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9 心这个奇怪的东西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長青你怎么突然不说话了?是不是我有那句话让你不开心?”

    赤狐摇头微笑,继续剥皮,将果肉挤在了准备好的瓷盘内,拿过一只勺子放在了邹舟的手里。

    兴奋后青阳乖巧的帮着赤狐那一了一部分的东西,尔后便是一起走到了床边。

    赤狐终于又看见了邹舟,心跳不由得自己控制就开始加速,不一会儿,脸上像是染上了红晕,半是抬头也不敢直接注视着邹舟,笨拙的拎起了一个透明的袋子,拿出了好几个红透透,比他拳头还要大的东西。

    “我这就剥给你吃。”除此一句,赤狐就垂下头,认认真真的开始剥皮。

    青阳正犹豫不决,房间门被敲响,秒速回头一双惊恐的眼睛再瞪大了,看着让我都感染上了害怕。

    “舟儿在家吗?”赤狐怀内都是大包小包的东西,若不是将一推东西放下,估计连敲门的手都没有。

    我一惊,拍拍青阳的背,使眼色示意小家伙儿去开门。

    我丝毫没有看明白赤狐这是要干什么?

    我伸手捧起一个掂量掂量,还挺重的,闻一闻,有着橙子和芒果的香气。我问:“赤狐,这是水果吗?”

    赤狐抬头眼眸顿时掠过一丝失落,转而微笑:“没错,这红火子叫做欢喜果,时常食之,能够补血、美容养颜,还有助于调节情绪。”一语毕,赤狐的笑止住,严肃而认真的继续说道:“舟儿是嫌弃我長青的小名才是不愿意喊出口?”

    问的好突然,我何尝嫌弃过,其实一时之间忘记了。

    我连忙摇头顺便摆手解释:“不是的,我绝对没有嫌弃你小名的意思。長青,長青,这个名字好文艺,听着就很有内涵,比起小白好太多了。”应该高兴才对,然而,赤狐觉着自己不但不欢喜,反而,有种淡淡的忧伤游离的心口上,徘徊而不去。

    因为身上带伤,小白就不让我一起出门,我只好和青阳乖乖在家等候消息。

    也不敢去后院安抚受惊二狗子,就在房屋里踱步。

    后来,想要去院里走走,以此来平复我扭成团的心,不过,青阳甚是担心门外守着不干不净的东西,好比之前的血骨头。

    无奈之下我躺在床上,眼睛盯着窗外,梧桐树似乎有长高了不少,宛如我巴掌大的树叶已经快要伸进房间来,耳边时钟滴答滴答的声响,让我总觉着时间是在折磨我。再无心去看、去听,我翻过身拉了拉青阳的尾巴:“娘亲实在是没有办法一直躺在床上,青阳不同意也好,不同意也罢,我还是要出去找他们。”话一出口,小家伙儿嘟着嘴巴趴在我身上,暗暗的伸手将我整个抱住。

    “青阳,有你和娘亲身边,我怎么会出事?”之后说了好多赞美青阳的话,并非是故意的给他戴高帽子,而是一种稍稍夸大的真情赞美。

    开门后,青阳激动的跳起来甩手,险些将赤狐怀内的东西给甩出去。

    “娘亲,原来是赤狐大人来了,你快看。”

    “舟儿你尝一口,看你喜欢不喜欢?”

    想不到冥界所长的植物所结出的果实,不但长相奇特,就连味道也别具一格,香糯滑口,甜而不腻,水分充足,每次完了一口,都觉着那果汁仿佛是在肌肤上跳来跳去。

    不得不说一句大实话,来这里之后我很少能够吃到我认为好吃的东西。

    赤狐看了一眼时钟,轻声道:“都到这个时候了,怎么还没有看见两位大人回来?”

    我暗暗的掐了掐自己,心道:怎么为了吃,连重要的事情都忘记了?

    “哦,他们出去有事,也没有一个具体的回家时间。長青你若是有事情,就可以去忙了,在你走之前我还是要说,你带来的东西都非常的美味,很感谢你。”

    長青暗暗的喜欢,想着他们不回来也是好事,这样和邹舟单独相处的时间也更多,更有利于感情的升温,忙说:

    “不,我不忙,能够陪着舟儿你我一百个愿意。听到你方才喜欢的话,我打心里的开心,那么我明天就带一些其他你没有吃过的东西送来,我想你一定还会喜欢。”

    我的话还有这个意思?

    長青对我这么好是无条件还是别有所图?

    顿时我心里空空荡荡的,胃里的食物搁着让我有些难受。

    窗外的梧桐树上,停歇着几只金色的知了,此时正在不停的叫唤。

    谢必安、范无救带着二狗子正穿过院子往堂屋走,三人一齐坐到桌旁,谢必安起身倒了几杯水。

    “都感觉春天都没有开始怎么就到了夏天!”说话是谢必安,他咕噜咕噜喝水,一面抹喊一面捂着自己的肚子,明显觉着自己已已经前胸贴后背。

    范无救和二狗子都没有说话,一个是懒得搭理,另外一个则是心还没有放进肚子里面。

    或许是饿狗闻到了屎香,谢必安忽地起身也不管身上的汗源源不断的往下流,直径走到了房间门口,一推门,刚刚要感叹一句:“是什么东西竟然能够勾起我肚子里的馋虫?”

