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暗室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捕快?”

    “是的,此番前来专门捉拿秦有生和秋三娘。”

    “是不是凶手杀张伯未遂之后,又赶来行凶?”她脸色一凛,似乎悟道。

    “你意思:秋三娘已经被杀死?”

    “嗯。”

    “看来,秋三娘真隐居在此。”

    ”错不了。”

    可能在卧室里待的时间较长,有点闷,依依吐出一句后,脚一迈出去。

    “简直乱想。”

    “那你说说,若秋三娘出去了,为什么现在还不回家?”依依扭头,望着桑无痕。

    “问题的确令人费解。不过,我可以肯定地断言:凶手根本不知道秋三娘住地。否则,他不会通过跟踪马啸和解一风,来得到秦有生的线索。再加上,你仔细观察一下,屋子中哪有一丝凌乱地方。凶手来行凶,秋三娘一定会反抗,屋中也一定会出现打斗痕迹。”

    一番近似推理话语,让依依后退几步,睁大犹如清潭双眸,透着陌生,定定看他:“无痕哥哥,你怎分析的如此透砌?”

    “我是益州衙门中的捕快。”

    第二十章:暗室

    秋妹?不是秋三娘又是谁?

    ““您知道她住哪儿吗?”我追问。张老伯点点头道:“有一次,秦庄主让我给她运过一回日常用品。”言完,便把具体在什么地方讲了出来。”

    “他所说的也就是这个屋?”

    “对。”

    很快站在屋檐下,深吸一口气,看了看没半点喧闹之声的四周,又仰头瞧了瞧院外被微风吹动的绿枝,轻锁弯眉,自语道:“莫非?她跑了?”

    “一个人好端端住着,为什么要跑?除非知道了秦有生被人昨夜杀死的消息,可这里离山庄大概有一百里,按道理,消息不可能传得那么快。”紧跟身后的桑无痕接话。

    商依依倏地脸色娇艳,迈近他身,粉拳乱打,口中言道:“为什么五年前不对我讲?为什么?你知不知道,其实,在找娘的同时,也一直打听你消息,如果我早晓得你是捕快,何必天南地北,东奔西跑到处找。直接到益州衙门就可以了。”

    桑无痕闻言,感动之极,不由双手一伸,轻抓她柔似无骨的臂膀:“依依,我那时年龄太小还不是捕快。”

    “为什么秋三娘要追杀你?”

    他点点头,又道:“爹当时当差做捕头,因一直追查“神风四煞”。令他们怀恨在心,于是设下计谋,等我们父子去寅花镇办完私事之后,回来的半路上进行了诱杀。”

    “也就说,那天你受伤正是你爹被害之日?”

    “对。”

    商依依一听,眼眶含泪,言道:“无痕哥哥,对不起,触动了你伤心之事。”

    “傻瓜,正义与邪恶之间斗争,伤亡避免不了的。况且,这么多年过去,我最大心愿就是将他们能绳之以法,不仅可以告慰爹的在天之灵,而且可以告慰曾死在他们手上的冤魂。”说完,脸色一暗:“可惜…。”

    “可惜什么?”

    “四人中除了秋三娘,全都被人杀死。”

    “肖一海和杜无花死啦?”

    “对。”

    桑无痕慢慢走到院内,立定,长吐一口气,双目瞅向小路。

    “怎么死……?”话没问完,便被他打断:“依依,现在别刨根问底,我以后自会告诉你,现在关键是怎样抓住唯一一个活口秋三娘。只有她方能解所有之谜,包括你娘的事。”

    “无痕哥哥,我知道。”她柔声,慢慢也从屋檐走下:“既然可以排除她被凶手杀死及不知道山庄的事。看来,我们唯有等了。”

    “还有什么法子么?”桑无痕苦笑一声。

    “没有,不过,不要太过灰心,说不定她马上回来。”商依依自解安慰。

    讲实话,内心也焦急的很。

    “但愿如此。”四字一出,脚步来回走动,再无话语。

    少顷。

    他似乎想到了什么,扭头望着依依,突然问道:“你清晨而来,到底怎样进屋内的?”

    依依一怔,绝没料到会崩出如此问题,稍一思,道:“我从山路沿途查看,一见到关着的院门,就轻轻一推,谁知,铃声大作,门也随之打开。当时心急顾不了这些,一脚踏进院中站定。因为,张老伯描述过屋子,所以我心里没有一丝怀疑。”

    “在铃声大作之后,你听没听到周围有异常声响?”

    她很肯定摇摇头。

    “嗯,继续。”

    “我又瞧见屋子大门关的似乎严严实实。以为她在睡觉,大喊道:“秋三娘,你给我出来”如此三番,确定没回应之后,便迈步走近大门,稍用力一推,虽发现有点受阻,但,依然能推动。原来没拴,门后面抵着一把椅子。”

    ”门后抵椅?没拴?”桑无痕自语重复,神色微变,道:“只怕事情有蹊跷,你想想,任何人出去都会锁门,除非在附近遛达,才有抵住大门这种情形出现,给人印象是:屋主出去一会马上回来。”

    “对呀。”

    “若假设她回来看见了我们而逃,好像不成立。我们一直在房间,外面之人不现身往窗口仔细瞧,也根本发现不了我们。”

    “不错,她一现身,我和你应该察觉的到。”

    “排除了一些因素,剩下只有一种可能。”

    “什么可能?”

    “秋三娘在屋中。”语气坚定。

    此言一出,犹如电光划过依依大脑,惊疑大叫:“屋中,屋中三间,我早已查过。”

    桑无痕朝她看一眼,又瞧了瞧院栅一排响铃,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笑容,口吐四字:“走,进卧室。”

    进卧室?自己在此房间比任何地方查看的都要仔细。并且两个人也呆的时间最长,难道还有什么秘密不成。

    依依思归思,脚步依然随他而去。

    ………。

    室内。

    一进而来的桑无痕就站在了大床沿边。

    他轻轻扒开白色蚊帐,稍俯身,伸出手胡乱捏或者摸着绣花枕头周围。

    片刻。

    整个人站立,长出一口气,面带笑意一扭向旁边的商依依,用手指了指床沿木上一小黑色的点。

    “你看。这是什么?”

    她眼带惊奇,摇摇头。

    “若猜测不错,它是机关。”

    “机关?你意思:小屋中有暗道或者暗室?”

    “正确。一个恶贯满盈之人,她隐居,不可能不防仇家来报复。”一句说完,手指往黑点一压。

    这一压,耳边便听到“吱嘎”“吱嘎”响声。

    依依四处一望,目光定格在属卧室东西方向:一面墙正缓缓往一边滑开。

    她见此大叫:“夹墙。”

    桑无痕没理会,几步一窜走去。

    到得墙角,直直站定。

    看着显露出差不多有门大小的进出口,沉声而又自信道:“秋三娘,你真行,居然在里面可以沉住气呆半天。出来吧,五年前的一桩恩恩怨怨之事也应该要了结了。”

    音落未回,仿若跟空气说话。

    “在小屋中你也曾问过同样的问题,我没讲出来。”桑无痕稍顿,叹一口气,沉重道:“现在可以告诉你,因为我爹。”

    “你爹?”

阅读铁血无痕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重生之媚爱无双向往的生活之俺妹是村花大唐之混世皇子悯仇洪荒之真龙太子神级游戏开发商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