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这是个秘密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高乐海一见我进来,立刻把手机一丢,躺在床上。\r

    谭玲玲看我一眼,头一低,继续削苹果。\r

    我嗯了一声,我们打了一辆车赶到医院。\r

    白小柔在医院门口买了一堆营养品,让我拎上,又叮咛我,“见了高乐海,不管他们说什么,千万不要激动,多说些赔礼道歉的话。”\r

    我都一一同意了。\r

    白小柔淡淡说,“以后你少给我惹事就行了。”\r

    我僵在原地。\r

    “我说错了?”白小柔看着我。\r

    到了病房外,我顺着门上的玻璃窗往里看看,这是一个单人病房,高乐海头上裹着纱布在床上玩手机,看样子这小子没什么事。\r

    谭玲玲坐在一边给他削苹果。\r

    还有一对中年男女说着什么,应该是高乐海父母。\r

    怪不得谭玲玲下午没来上课,原来是在这陪高乐海,这女朋友当得够殷勤,我以前做阑尾手术住院,谭玲玲也没给我削过苹果。\r

    白小柔轻轻敲敲门,里边人回应一声,我们走了进去。\r

    出了教学楼,我去推自己的单车。\r

    “我们打车过去。”白小柔说。\r

    “白老师,我想回去取点钱,我身上没带多少钱。”我讷讷道。\r

    “不用了,我有。”\r

    “我怎么能花老师的钱?”\r

    “没错。”\r

    “没错就别傻站着,我和高乐海的家长都说好了,去晚了不好。”白小柔轻轻说。\r

    “你们是?”中年男人看着我俩问。\r

    “你好,我是机电班新来的班主任,我叫白小柔,他是我的学生张帆,我是带他来给高乐海赔礼道歉的。”白小柔轻声说。\r

    “他就是打我儿子的那个张帆,把人打成这样,还有脸来赔礼道歉。”中年女人直接从椅子跳起来,指着我大骂,“我们不接受道歉,这种痞子学生,必须从学校清除出去,让公安局把他抓起来,给我儿子造成的伤害,他也必须全部赔偿。”\r

    “伯母,他俩打架的事,学校已经都了解了,张帆伤人是不对,所以我才特意带他来道歉,至于给予张帆什么处罚,学校一定会依照事实按照学校规章执行。”\r

    “这种痞子必须开除,没什么可商量的。学校如果不这么办,我直接去找张校长评理。”高乐海母亲像一只母老虎。\r

    “我不用他假模假样道歉,不开除他,我这病就好不了。”\r

    “听见没,这也是我儿子的意见。”\r

    “葛琴,别激动。有话好好说。”高乐海父亲扶下眼镜,板着脸,“白老师,不是我们故意为难张帆,孩子打架也是正常的事,如果一般情况,我们也不追究了。可是动了凶器,还把人打伤了,这就属于犯罪了,这种学生留在学校,对别的孩子也是潜在的威胁。”\r

    “你和他们说那么多干嘛,让那个张帆赶紧走,我们不稀罕那点东西,我明天就去找张校长。”高乐海母亲直接下逐客令。\r

    我心里的火又一次燃烧起来,一转头,就要走。\r

    白小柔一把拉住我,“张帆。”\r

    谭玲玲把手里的苹果放下,拿起暖壶出去了。\r

    “您是高主任吧?”白小柔朝高乐海的父亲笑笑。\r

    “对,你认识我?”\r

    “我父亲认识您?”\r

    “你父亲是?”\r

    “我父亲是李泉。”\r

    “李泉,李厂长?”高乐海父亲嘴长大了,脸上的傲气瞬间消失,“那你怎么姓白?”\r

    “我随我母亲的姓。”白小柔一笑。\r

    高乐海的父亲一拍脑袋,“我想起来,李厂长有次是说过,她有个女儿叫白小柔在外地当老师。”\r

    “我刚调回来。”白小柔点点头。\r

    “哎呀,这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了,小柔,快坐。”高乐海父亲忙拿把椅子放到白小柔面前,又回头对高乐海母亲喝道,“还愣着干什么,这是李厂长的女儿白小柔。”\r

