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逢凶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我是捕快,自然尽捕快之责。”

    “也就说桑兄弟要去追寻?”

    因为,秋三娘几年时间里必定和秦有生有过联系,他在山庄当过仆人,知道一些事绝不令人意外。

    关键问题是:女子把张一清带到哪里去了呢?就算她轻功再好,也不可能挟着人奔跑。如此一来,从时间计算,应该还没走很远。

    我们从山庄奔向这里,沿路并没发现异常,也就可以肯定:两人走的方向绝不是朝牛和镇,而是相反。

    “现在难以定论,也可能正确。不过,从眼前现场发生的时间、掌印及在山庄女子神情来推断,完全可以肯定:她救张一清绝对是事实。结果如何,在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情况下,还真不好说。”

    “凶手剑法虽高超诡异,毒辣,属我们生平闻所未闻。但女子武功之强、掌力之惊人,在江湖之中,委实难遇敌手。两人若真相遇,女子应该能略胜一筹。我想,从凶手手中救出一人应该问题不大。”

    “我也有这样考虑,可人呢?莫非女子怕张一清再遭到追杀、或者还想摸清一点别的事情而带走了他?”

    一念至此,他转身行向屋外。

    站定小路,向月色朦胧、三面围山的环境望了望,倏地心里起一个念头:追,沿着小路追。深夜之时,女子带着张一清绝不会钻入茂密丛林,石陡岩峭的山中。

    “桑兄弟,为什么你一声不吭出来看夜景?”这时,周鹏出来不解问道。

    桑无痕没正面回答:“三位大哥,夜已经深了,石屋中的情况也算基本了解,你们还是回去休息吧。”

    “你呢?”马啸问。

    第十四章:逢凶

    桑无痕点点头,补充道:“当时不想和我纠缠,足以证明心中放着事情。”

    “既然这样,两人岂不认识?”

    “没什么好奇怪。有可能女子也是通过张一清才知道秦有生具体地址。至于她是谁?究竟所谓何事不得而知。”

    “你意思:一天之内,有三拨人同时向他咨询秦有生下落?”

    “在没发现尸体和肯定被人救了的前提下,你想法最为恰当。”

    桑无痕不再言语,思道:若自己分析全对,当务之急要找到张一清,只有他,才能给我提供杀秦有生凶手的线索,说不定,从他口中还能问出秋三娘下落。

    “不错。”二字一答,面对周鹏,语气诚恳:“周大哥,我知道你此行而来是为兄报仇,可“四煞”中已去世三人,最后一个秋三娘,希望你不要插手,以免有牢狱之灾。”

    其中含义很清楚:若你想以江湖手段来解决私人恩怨,衙门不会放过你。

    周鹏是聪明之人,哪能不懂,沉默一会,黯然道:“桑兄弟所言极对,虽兄长之仇假借他人之手报了。但我辛苦追凶整整七年,也算对得起他在天之灵。只是心里有点过意不去,一直为此事连累着身边两个兄弟。”

    言完稍顿,没等任何人回话,对着桑无痕双手一拱:“桑兄弟,就此别过,后会有期。”

    “周大哥深明大理,让人确实感动,后会有期,保重。”

    马啸和解一风见此,也双手一拱。

    一番互别之后,周鹏等三人身影一闪,向牛和镇而奔,很快消失在月色之中。

    桑无痕心叹一口气,转过身子,看了看有点迷茫前方,迈开大步,开始急行。

    ……………

    这一行,不知不觉已有数十里。

    这一行,不知不觉额头沾珠,东方露白。

    可一番追寻下来,不仅没看见女子和张一清,就连人影都没遇上一个,山路也变的窄了许多,不过耸立在两旁的大树间隔之处也不算很陡,犹如平地。

    想必已经到深山之中极为偏僻之处。桑无痕停下脚步,暗思一声。

    随后目光扫了一下四周,当定向离自己不过三四十米绿枝遮面的山坡时,倏地感觉腹中饥饿难捱。

    原来,隐约看见有一处屋子,至于大小,不得而知,屋顶正青烟袅袅。

    谁都知道,主人正在烧火作饭。

    唉,从牛和镇出来之时,带一点干粮就好了。也免去肚子和我闹别扭。

    正思量间,耳边听到前方传来急促马蹄声,随即,有人怒吼:“他奶奶的,看你们还能跑多远。”

    桑无痕一抬眼:只见面前,有两个身背包裹的中年人朝自己方向踉跄而奔,明显体力有些不支,身后,五六匹马却急追,马背上坐着手拿刀剑、凶神恶煞之人。

    他还没来得及思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两名中年人已经窜到自己脚边,“扑通”一声跪下,眼神之中充满恐惧,声带惊骇:“大兄弟,求你救救我们,我们走村窜户收购山货遭遇到了山贼。”

    听此话语,令人神色一凛。

    桑无痕双手同时将二人扶起:“大哥不必多礼,尽管站在我身后。”

    言完,身子一侧,绕过二人,挺胸一站,体壮之躯立在本不太宽的路中间,犹如铁塔一般,双眼很冷静地直盯迎面而来的马匹。

    “小子,找死么?”

    跑在最前面一名彪形大汉,一勒缰绳,止住蹄步,满脸怒气,手中马鞭向他一指。

    紧跟后面的马也停下。

    “你们目无王法,在光天化日之下打劫才叫真正找死。”语气冷冷。

    彪形大汉刚想回一句。

    “二当家,此人想挡我们财路,和他废话什么,连同那两个一块杀了。”

    一年青汉子音落,身从马背一跃,手中大刀一扬,刀刃亮眼,凌空朝桑无痕猛劈而下。

    来招凶猛之极,大有一种势不可挡味道。

    二当家见此,本就有点怒火的心,当下也没丝毫犹豫,手中特制较长马鞭一伸一抖,如残云卷日般直朝对方脖子横扫而去。

    同一时间、同一方向的出击,真正令人生寒,也令人防不胜防。

    桑无痕哪会惧此,脚步微动,欺身直进,双手化爪,如闪电般分别一抓,一手抓向年青汉子刀背,一手抓向马鞭。

    然而,招刚到半路,却见二当家猛地鞭一回卷,卷住年青汉子那把刀,再一收,刀“啷铛”落地。

    如此怪异之举,令所有人惊疑。

    没等众人回神,他口中说出话语:“你是衙门捕快?”

    “大哥,你怎如此说话。”马啸、解一风齐声,充满情感:“当初结拜,便言有福同亨,有难同当,你兄长之报自是我兄弟之恨,岂能袖手旁观。”

    “罢了,罢了,从今以后,所有仇恨如烟云而散,我立刻回梓州,再也不会踏入江湖半步,两位兄弟也不会再过风餐露宿的日子了。”他语气低沉,显然内心还是有点沮丧。。

阅读铁血无痕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都市重生之老子是龙王我从仙界来武侠之最强黑风寨玄幻末日之王者荣耀六十年代村姑求生存[明朝]科学发展观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