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我不是故意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马跳,你等一会儿。”\r

    “干嘛,里边有人?”\r

    他怎么来了?我无奈一声,把门打开。\r

    圆脸立刻挤进屋。\r

    圆脸是我的死党,叫马跳,我俩从小玩到大,现在还是同班,家离得也很近,只要我老爸晚上不在家,他就经常来我家借宿。\r

    我又想到了谭玲玲,谭玲玲曾在洗手间洗过澡,我借机还进去挑逗一番,虽然最后被谭玲玲赶出来了,但那种快乐已让我血脉贲张。\r

    现在听着洗手间里若有若无的声音,我除了心跳还有伤感。\r

    茶几上有盒我老爸抽剩的烟,拿出一根点燃,烟是低价烟,很冲,抽了两口,我就被呛得咳嗽起来。\r

    马跳家和我家面积一样,人口却是我家n倍,除了父母,还有爷爷奶奶,和两个待字闺中的姐姐,马跳只能在阳台上支行军床,他一百六十多斤的体重把行军床压得嘎嘎直响,想翻身都要深呼吸。能在我家舒展地睡上大床,对马跳来说是天堂一样的日子。\r

    马跳一进屋,就往洗手间冲。\r

    我立刻拦住他,“干嘛去?”\r

    “内急,晚上我大姐对象来了,那小子贼能喝,干了两件啤酒,喝得我膀胱都肿了,我得赶紧解决一下。”马跳往开推我。\r

    我侧耳听了一下,洗手间里已悄无声息。\r

    衣柜里还有几件我妈离开时留下的衣服,我把它们都找出来,样子有些土气,让白小柔自己挑吧。\r

    从钱包里取出一百,这是我一周的伙食费,想想,拿出五十,从我家到江城市内最远的地方,五十也足够了,我不是大款,助人也得量力而行。\r

    用一个购物袋包好衣服,抱到洗手间门前,我轻轻敲敲门,“白老师,衣服我放门口了,你自己挑吧。”\r

    我回到客厅沙发上,静静等着白小柔。\r

    过了一会儿,洗手间门开条缝将购物袋拿进去,随即里边传出悉悉索索的声音,不是很响,却足让人产生一些联想。\r

    外边有人敲门,我立刻把烟掐灭,站起来,难道我老爸回来了,他如果看到洗手间里有个女人,我怎么解释?\r

    到了门前,朝猫眼一看,外边是一张嬉笑的圆脸。\r

    我一时不知怎么回答。\r

    “那你拦我干嘛,弟弟憋坏了,你赔的起吗。”马跳一把推开我,这小子有点蛮力,又从兜里掏出一张碟塞到我手里,“不白用你家厕所,一会儿让你看点好的,开开眼。”\r

    我往碟上瞟的瞬间,马跳已经冲到洗手间,拉开门。\r

    门重重一声从里边关上了。\r

    马跳惊魂未定,“里边是谭玲玲吗?”\r

    我摇摇头。\r

    “你小子有本事。”马跳给了一拳,“哥们来的不是时候,我回了。”\r

    “马跳。”我在后边喊。\r

    “你爽吧,我回了。”屋门一关,楼道里响起一串脚步声。\r

    我愣愣,轻轻敲敲洗手间的门,“对不起白老师,刚才是我朋友,我们不是故意的。”\r

    里边没人答话。\r

    我悻悻回到客厅,把抽剩的半支烟点上,这是什么事?\r

    洗手间的门很快开了,白小柔从里边走出来。\r

    我忙站起来,“白老师,刚才对不起,我们真不是故意的。这是五十块钱,你打车用。”\r

    白小柔把钱接过来,轻声说:“谢谢你,钱我会还你的。”\r

    我嗯了一声。\r

    “你们是要看碟?”白小柔问。\r

    “看碟?”我愣了一下,刚才我把那张碟随手放在了烟盒边,看碟的封面就知道是种什么碟。\r

    “张帆,你还是学生,抽烟不好,看那种碟也不好。不过我还是谢谢你救了我。我先走了。”\r

    这明显是老师的口气,白小柔真是老师。\r

    “白老师,我送送你。”\r

    “不用了,钱我会还你的。”\r

    白小柔拉门而出。\r

    我站在门口,看着她消失在楼道里,突然想起一个问题,她没要我的电话,怎么还我钱,除非她主动上门,有了刚才的一幕,她还会主动上门吗?\r

