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 文兵诊病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两位大婶儿,今年这豆子不错啊,粒大饱满,做成豆腐脑喝起来一定很美味!”

    两女见此,立刻直起身子,这西装革履的,并且浑身的上位者气势,她二人可承受不住这等压力。

    此言一出,韩彦涛顿时明白过来,他也是混迹商场多年的人了,怎会猜不透一个少年的心思,此人定是要反客为主,原本是自己给对方送盒子来的,但是似乎表现的有些殷勤了,难免会令对方如此,这也是人之常情!

    既然如此,大家都是心知肚明之人,那他就将计就计,顺了文兵之意,装孙子算什么?老子给你装重孙子!

    “文先生高士,隐居在这山山相扣之处,真是不好找啊!”

    见文兵迎来,韩彦涛立即下了车,双手与文兵握在一起。

    其实从韩彦涛那晚打电话过来时,文兵就有些疑惑,当日在拍卖会两人见面时,韩彦涛并不是这种态度,反而对文兵还有一丝防范之心,虽然不至于发作,那是因为对方良好的职业素质所致,但是绝不会如现在这般,就像是见到一位十分值得自己尊敬的人似的。

    文兵当然不会认为,韩彦涛是为了自己所承诺的1000万才会如此的,相反,这1000万只会令对方更加反感,毕竟能随意花1个亿买一颗药丸的人,能是普通人吗?

    说着,韩彦涛直接走在文兵前面进了门。

    你不是怕我嫌弃这里简陋吗?那我就用事实告诉你,老子也是农村出身的,适应力强着呢!

    “韩先生说笑了!”

    听到对方所言,文兵轻笑一声,对于韩彦涛的来意他已经基本确定了,定是有求于自己。

    闻声,韩彦涛没有回答,来到院中时,文兵妈和二牛妈还在院中捡豆,他眼睛一亮,快步走到两人身前,即刻蹲了下来,竟然帮着两位大婶儿捡起豆来,看动作似乎还很熟练。

    30分钟后,随着一声急促的刹车声响起,文兵知道,应该是韩彦涛到了。

    出门一看,一辆白色的中型房车就停在当街,文兵招了招手,房车随即来到二牛家门口。

    不一会,大门口就围了一大群闲来无事的村民,他们哪里见过这么大的车,而且长相如此古怪,就像一栋房子一样。

    “文先生,您好!”

    “韩先生好!”

    “寒舍粗陋,委屈先生了!”

    两人握了手,文兵一指二牛家大门,他此时还不知对方的真正意图,因此,最好的立场便是自贬,自嘲,虽然二牛家真的很粗陋,当然了,这其中也有物极必反的意思,我也是高价“买椟还珠”的人,怎么说也算是一方巨富了,可是你看我住的地方:数十年未修缮的砖瓦房,院中低矮的老式厨房,一边是猪舍,鸡棚,鸭架……哦对,还有一辆老式的嘉陵踏板摩托车!

    “这位先生快坐,这活您可做不来。”

    “两位大婶儿说笑了,咱也是农家出身,如何就做不了了?小时候都是干着这些活长大的……”

    看着有些拘束的两女,韩彦涛也不管地上脏不脏了,直接一屁股就坐了下去。

    眼看着对方并没有起身的意思,文兵无奈。得了,又不是仇人相见,人家毕竟千里迢迢给自己送盒子来的,如此一想,文兵也就释然了。

    “韩先生快起来,不知那个木质盒子您是否带在身上?”

    闻言,韩彦涛放下手中的豆子,拍了拍手上的灰尘,慢慢站起身,遂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说道。

    “一看到民风如此淳朴的二位大婶儿,居然忘了文先生的正事,陈彪,快去把我的手提包拿来,里面有文先生要的盒子……”

    说着,韩彦涛一指门外,对身后一名保镖说道。

    “文先生稍等!”

    少时,陈彪就提着一个黑色的手提包来到二人身前,双手递给了韩彦涛。

    韩彦涛接过手提包,并未多言,直接掏出了一个黑色的匣子,打开后,里面正是拍卖会上那个装有药丸的木质盒子。

    “文先生,这是您要的盒子,里面的药丸给家父服用后,盒子就被我保存起来了……”

    说着,韩彦涛就将盒子递给了文兵。

    “太谢谢韩先生了,您放心,我说过1000万买下的,不过我现在没办法转账,要不您留下一个账号,随后我给你转账过去?”

    看到韩彦涛一副如视珍宝的样子,文兵瞬间想起了对方苦等自己两日的事情,想到这些,文兵感觉好像自己做的真有些不对,对方是满满的诚意,自己却一心想着折腾对方一番,这可不是自己一惯的作风啊!