    高乐海母亲恍然大悟,拿起桌上刚削好的苹果,“原来是李厂长的女儿,刚才我是因为乐海的事太激动了,不是针对你。别介意,吃苹果,吃苹果。”\r

    “伯母,我没介意。”白小柔轻轻笑笑。\r

    高乐海也从床上爬起来规规矩矩叫了声白老师。\r

    “张帆,去给高乐海道歉。”白小柔给我使个眼色。\r

    我也处于晕圈中,白小柔竟然是建华厂常务副厂长李泉的女儿,不看不知道,世界真奇妙。\r

    白小柔的话让我从晕圈中回过神来,走到高乐海面前,“对不起高乐海,上午我不该用砖头拍你。”\r

    高乐海绷着脸不说话。\r

    “乐海,懂点礼貌,这事你也有错。”高乐海父亲喝了一声。\r

    高乐海母亲忙捅了一下高乐海。\r

    高乐海嗯了一声。\r

    “小柔,不,白老师,这孩子还有点小情绪,回头我再批评他。”高乐海父亲说。\r

    “高叔叔,千万别批评孩子,孩子在青春期都会犯错。只是让张帆退学的要求,我希望你们再考虑一下。”\r

    “不用考虑了,退学是气话,这事我们按学校的意见办。张帆,以后不要这么冲动了,真把人打坏了,那是要坐牢的。好好学习,咱们厂里给你们创造这么好的学习环境多不容易,我们这些人还等着你们接班呢。”高乐海以长辈的口吻教训我。\r

    “谢谢叔叔,我知道了。”我顺势点点头。\r

    走出病房,我突然感觉到权力对一件事的变化有多大。\r

    从医院出来,白小柔见我一直低着头,问,“怎么了,还觉得委屈?”\r

    我摇摇头,“白老师,你真是李厂长的女儿?”\r

    “不相信?”\r

    我笑笑,“相信。”\r

    “这是个秘密,不许和别的同学和老师说,知道吗?如果不是高乐海父母态度太强横,我也不会主动说出来。”\r

    嗯。我答应一声。\r

    “刚才病房里的女孩就是谭玲玲?”白小柔问。\r

    “是。”\r

    “你的女朋友?挺漂亮吗。”\r

    “前女朋友,现在不是了。”\r

    “你成熟的挺早啊,上学就开始找女朋友了,怪不得会和别人打架呢。”白小柔揶揄我。\r

    “我们是技校生,又不准备考大学,一毕业就进厂上班了,反正上班也得找对象,还不如现在找呢。”\r

    “你还挺有理,技校生也是学生,得把学习放在首位,进厂分配岗位是要看在校表现的,表现不好只能烧锅炉。”\r

    “白老师,你说的这些我都懂,我学习成绩也不差。和高乐海的事就是意外。”\r

    “你的嘴真硬。如果再发生一次这样的事,我可不会替你解围,你就等着被开除吧。”白小柔脸一板。\r

    我立刻老实下来,“白老师,我能问你个问题吗?”\r

    “说。”白小柔看看我。\r

    “你替我解围,是因为昨天我救了你吗?”\r

    “你说呢?”白小柔反问。\r

    我一笑,“白老师,你昨天为什么跳河?”\r

    白小柔沉默了。\r

    “白老师,我就是随便问问,你如果不想说就算了。”\r

    “张帆,每个人都有犯傻的时候,就和你上午拿板砖打高乐海一样,昨天我也是一时犯傻,但不会再犯了,也不想再提了,我希望你能和我一起把这件事忘掉,不要告诉别人。”\r

    白小柔看着我。\r

    “白老师,我保证不会和任何人说,否则我掉进河里。”我被白小柔盯着,一时着急脱口而出。\r

    “你掉进河里也会游泳,怪不得丁娜说你嘴有点滑。”白小柔一笑,拦了辆出租车,“走吧,回学校取你的自行车。”\r

    “白老师,不用了,我自己能回,你回家吧。”\r

    “我也回学校,我在学校宿舍住。”\r

    “你在宿舍住?”我愣神间,白小柔已经上了车,我挨着她坐下。\r

    一路之上,我们再没有什么交谈,白小柔始终看着窗外,我用余光瞟瞟她,眉眼间,她似乎在想心事,是想在昨天的事吗?\r

    到了学校,白小柔终于开口了,“张帆,回去写份检查,明天交给我,具体对你怎么处罚,我会和校领导沟通的。”\r

    我点头答应了,白小柔向宿舍区走去。\r

    “白老师。”我喊了一声。\r

    “还有事?”白小柔回头问。\r

    “谢谢你。”我大声说。\r

    白小柔一笑。\r

    “您是高乐海的母亲?”白小柔挡在我前面。\r

    “是。”女人一脸霸气。\r

阅读我的纯真时代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梦里见过你魔临——天地劫绝美校花的妖孽保镖创造101之最牛导师变身在漫威世界哭泣的女人谋杀海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