    狗屁老师,明显是想借钱不还。还不让我抽烟,看碟,这是在我家,又不是在学校,何况你也不是我的老师,我救了你,你还教训我。\r

    我回到屋,点支烟,看碟。\r

    马跳说得没错,真是好碟,看了一会儿,我就开始膨胀,白小柔和谭玲玲的样子交换着出现在我眼前。\r

    整整一夜,我都处于失眠状态。\r

    第二天,我刚到学校门口,马跳就迎上来,“张帆,昨晚累惨了吧?”\r

    “什么意思?”\r

    “你眼睛都红了?有我的碟助兴,你小子一定爽死了,就凭这个,你得请我吃早点。两个夹肉的。”\r

    “爽个屁,这破玩意还你,以后少拿这种东西腐蚀我,哥们是助人为乐的好学生。”我把碟往马跳书包里一塞,蹬车走人。\r

    “张帆,那女的到底是谁?你不请客,我可告诉谭玲玲了。”马跳从后边追上来。\r

    我和马跳打闹着一进教室,就发现不对,我的同桌变成了四眼,谭玲玲坐到了四眼以前的位置,远离我的前排。\r

    这是谭玲玲和我彻底决裂的表示,我们同桌的时候,上课也可以做些拉拉手,摸摸腿的小勾当,现在感情和小勾当一起消失了。\r

    马跳看我一眼,径直走到四眼面前,一拍桌子,“四眼,你怎么坐这了,谁让你换的?”\r

    四眼是个戴眼镜的瘦弱男生,被马跳一咋呼,慌道,“是金大头让我换的,我还不想坐到后边呢。”\r

    金大头是年级教务组长兼我们的班主任,因为头大秃顶,外号金大头。\r

    “张帆,怎么回事,金大头这不是棒打鸳鸯吗?”马跳看着我。\r

    谭玲玲在前排,一直用后脑勺对着我们。\r

    上课铃响了,“行了,先上课吧。”我瞟了一眼后脑勺。\r

    整节课讲了些什么,我根本没听清。\r

    一下课,我立刻到谭玲玲面前,“谭玲玲,你和我出去一下。”\r

    “干什么?”\r

    “说两句话。”\r

    谭玲玲瞅瞅四周,同学们都看着我们,“那你快点说。”\r

    我们到走廊一个角落,谭玲玲先开口,“有什么话,你说吧。”\r

    “为什么和我分手?”\r

    “我信里不是都写了吗。”\r

    “那信我没看到,掉河里了。”\r

    “掉河里了?”谭玲玲愣了一下,“咱两不合适。”\r

    “不合适?你以前可不是这么说的,为了和我在一起,你还主动把座位调到后边。”\r

    “那是以前,现在我觉得不合适了。我父母也让我好好上学,不许我谈恋爱。”谭玲玲抠着自己的手指,她的手指很细很长,谭玲玲曾说这应是弹钢琴的手。\r

    “你是不有新男朋友了?”\r

    “张帆,你别瞎说,反正我决定和你分手了,以后你别缠着我。”谭玲玲转身就走。\r

    “谭玲玲。”我高喊一声,没唤回谭玲玲,却引来一群异样的目光。\r

    我气恼地一拳打在墙上,手疼,心更疼。\r

    马跳出现在我面前,“张帆,到底怎么回事,不会是你和谭玲玲分手了吧?”\r

    我痛苦地点点头。\r

    “是不因为昨天那个女人,我向金大头发誓,昨天的事我可没告诉谭玲玲。”马跳夸张地举起右臂。\r

    “和那没关系。”\r

    “那是为什么?”马跳追问。\r

    “我哪知道?”我不耐烦了。\r

    “分就分吧。”马跳拍拍我,“就谭玲玲那个轻浮样,早晚你们也得分手。”\r

    我瞪着马跳。\r

    马跳一笑,“你不是还有一个吗,昨天那个不比谭玲玲差,这就比谭玲玲有优势。”马跳暧昧地在胸前比划一下。\r

    两声尖叫,先是女人的,然后是马跳的。\r

    我闻声冲过去,也愣了,白小柔衣服只穿了一半,虽然手遮着胸口,但还是半隐半露的风光还是进入我们视线。\r

阅读我的纯真时代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国师老公千金妻妻迷心窍七十年代穿书女配你的口红真好吃重生之军痞冷妻极品高手俏佳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