    “我也说过,这个盒子我不会要钱的……”

    “那怎么行,我文兵虽然不及先生,但是区区1000万还是掏得起的,韩先生还是不要再推辞了,如果您不收钱,我于心也不安啊!”

    此时二人的一番谈话,都是诚心诚意的,文兵如此,韩彦涛也是如此,二人都明白,只有坦诚相待,才是会客之道!

    “不瞒文先生,我们这次来,是有事相求的,如果文先生于心不安,那这个盒子就当是送给先生的诊费好了!”

    至此,韩彦涛也不想再做隐瞒,他很清楚,父亲的病已入膏肓,如果再不能得到有效医治,老爷子可能真的就要大势已去了!

    “诊费?韩先生什么意思?”

    “不瞒先生说,家父这两年身体每况愈下,一身的顽疾不能得到有效医治,甚至在几个月前,医院已经下了病危通知书,不过老爷子毅力顽强,才堪堪坚持下来,但是我感觉……怕是坚持不了多久了!所以还请文先生出手,替家父诊治!”

    说着,韩彦涛立刻站起身,向文兵一鞠躬,诚恳的说道。

    “诊治?可是我并不懂医术啊?还有,韩先生是如何得知此事的?”

    “实不相瞒,前两日,我们已经打听过了文先生,您虽然不懂医术,但是却熟知各种病症的对症药方,并且这药方一出,往往会得到意想不到的效果,比如江州楚家老爷子的痴呆症,和后来的颅内出血,还有午阳县夏老爷子的胃癌……如今两位老人可都是活蹦乱跳的!”

    闻言,文兵算是明白了,以韩彦涛的能力,从楚家打听到自己的一些事情并不难,虽然打听自己令他有些反感,但是对方毕竟也是出于孝心,迫不得已,在孝道和救人面前,这点事又算的了什么呢?

    “不错,我确实知道几个方子,但是令尊的病能不能治得好,我也不敢保证!”

    “太好了,只要文先生肯出手,一定是药到病除,不过……家父行动不便,还请文先生移步……”

    说着,韩彦涛朝文兵微微一躬,伸手做出请状。

    文兵不明其意,不过还是跟着他来到了门外。

    在一名保镖礼貌的打开房车侧门后,文兵看到了躺在床上的韩老爷子,心中不禁一颤……

    老人家面色苍白,骨瘦如柴,那饱经沧桑的皱纹已爬满了面部,若是不仔细看,一定会以为这是个死人……

    见此,文兵摇了摇头。

    “韩先生,不用看了!”

    “这……难道家父已经……无药可医了……”

    听到文兵这么说,韩彦涛原本威严的气势顿时消失不见,随之而来的是一个儿子面对将死的老父亲那种神伤,泪水顷刻间顺着脸颊流下……

    见此,文兵才意识到自己似乎说错话了,于是赶紧改口,只是这韩彦涛也太过敏感了吧,一个大老爷们,怎么说哭就哭了呢?

    “那个,韩先生可能误会了,我是说,我不懂医术,看了也没用,不如将老爷子的诊治结果给我……”

    “啊?哦,是,是……陈彪,快……”

    很快,陈彪就将一沓子写满字的纸张双手交到文兵手中,他就是那日在拍卖会外被文兵一招放到的保镖之一,像他们这种人,最佩服的就是强者,因此自从今日第一眼见到文兵,他眼中的那份火热就没瞒得过文兵,所以,此时也是恭恭敬敬的,又是躬身,又是微笑,太过深度的恭维反而令文兵有些不自在了。

    接过那上百张整整齐齐的病例,文兵翻看了几页,上面都是一些专用术语,看的他有些头脑发胀,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于是,他干脆将病例放在一边,张口询问道。

    “那个,韩先生,病例我都看过了,老爷子的病症却是有些多了点,不过年纪大了,都这样,但是也无妨,我给你几个方子,回去一起给老爷子熬了服下,看看效果再说吧,对了,为防有遗漏,您说一下老爷子都有什么病症。”

    “甚好,甚好,据大夫所说,家父有心脏病,脑梗……不过,我还有个小小的请求,望文先生答应!”

    至此,文兵妈,二牛妈,还有韩彦涛身后紧跟的两名黑衣保镖都是瞪大了双眼,这韩总今天是怎么了,反应太大了吧?就算是入乡随俗也不至如此吧?

    看到韩彦涛直接将自己撂在了一边,居然帮两位妇女做起了农活,文兵摇头苦笑,看来自己还是嫩了点,对方这才是真正的反客为主,就这几个简单的举动,瞬间就把自己给套进去了。

阅读草木愚夫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重生之奶爸大明星海贼之蓝色飓风大唐之机关大师天命战帝重返诸天神级游戏开发商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