抓住了秋三娘,就可以离开牛和镇。但冥冥之中好像上天有意按排,恁地让我听见打动心窝之事,而不由自主地来到这里。

    第二十九章:婆婆

    这时,秦秋燕领着穿着粗布衣的冰霜儿从屋内出来。

    “师父,他就是桑前辈的后人,名叫桑无痕。”

    冰霜儿眼一瞧,略一点头,表示知道,便疾步冲去,从脸色现露,绝对按捺着心里激动。

    不过两秒,已然到得桑无痕和依依面前。

    “师父,你们见过?”秦秋燕惊讶问。

    依依也一脸懵懂。

    桑无痕也感不适。

    秦秋燕见此,娇笑:“他们已经成年,您这样拽着,人家怎好意思进屋?”

    “燕儿说得有理,只怪为师今儿太高兴了。”她连忙松手,一转身,说道:“你们进堂屋坐一会,老身马上到灶房做一点好吃的端上来。”语言之中,生怕对方不去。

    如此话语,不禁让桑无痕黯然一思:通过几次接触,婆婆心地的确不坏,她是如何和曾祖父纠缠在一起的?

    唉,几十年都已经过去,再追究有何意义,当初只是苦了曾祖母。

    “无痕哥哥,发什么呆,走啊。”依依见他神情,促催道。

    “嗯。”他一回应,移动脚。

    “咦,无痕哥哥,昨日下午在秋三娘房里,你怎么不跟我说早晨发生在这里的事?”依依边走边拉拉他衣袖小声埋怨。

    “忘了。”

    “忘了?”

    “是啊,以后不会了,好不好?”

    “这还差不多。”

    她抿嘴一笑。

    ………。

    两人边说话语边行。

    一踏进堂屋,便嗅到一股浓浓檀香味。

    桑无痕一抬眼:墙壁正中修砌着左右两边一米高的石蹲,石蹲上面横放着一块厚厚红色木板。

    木板上赫然坐着一尊脸威武之极,双目格外有神的金色雕像。

    雕像面前一个香炉里插着粗粗的三柱香,青烟袅袅弥漫着整个空间。

    “无痕哥哥,这雕像不像佛祖和菩萨,莫非你曾祖父?”

    “你们看看三柱香后面的木牌不就知道了。”秦秋燕在旁一答便离开。

    桑无痕和依依靠近,果然瞧见有一块二尺多长,竖放着的一个黑色木牌。

    木牌表面有深红色字迹,仔细去瞅,写着:先夫桑叶之灵位。

    “婆婆能把桑前辈灵位放在堂屋,可见两人在生感情之深了。”依依轻叹一声,朝桑无痕看了看,双眸之中满是柔情。

    桑无痕没理会,神情凝重地拿起木板上现存放的香,从中抽取三柱。

    依依一见,自然明白他要干什么,也伸出白细纤手抽了三柱香。

    两人几乎同时点燃,同时恭恭敬敬向后一退二三米。

    缓缓又齐齐跪下。

    “曾祖父在上,重孙桑无痕叩拜。”

    “桑前辈在上,晚辈依依叩拜。”

    语一言完,重重地磕了几个头,然后立身,将手中之香极为虔诚插在香炉上。

    秦秋燕此时端来茶水放在一张桌上,几字一吐:“你们稍坐一会。”又转身走出堂屋,显然,帮婆婆做饭去了。

    大约二十分钟。

    香喷喷饭菜终于端上来。

    冰霜儿的厨艺真的很好。

    腌肉切成薄薄方片加香葱及大蒜爆炒,显得一种腊香味格外诱人,腌鱼去骨成块,两面煎成金黄色,加上一点红尖辣椒及水烹调,更是闻者胃舒。

    还有几盘不同名称的青菜,也散发令人神怡气味。

    这一顿饭,可口之极。

    桑无痕和依依每人差不多吃了二三碗。

    席期,冰霜儿并没有说什么话,只是一味客气地给二人挟菜。

    晚饭之后,天大黑。

    她静坐椅上,秦秋燕擦净桌子则再去卧房收拾。

    良久。

    终于开言:“伢儿,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找夫君后人吗?”

    “晚辈犹如作梦,请前辈明言。”和依依并列而坐的桑无痕诚恳回答。

    “实则是夫君生前最大心愿。”冰霜儿叹一口气,站起来,倏地双目一红含泪,面朝金色雕像:“想必你在天暗中帮助,真的让我有生之年可以完成你遗言……。”

    “前辈,我想问一句?”桑无痕极快打断插话。

    “问什么?”她转过身。

    “既然您说是曾祖父最大心愿,为何他老人家生前不回去?”

    “回去?等他回去时,胡艳儿早己搬家不知去向。”(注:胡艳儿就是曾祖母姓名。)

    “不可能。”桑无痕一听大急,辩驳道:“曾祖母从未搬过家,一直住在信州。”

    “信州?”冰霜儿自语二字,道:“错了,你祖父一二岁时,是居住在寿州。”稍停又道:“对这样的事不清楚一点都不奇怪,想必你爹在你小的时候就一直这样灌输说在信州。”

    “对。”他一字出口,又道:“我爹还言,自从曾祖母听到你们隐居后,出去找过几次,一直没找到,最后才郁郁成疾去世。”

    “她找?”冰霜儿脸上露出冷意:“她躲差点都来不及,怎可能找?”

    这句带侮辱曾祖母言语,令桑无痕心呈一怒:“为什么?”

    依依也是有点如坠迷雾,双眼直直盯着冰霜儿。

    “惧怕。”

    “惧怕?怕什么?”

    “你曾祖父杀她。”

    “师父,让我来。”

    “不行。”冰霜儿稍停已经在走脚步,双眼充满怜爱:“这可是夫君后人,若他在天有灵知道我不亲自下厨招待,定会责罚于我。”

阅读铁血无痕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我的野蛮美人上司梨花雪超级左瞳医笑倾世醉红颜穿到末世要带娃我亲爱的陌生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