    倒是看见赤狐坐在床上与邹舟靠的很近,两人不知道说什么,脸上都带笑,至于青两爪子抓着一个红果子正在啃。

    “你们这是干啥?”

    谢必安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了捉奸在床四个字。

    “小白你回来啦,長青给我们带了好多好吃的东西,你叫大黑还有二狗子赶紧进来尝尝。”

    见邹舟一脸天真无邪的笑,谢必安莫名的觉着一肚子一脑子顿时都是火,也不回答,上前拉过赤狐的手,就拽出了房间。

    动静不小,二狗子和范无救都被惊到。

    “你老老实实的坐在外面就可以,说,为什么要趁着我们不在家就来这里,你是有什么企图?”

    谢必安什么都不顾了,问的很直接。

    赤狐一时半会儿还没有反应过来,刚起身有被摁下去,只好坐着说:“谢大人赤狐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对舟儿的好是没有任何企图的。”

    范无救一开始没有明白怎么一回事,这下子,他立刻就懂了。依旧是没有作声,走到了大门口依靠着门,他倒要看看,谢必安能够气到哪一个程度?

    谢必安现在只看得见赤狐,对于走出来的邹舟也是无视了。

    “没什么企图你三番两次的往这里跑干什么?无事不登三宝殿这句话你难道没有听说过?你最好是说出来不要藏着掖着!”谢必安的口气越来越愤怒,音量越来越大。

    连站在无常殿大门口的曼珠都着实吓了一跳。

    赤狐慢慢的靠近了邹舟,满是深情的注视,眼里只有邹舟:“因为我喜欢舟儿,想要娶她为妻,心里脑子里装的都是舟儿,若是不来的话,我都不知道自己会变成什么样?”

    赤狐起了邹舟的手放在自己的心脏的位置:“舟儿,你感受到我为你的心跳吗?它是因为你才跳的。”

    我脑子现在乱的很,我抽出自己的手,嘴里喊着青阳,它带着我回到了房间,我锁上了门。脚,突然就动不了,我靠在门上一点点的滑落下来,最后我索性坐在地上,捂着的脑袋一阵阵的在发烫。

    堂屋内很是寂静,就连院外梧桐树上的知了也安静了。

    随着咣当一声,知了被惊动,此起彼伏的叫唤。

    众人的目光都转移到了门口摔在地上曼珠的身上,哪怕心里一团乱,曼珠也是强力的收起了惊慌,故作无事,拿起地上打翻了的篮子,挎在手臂上,几步走到堂屋内,笑道:“不好意思,外面天气太热了,我竟然一时眼花摔倒了,你们不用担心,我没事的。”

    说着,曼珠家装部不在意,将篮子里面自己做好的酸梅膏布丁一一摆放出来。

    “从进水里面拿出来多时,也不知道好不好吃,你们都尝尝看。”曼珠说话和动作都是那么的温和。

    从大门口一侧走出来的范无救,坐上了板凳,拿起勺子吃了一口:“嗯,味道不错,很解暑。你们都来尝尝看,不要辜负了曼珠的心意。”

    自从听到喜欢二字,二狗子清醒了,现在倒是装傻,什么都不知道。捧起了自己面前的酸梅膏布丁,拿着勺子开始吃。

    赤狐呆呆的坐了一会儿,借口有事便是速速的跨出了屋子。

    谢必安幽怨而无奈的看着背影,被曼珠拉到了桌旁,布丁是一点心情都没有吃。

    曼珠看着谢必安的模样很吃惊,可是,一想到赤狐对邹舟的那番话,自己莫名开始心痛。尽管如此,眼看着邹舟不在不能不问。便是转头看向了范无救。

    “邹舟到现在还不能够下床行走吗?”

    曼珠在门外的一举一动,脸上每一个表情都看得清清楚楚,怎么能够不知道曼珠言外之意?回答道:“她可以下床走路了,但是心情不好,不想见人。”

    曼珠意蕴悠长的哦了一声,拿起一个布丁走到房门后,范无救眼神瞟去。

    “邹舟,是我曼珠,我做了酸梅膏布丁,你吃吃,说不定心情就好了。”

    很想要立马站起来,可是腹部好一阵剧痛,我无力起身。贴着门,我努力的让自己正常说话:“我现在不方便开门,曼珠你回堂屋去,我收拾收回就马上出去。”

    青阳看着邹舟难过的样子,自己不好言语。

    门外,曼珠等了会儿,还是不见邹舟出来,心里是早已按耐不住想要离开,目光闪躲的拿起了自己的篮子,说了几句就走了。

    遥看左边路,曼珠叹息了声,揪起了胸口上特意佩戴上的别针,加大了步子赶上去。

    犹豫了犹豫,曼珠好不容易鼓起了勇气张口:“大……”

    今天不一样,長青带来的大黄牛肉干、各种小鱼干,还有枸杞红枣粉丝鸡汤,让我的味蕾好好的享受了一次。

    享受完了就开始问正事

阅读无常养殖日记最新章节 请关注达文小说网(www.dawen.org)



随机推荐:重生西楚霸王终极僵尸道长直播之最强通缉犯大魏宫廷九天仙缘皇帝偏要宠她宠她

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推荐本书加入书签报告错误